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梦过半(四十三)不了解

96
梅凉 Excellent
2017.03.24 10:56* 字数 2728

大梦过半(四十二)雪孩子

下午的时候,小雪人开始变软,围墙外的荒地已经没有人。冬日的阳光刺眼却没有温度,雪白色的娃娃从头顶开始融化,芦苇杆做的鼻子掉了,石头做的眼珠掉下来,只留下两个窟窿,不停地流着雪水,雪人的头越来越小,亮晶晶地荡漾着水光。就好像,它正半仰头看着天空,空荡荡的瞳孔不停流出眼泪。

终于,白白胖胖的手臂也滑落,滚出一个银白色的东西,躺在雪水里,一直折射着耀眼的光芒。

那是一只手表,主人已经魂归天堂。

但是手表的指针还滴答滴答地走着,不快不慢,不紧不缓。只要有太阳,电池就会蓄电,它就会一直往前走,滴答滴答。

梅凉只身回到操场,一路享受着阳光。远处的山顶已经恢复了墨色。就算是冬天,也有不变色的树木,就算世间变幻莫测,时间还是要往前走的。

再过几天,便是寒假了,虽然高三只有一个星期的假期,也很难得了。每个人都默默地数着日子,林筱锋说,如果世界末日来了,或者我只剩下一天的生命,那我选择呆在学校,因为在这里,会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学到这里,对物理基本没有信心了,大题做跟没做的结果是一样的,看到斜坡和滑块就头痛,看到电路图就头晕目眩。选择题是不定项选,十二道题,六分一道,经常只能得十二分,有时候甚至是全军覆没。

刚开始的时候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我的卷子么?这真是我做的题吗?怎么可能?我觉得我做得还不错啊?多几次这样的情况就不会惊诧了,只有叹气,然后暴走:“尼玛什么不定项!选多选少都算错!还要不要人活了?!”

每次考完理综下来,整个人头重脚轻,感觉左脚会把右脚绊住打个结,然后自个儿摔个狗吃屎。

每天都是测试,然后评讲,测试、评讲、测试、评讲……一点儿新意都没有,头都要爆了。

以前每个星期六下午放学后到第二天下午都是休息时间,现在星期天早上就要回学校考试。

每个星期都要考一次理综,也就是说,每个星期都要头痛至少一次。最开始还会绞尽脑汁地想题、演算什么的,后来人疲了,干脆乱写,急急忙忙交卷出去打牙祭。

“梅子!我马上就做完了!我先去占位置,你随后就来哦!”每个星期有一天能不吃食堂,是很幸福的。

但是每个星期天,外面那家餐馆人暴多,全部是北枫一中的学生,并且都是高三的,因为这个时候高一高二的还没上课。有的人考试直接交白卷,早早地就去点菜,所以不抓紧时间的话,会没有位置,等半个小时都是很正常的。

于是梅凉的交卷时间不断提前不断提前,到最后物理大题直接不做,反正不做的得分率也差不多。

以前每月一考能增强紧张感,现在每星期一考人都变形了,非常疲惫。分数也不重要了,

被折磨地麻木。

自从电闸被年级主任拔之后,十五班没有办法看电视,于是又少了一项娱乐活动,整个人都不好了。

每天都觉得空气让人窒息,不打开窗户的话,人会死掉。大侠化郁闷为食量,经常晚上在寝室煮泡面当宵夜,结果熄灯之后,插座也没电,水没有烧开,面条泡五分钟后纹丝不动。但

为了不浪费粮食,她还是吃掉了。

梅凉亲眼看到她把那碗冷水泡面吃光的,想想面条还是硬邦邦的,调料都没化的感觉是什么样儿,吃进去不觉得嗓子会痒吗?

