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第7本《互联网文明怎样改变城市》

首先汽车以及公共交通的出现让城市巨大化,高铁让世界缩小。但这是有极限的,而决定极限的就是广罗大众的心理。到底多远算远?到底多快算快?

互联网跟城市之间究竟有着怎样密切而深刻的联系呢?城市在互联网文明的时代将有怎样天翻地覆的未来?

  1. 城市其实是人类最早期的“互联网” 。城市的高密度空间造成了高效率的社会组织结构。从这个意义上说,城市实际上就是人类最早的互联网。鬼城,实体商业的衰败,临街铺面的利润狂降,(中国)城市公共空间人口利用率持续减少。
  2. 过去是城市通过高密度的空间互联,大规模地消灭了人际联通效率非常低的农村的话,现在则是互联网以百倍的优势在压榨城市的效率。在农耕社会里,土地是人生最基本的价值计量单位。而在城市社会里,房子是人生最基本的价值计量单位。 但是到了互联网社会,人生还会继续用房子作为最基本的价值计量单位吗? 这个问题,我们要打上一个问号。现在房价的持续上升说明大多数人还在用城市思维来评价人生。不过我们也要注意到的确互联网剥夺了城市的信息价值,但是城市互联网目前还是要比大多数农村互联网速度快,在国外更明显。我更倾向把互联网形容为新型的道路。所以买房就是买城市的股票,而且要尽量买有很多高科技企业发展的城市。
  3. 城市与互联网一定是竞争关系吗?的确互联网剥夺了城市的信息价值,而且互联网的人际联通效率很高。但是我们还要看到涌入到城市的人比从城市逃离的人要多得多。而且城市的资源都比农村要多无论从质量和数量。也许将来会有新型的互联网城市,这样一种人类的居住物种。
  4. 互联网在某种程度上让我们对实体空间没有那么在意了,让你对城市中诸多的不如意也没有那么在意了。 互联网的多巴胺回报让人成瘾。随着VR的出现,我们又会更进一步的忽视现实社会的混乱与糟糕,这是当权者和有识人士要格外注意的!
  5. 1933年的《雅典宪章》解决了近代城市的问题,但也束缚了新时代的巨型人口城市。互联网的出现把城市的城市的碎片化资源发掘出来。互联网与城市不是竞争对手,但是让城市规划师的工作难度翻倍了。
  6. 老师在城市分布化提出了未来商业的两个模型。很有道理,现在中国的互联网公司也在把触角伸向其中的第二个模型:按照包裹人的需求来组织的生活便利店,特别灵活的便利店。而产生这两个模型的因素为快递和外卖。还有极度低廉的人力成本,而在澳大利亚目前是做不到的,除非无人驾车出现。
  7. 每一个在市场上的小回报、小刺激,其实对于改善我们城市质量都有一个积少成多、聚沙成塔的效果。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城市开始给城市里面的每一个人都带来某种机会。城市从互联网学到的最后?一个经验:公共空间微型化。
  8. 未来或许不再有存在于某一个空间中的人工智能,而是人工智能把我们全部包裹在一个物联型的城市之中。所以在我看来,真正好的新零售,就是几乎你想要什么东西,它在最短的时间就可以到你眼前。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仅仅是解决了几个小痛点的话,新零售其实是没有太大价值的。
  9. 未来城市间的竞争是基于人才、城市环境和高科技公司的竞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