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和鬼有个约-05-为什么要缠着我

“你到底要怎样!”绝望让我破罐子破摔了,大吼了起来:“你这算什么!做鬼了不起啊!就你这样只会欺负女人的,在鬼里面肯定也是个猥琐的,又丑又矮又搓的鬼!根本就不像个男人!不,男鬼!连太监都不如!连猪狗都……”

我话还没说完就被他狠狠掐住了脖子,板着我的脸看向他:“我不是男人?很快我就会让你好好尝尝,我到底是不是男人!”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正面,我还以为会是一滩血肉模糊,眼珠掉了半颗出来,张着倾盆大口,牙齿很尖的一张脸,却出乎意料,这男鬼眼眉深邃,轮廓精致,五官完美的无法形容,就算是如今的明星也不及他英俊,如果不看他那双闪着绿光的眼睛,倒根本不会有人把他和鬼联想在一起。

我心中的恐惧降了些,但还是有些颤的问他:“你为什么要缠着我?我这一生什么坏事都没做过,更别说杀人了,你是不是找错人了?”

他定定看了我好久,把我看的头皮都发麻了,才说:“本来你就是我的女人。”

纳尼?我没听懂:“麻烦您老人家……说清楚点。”

他没有回答我,忽然伸手在我左胸上抓了一下,好疼,感觉半边身体都麻木了,我低呼了一声,他说:“留个印记,待会儿见。”

话完,一阵冷风吹过,他不见了。

没了那只男鬼的压迫,我总算是松了口气,房间太黑,我不知道他所谓留下的印记到底是什么,也不明白他说的那句‘你本来就是我的女人’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前世今生?我和他前世是情人,这一世他找我索命来了?

不要啊,我才19岁,还想活着再看看这个世界啊!

房间归于了平静,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和鬼交谈过了所以才不害怕,还是什么其他原因,总之现在的我,面对诡异布置的房间和床上的死人,倒也没之前害怕了。

就在今天之前,我还是个无神论者,恐怖小说恐怖电影我也看,但只是当作消遣,曾经看报道说有些人撞鬼,遇到鬼,各种诡异的事,我甚至还嘲笑过这是无稽之谈,却没想到今天,我不仅撞了鬼,看到了鬼,和鬼对话,还……还被这男鬼两次亲了个遍,这些话根本没法对其他人说,难以启齿,也没人会相信。

那只男鬼说他待会儿还要来,他还要来做什么?

待会儿……难道他指的是凌晨零点,冥婚的时候?

我就这样毫无头绪的猜测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听到开门的声音,有人走了进来,我这才猛地惊醒了过来,我竟然在这种恐怖的房间里睡着了!

“检查她。”王母啪的按开了灯。

有了亮光,我下意识的低头看向左胸,左胸上有一个血色的五指印,刚才那么疼我以为肯定皮肤破了,但是却并没有,也没伤口,这五指印就像个胎记似的。

两个女佣也发现了,这太明显了,报告王母:“夫人,她胸上有手指印!”

王母走到我面前看了看我的胸,眼睛里有些恐惧,旋即又快速的走了出去,过了一会儿来了好多脚步声,我听到阴阳先生在房间外说:“先给那女娃穿上嫁衣。”

嫁衣?

女佣给我套了件红白相间的,纸糊着的嫁衣。

随后阴阳先生,王傻子父母,我的父母几个人走进来,王母把刚才看到我身上血印的事对阴阳先生说了,阴阳先生说:“大概是你儿子的灵魂回来了,验了货,对冥婚很高兴。”

什么叫验货?我是人不是物品!还有,你儿子回来个毛线,来的是另外一只鬼!

王母把阴阳先生完全当作神一样无条件相信,连连笑着:“时间马上就到了,先生,我们是不是……”

“嗯,准备举行婚礼。”阴阳先生大手一挥,然后对我说:“记住,只要为王家了了冥婚这个心愿,他们就会放过你,所以,想活着离开,就乖乖配合。”

也许我和你们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我想起了那只诡异的男鬼,对阴阳先生点点头,算是默认答应他们的话。

阴阳先生让手下解开了我的双手双脚,被捆了五个小时,我手脚都快要麻木了,只能慢慢活动着。

“上床去。”阴阳先生指着床:“躺在王家儿子身旁。”

我看了一眼床,床上死了的王傻子眼睛依旧瞪的大大的,死不瞑目,我不禁颤抖了一下,两个女佣强拽着我到了床边,我不想做无谓的挣扎了,一咬牙,慢慢躺到了王傻子旁边。

死人冰冷的气息就在身畔,我看着头顶天花板上的灯,一晃,一灭,一晃,一闪,总觉得那灯罩上似乎多了几根头发,再一眨眼,又没了。

是错觉吧,是因为害怕,所以产生错觉了吧。

阴阳先生拿了跟绸缎过来,红色这端让我握着,白色那端扳开王傻子僵硬的手指,让他握着。

阴阳先生开始念词了,先念了王傻子的生辰八字,念到我生辰的时候停顿了一下,才接着说:“童瞳,生于XX年农历,7月15日。”

农历7月15,鬼门关开,人们把这一天定为,鬼节。

我出生于鬼节。

阴阳先生结尾的时候说:“今王泽,与童瞳,两情相悦,人鬼愿意相恋,特结冥婚,互不相离。”

互不相离。

这四个字,透出异常森冷的气息,我感觉到房间里的气温又开始降低了,我已经经历过三次了,每次气温降低的时候,就是那只男鬼来的时候。

我无意间偏了下头,看到窗户外的铃铛静止了,完全不动,但是,不远院子里的树上,树叶却被风吹着不停晃动。窗户依旧锁的很牢,等等!符纸的数量是不是不对?我记得当时我想逃走,特别注意了窗户,在窗户锁的地方之前是有贴符纸的,然而现在……符纸呢?

房间里的人似乎什么都没觉察到,阴阳先生依旧在念着一连串繁复的话语,我感觉头有些沉,意识也恍惚了起来,只是恍惚间,听到阴阳先生说:“现在拜堂。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夫妻对拜的时候,我穿着的纸嫁衣,忽然散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客厅里的人本来就因为水杯莫名其妙破碎而害怕了,一听我叫,顿时有两个女人也跟着尖叫起来。 “叫你个大爷!”傻子爸过来...
    爱笑的南瓜阅读 38评论 0 2
  • 我里面是真空,赶忙捂住身体,阴阳先生看了我一眼就把视线别开了,王母问他这是怎么回事,他说:“你儿子的魂魄回来了,正...
    爱笑的南瓜阅读 67评论 0 2
  • 1 人是地球上的高级动物,处于食物链的最顶端,人于动物最大的区别在于人的意识,意识是人脑特有的机能,并非大脑哦...
    中二豆子阅读 429评论 0 0
  • 放了自己一天假,睡觉睡到自然醒~很舒服 老大点的餐居然吃出了烧烤的味道!笑死我了 估摸着22块吧…… 12块有点贵...
    无所说_阅读 10评论 0 0
  • 读懂了淡定,才算读懂了人生。少走了弯路,也就错过了风景,无论如何,感谢经历;生活的主题就是面对复杂,保持欢喜;现在...
    章念何阅读 20评论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