最后的最后,大侠还把面汤喝掉了,梅凉在心中想象大侠的心脏全部包满油的样子……突然觉得胃疼。

班长释放压力的方法很正常,就是没事飙歌什么的,但班长唱的歌都是神曲,她声音洪亮,响彻走廊,着实扰民。

梅凉没有释放压力的法子,她只知道发呆,经常神游,看着老师,一动不动就能进入另外一个世界。

梅凉偶尔觉得自己是另外一个时空的人,比如古人什么的,或者就是一只女鬼,像王祖贤那样的,每天穿着轻飘飘的裙子荡来荡去。

男生的减压方法嘛,就是打打球,抽根烟,打打架什么的,还有……

晚自习的时候喧闹无比,越临近假期,人越浮躁,老师也是一样,每天强迫学生自己都觉得良心不安,最后几天还是想释放一下。所以让大家自习。

自习嘛,就是自我学习,但是真正自我学习的很少。除了像文璃这样的学霸在看书以外,很多人都在自己做自己的事。聊天的,听广播的,唱歌的,看小说的……

那时候大家都喜欢听晚上的交通广播。还记得主持人叫亚君,他很风趣,声音很好听。但听说声音好听的人,长得都很勉强。梅凉不知道他是不是。

开场白都是:“大家好,这里是君子好说,我是亚君,‘亚’就是亚君的‘亚’,‘君’是君子的君。”

听说北枫一中上一届的广播站站长就是因为声音特别有磁性,被学妹穷追猛打,结果见面后那妹子就跑了。看来上帝是公平的,给了你如此美好的嗓音,就把你的容貌偷走了。

《君子好说》开始的时间都在晚自习,大家闲着没事儿就喜欢发短信去调、戏主持人,但是听众比较多,不是每次都能接上。

大侠很无聊的问亚君:“亚君,你们电台主持人星期天会休假吗?我们星期天还要上课呢,嘤嘤嘤嘤嘤

没想到这个短信竟然被抽到了,亚君突然变成正太音,天真地说:“星期天是什么?可以吃吗?”

当时十五班起码有三分之一的人在听这个节目,不约而同就笑嗨了,引得建忠哥急冲冲地从办公室奔过来,全身都是烟气,这个烟鬼,不知道又扔了多少烟头。

“吵什么!?叫你们自习有这么恼火吗?!亏你们还笑得出来?!你们自己算算,还有多长时间就高考了?!有点紧张感行不行?!这次月考我们班的总体成绩都不理想!人家肖老师他们班这次又是前三名!我早就跟你们说了,要有责任感……(以下省略一千字)”

被建忠哥搅和一阵,第二节晚自习也没了。

建忠哥一转身,大伙儿又拾起了耳机。

“好啦,今天的节目马上就要结束了,最后再给大家讲个笑话吧。”

还好还好,还能听个笑话,从亚君的节目里总能学些段子。

“就说啊,有个小妹妹长得很胖,总是被笑话,那天她看了一个童话故事《海的女儿》,说这女主角最后变成泡沫消失了,小妹妹顿感伤怀,觉得人生无望,便对妈妈说:‘妈妈,我不要活了,我这么胖,别人都笑话我,连您也笑话我,我要离开这个桑心的地方!’

妈妈丝毫不惊讶,问她:‘宝贝儿,你要去哪里啊?’小妹妹委屈地说:‘我要变成泡沫,你们再也找不到我!嘤嘤嘤嘤嘤’谁知妈妈思索片刻,反而笑盈盈地说道:‘傻瓜,怎么会找不到你呢?就算你变成泡沫,在那么多泡沫里,你也是最庞大的一个嘛。’”

高三绝对是长这么大以来,事情最多的时候,但是事越多,反而不知道从哪里下手。

卷子越多,越不想做,不懂的知识点越多,越没有信心,干脆全部扔到一边。

可是每时每刻都有人提醒你,高三了,高三了。亲戚见到你,会问:“压力大不大?适不适应?有没有信心?”

刚开始还会认真回答的你,后来便不耐烦了:“有压力,没信心,不想考试。行了,你别问行不行?我烦着呢!”

这时候长辈们就点点头,眼神里全是焦虑:“唉,现在的娃娃造孽啊,这么多事情要做。这是高三综合症,孩子他妈,营养要跟上啊……”巴拉巴拉一大堆,好像很理解你的样子。

没有人比你更了解你自己。他们以为他们了解,其实是高估了自己。

大梦过半 目录

大梦过半(四十四)抑郁症


大梦过半(现代长篇)
20.2万字 · 7974阅读 · 10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