从此,再没有人远远在门口等我们回去了……

人的一生都很匆匆,2020年9月20日下午3点多,89岁的公公与世长辞,来不及过他即将到来的90岁的生日。

虽然每个人终有这一天,可是,我还是无比的痛心。慈祥的公公,在我的心目中,像我的亲生父亲一样。这些年每年只要春节回家,或者接他过来住,他都会为孩子们忙里忙外不能停歇。

以前刚结婚的那两年在老家农村住,冬天的早上,他总是早早的烧了热水,等着我们起床的时候,他已经把温水舀到盆子里,叫我们洗脸……

每次在老家,你总能看到他早早的出去买菜、割豆腐,打扫庭院。

如果他知道哪个孩子要回去,你还没到门口的时候,他已经在门口不知伫立了多久,看到你的时候,他的笑容像冬日的阳光一样灿烂,简单的重复一句:“回来了,回来了……”道不尽他对每个孩子们的期盼和爱!

2019年


公公很爱笑,他看到这些孩子们和孙子们或者外孙孙女们,笑容就会一直在脸上挂着化不开,深深的皱纹里,埋着他一世的勤劳和心酸,然而你看到的只有幸福!

公公极其节俭,节俭到一个塑料袋他都不舍得扔,惹得孩子们常常“批评”他,他总是点头:“就是,就是。”下次一如既往的还会把垃圾倒掉,袋子偷偷拿回来……

家里的剩饭剩菜是公公的宝贝,新做的饭他总是不舍得吃,而剩下的饭即有时候使放酸了,他也会吃掉。

但即使这样,他身体也特别好,几乎没有生过大病。九十岁的他走起路来很健朗,让你从背后看不出他实际的年龄!

他活在童年和少年挨饿的记忆中,因为家庭是贫农,没有土地,童年的时候 ,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听婆婆说奶奶为了养活他和叔叔,经常捡野菜挖树根,实在饿的不行的时候,只好去不同的卖粮食的地方,装作看粮食的好坏,偷偷的抓一把放在扎紧的裤兜里面 ,回来随便捣一下和野草野菜熬在一起,把饿的青瘦的孩子们能养活,能吃上一口饭 ,能活着,就是一家人最大的幸福……

所以没有经历过饥饿的人永远不明白——粮食对于他们的意义,真的比天都要大!

听说公公年轻的时候很能干,在村大队当过书记和队长,但即使这样,他从来没有以权谋私过。记得大姐小的时候本来可以去部队当兵。村大队上只有一个宝贵的名额,大姐模样年龄都正当好。有一户人家却想要那个名额,公公却一辈子与人为善,以他的职位,是完全可以争取到的,公公没有去争取,他害怕那户人家伤心难过, 即使大姐可能会埋怨他一生!

公公一生乐善好施,但凡门口有摆摊的,讨饭的,他都会主动给别人施一碗饭,不管家里的饭多不多,哪怕自己不吃呢,他也要去给别人端过去。

听婆婆说,每次村上过会(一种卖各种日用品的大集市),公公都会给不同的人端饭,婆婆人也极其善良,就提前做很多饭备着。

婆婆又通情达理公正无私,村上邻居无论谁家有个鸡毛蒜皮的事吵架了,必定会找婆婆“主持公道”,婆婆总是一番苦心劝说,把分崩离析的一家人给劝和了。

婆婆热心宗教事业,60多岁的时候发心给村上盖了一座庙,公公很支持,农村本来物质匮乏,婆婆却以惊人的毅力,一块钱一块钱一家一家的去化缘,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最终用了几年的时间把那座古庙给盖了起来,让村上所有的人在精神上有了依托和庇护。即使庙盖好后由别人管理,她却无怨无悔的去完成这项使命!

“积善之家必有余庆”——所以先生姊妹七个都格外孝顺,除了大哥和二姐在家务农,其他兄弟姐妹都全部走了出去,留在了大城市。

每年春节,大姐三姐和外甥侄子从上海回来,二哥从北京回来,我们从宝鸡回去,四姐在离家很近的平顶山市,每个月都会回去,二姐和大哥在农村守着二老……

春节前后我们家门口总是格外热闹,几辆车停在外面,几十口人聚在家里,即使每个人都有各自小家庭,但是每个人都会融入到这个大家庭里面,感受这浓浓的亲情和爱!

那几天公公就会频繁的去大门口迎接孩子们,他像个孩子一样,刚进屋还没坐下就又要出去看,生怕哪个孩子的归来他没有及时迎接到。

2010年


先生是最小的儿子,公公婆婆一直没有和我们分家,所以我这个年轻的媳妇就当上了“女主人”,和先生一起准备几十口人的吃吃喝喝,家人比较全的时候,我们做饭都要做两桌,一桌十几口人,烩菜的话我么用最大号的锅做菜,炒菜的话我就一次两盘,一桌十盘,这不失为一件浩荡的工程,需要计算数量和丰富的经验……那几年过年期间也是我一年中最辛苦的几天,但是看到大家能聚在一起,公公婆婆和我都是极高兴的!

讲真,不管在农村还是在城市,我见过兄弟姐妹七八个的,但是从来没见过年年团聚的,更没见过一家人这么团结有爱。不管哪个侄子外甥女结婚生子,红包、祝福、都要有,而且会再聚一次。

公公从生病住院到出院(当时病情基本好转),又到离世一共经历了不到一个月。二哥是单位的领导所以最忙,从北京回去了三次;我和先生回去了两次,虽然今年因为疫情馆里只有我一个全职人员;三姐撂下上海的生意近一个月,四姐请假一个月;大姐二姐忙前忙后轮流值班……

但是无论我们怎么爱他,都留不住他,我们没有从老天那里把他抢回来,这位慈祥的老人最终离开了我们,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爱和思念!

但是每当想到公公已经如此高寿生前又这么健康,我们都很欣慰。公公最偏爱先生,作为最他小的儿媳,从他生病到离世,我每天给他念经祈福,他入殡的那一天,我虽然披麻戴孝但仍忍住悲伤一路上佛号不断!

唯愿菩萨慈悲,带公公去一个没有寒冷没有饥饿的地方,天堂的路一路好走!

我们的老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