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时光

17年11月10日,用手机打开收音机,信号总是不好,滋滋啦啦的声音一直不断,换了各个方向总也调不好,心里有点沮丧。

在网络不是很发达的那些年,收音机是唯一能够获取外界消息的媒介。偶然发现自家那台除了打电话什么也干不了的破手机,插上耳机就可以听广播时如获至宝。

每天晚上偷偷把手机拿到被窝里,用手机听一个广播,节目的名字已然忘了,只隐约记得是个情感栏目。每次打来电话过来的那些女生,用加了变声器的声音跟主持人述说自己的难题还有痛苦,主持人总是很认真的点评,很认真的给出建议。结束的时候也总不忘记说亲爱的各位听众们,这只是生活的一小部分,生活里的大部分还是阳光的,要相信生活的美好。

那时候还小,总以为世界就像她说的那样还是充满阳光的。长大以后才知道世界藏污纳垢,并不总是阳光明媚。

高三那年,压力大的时候,深更半夜不睡觉,挂着耳机打开收音机听《千里共良宵》。主持人的声音在寂静无声的深夜显得特别温柔,也特别治愈。最喜欢他用娓娓道来的声音念的文章,也喜欢他推荐的那些不明所以的英文歌。仿佛只有在那样的深夜里,在那样的温柔的音色里,灵魂才终于安定下来。

那时候,不若现在方便,听广播遇到喜欢的歌只好录下来,然后挂着耳机反复听。有一回,自家妹妹把我录的歌给不小心删除了,虽然赶紧道歉了,可我还是不依不饶,挂着脸不肯原谅,说:“道歉有用吗?你能把歌换回来吗?”后来《流星花园》火的时候,看道明寺拽得要死的说:“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我都觉得特别搞笑。

一个人听广播,即便什么都没有做还是觉得生命是一件很丰盛的事情。

夜深的时候,那些听来的故事总带着细微的伤。逝去的初恋,过往的青春,没能说出口的喜欢,好像真的没有谁是完全幸福的,总有各种的遗憾、各色的难以忘怀。

没办法,打开酷狗里的调频FM,随便点了一个电台,主持人深情说这一段没头没尾的话,便知道这世界上怕是又有一个人有了缺憾。一向也不以为那些是似而非的话语真的能抚慰内心的伤痛,只是啊,彷徨无措的时候还是希望有谁能安慰吧,哪怕只是一个素昧谋面的陌生人。

此刻,流淌出来的是周华健的歌,不知道名字,只是声嘶力竭的唱:“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谁与我生死与共。”一首歌罢,一首歌起,丰盛、安静的午夜时光。我喜欢听音乐广播,因为不用选歌就可以听到各种类型的歌,也因为听广播就像是在冒险,永远不知道下一首什么?带给自己什么样的感动?

曾经想过,毕业以后去做个电台主持人吧。不知道为什么就放弃了,或许从来都没有认真的把它当做一个梦想去努力,所以轻易的放弃也轻易的被放弃。看《爱情公寓》时,曾小贤过得那么费劲,心里还偷偷庆幸过,更多的却是羡慕、羡慕、羡慕。

当年,想过考上大学去学中文,想过专升本毕业以后去当老师,想过给自己时间寻找自己。浑浑噩噩那些年,一路阴差阳错竟什么也没有,只剩下浅浅的忧伤,深深的遗憾。

调频里的歌还在欢快的唱,不知疲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时光旧了,岁月老了,慢慢淡然一切,喜欢闲的时光,读旧的东西。闲书那些老时光、旧部件,磁带、收音机、邮票……连同一些...
    游清风阅读 240评论 0 5
  • 搬离那座老房子已经四年多了,现在那里已是一片废墟,新房子还未建好,不知道还有多久,才能回到属于自己的家。那个房子记...
    邵晓宁阅读 187评论 7 2
  • 今天上午我们办公室的朱老师因为突发的肠痉挛,被送往医院。她发病的那一刻真的吓到我了,只见她脸色苍白,浑身冰凉,一手...
    青青_3ae6阅读 240评论 0 0
  • 早晨广州地铁站战斗记 早上6点广州地铁站已运营7、8点到9点到10点是高峰期那黄金地区的线路方向哪一场挤地铁战斗记...
    南溪向南北歌流海阅读 62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