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似一首简诗,可予人栖息冬眠

我曾一度 不怀好意的 将你拒之千里

告诫自己 寻一个晴朗的日子

与你脱离干系

你 不似故乡 夹杂了某种私人的情感

好与坏都变了形状

日子越过越久

不知何时 我竟按部就班的恋上了你

清晨 日落 还是发呆的午后

或许 初识的那一场慌乱

需要几个春秋 才能抹平那些偏见

——致 离开故乡 生活了四个春秋的城市:济南

每个人的眸子里都会散发出一种独特的气息,或清冽、或烦躁、或不安、或羞涩。不知,你是否发觉,有的人眸子里的光像秋天般悠远,深不见底却又一汪澄净。秋天的光景不似夏日般浓烈,也不似冬日般彻骨,你说她荒寂,我不辩驳;你说她乏味,我不苟同。日光不再那么烈,才好仰头望一望天,白云飘过,谁的心思在飞扬。

北方的冬季,总会持续一大段的时间,时间长久到可以忘记蝉鸣,以至于某一瞬间,还会想念那个闷热午后的西瓜。所以,我总是惋惜,本该属于秋日的那段时光,却理所当然的被冬日替代。如此,便趁着东北风还未鼓着腮帮子吹过来之前,携三两好友攀上无人的山坡,数一数日落前还挂在枝头簇拥着的红叶。

不知,你会不会逃离人群的熙攘,拨开长满针刺的树枝,踩着零散的碎石,顺着山坡的陡峭,攀上不算山头的山头,坐在斑驳的树影空隙之间,跟朋友扯着不咸不淡的琐事。

若不是结伴而行,我不会惊觉,曾日日相伴的朋友,脸上的晒斑竟然很美,只不过,她自己总是嫌弃而纠结。若不是另辟蹊径,我不会忽然开始眷恋这座城市,攀上无人的山坡,天空下的这个小小世界,竟美得让人不舍。

不知,被人群簇拥着爬上山顶的人们,看到的是怎样的红叶,我却情愿满足于那片山坡呈现给我的那片天地。野生的灌木黄栌,红叶连山,铺满山坡。你的目光就这样毫无征兆的陷入这场浓郁的色彩中,逃脱不得。

在此之前,我从未觉得,这个城市的这个角落,竟可让我如此动情,心里的那个天平一点点倾斜。而后思虑心底的小情绪,不安之后,慢慢地平静。我想,或许就是席地而坐在满是红叶的山坡上时,我曾对这个城市的偏见已轻飘飘的淡化了些许。

每一座钢筋混泥土的城市,总是比不上儿时蝉鸣蛙声的乡下小镇。也只怪,自己的偏执,莫名的让这座城市在自己的心里蒙上了一层薄纱。幸好,那个晴朗的周末,去红叶谷赏了一日红叶,竟让那薄纱里透出了一缕日光。

有生之年,我会去往更远的地方,但唯独这个城市安放了我青春末尾的日子里那些慌乱与安稳、花枝乱颤的笑和歇斯底里的闹。或许这个城市不会是我余生长久而伴的地方,可我那些细腻皮肤的岁月里锃明光亮的记忆,又怎能遗忘。还未离开,我竟开始怀念,停驻在这座城里的人和事。还好,有幸遇见你。

秋天溜走,冬天总会到来,

还好,这个城市有一处可供我栖息冬眠。

如果,你来这座城,

不如,选一秋日,

去这红叶谷中转一转。

【图文/乍暖】

微博 @嘿-乍暖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总有这样一些女孩们,因为求学或者工作的缘故,离开父母,在千里之外或大或小的地方打拼,像我。 一个人在外,真的是那么...
    婷婷小妞阅读 319评论 6 5
  • 银辉浓,不忍睡, 依风思量昨日醉, 一瞥清影赚红脂, 争天娇,盼一笑。 残红泪,凉风催, 孤影常伴寒蛩眠, 明朝随...
    莫名的我阅读 187评论 1 2
  • 601071阅读 125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