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猫,一个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文/止戈


“做我女朋友吧。”

“你...你...你说啥?”我放下手里的猫,一脸黑人问号的表情。

“别装没听到啊,我就说这一遍。”他一脸严肃。

“没天理啊,你表白你还这么凶?”我给他一个大大的白眼,又低头喂着草地上的猫。

“答应我吧,你看猫都答应了呢。”他挑着眉冲我坏笑。

这猫还真应和着喵了几声。

“那你告诉我当初为啥不养这只猫?”我睁着圆溜溜的眼睛望着他。




01

下了一周的雨后难得的晴天,我骑着自行车迎着阳光悠悠晃着。太阳藏在后面,把周围的云朵映得炫亮。街道两旁的合欢树已然开出花来,淡红色的花丝撑成小伞状站立在枝头翘首企盼着自己的合欢之愉。

一声惨叫把我从美景里拎出来,我紧紧捏下手里的刹车,身子不由往前倾。

眼前一只小猫在地上卧着,白色的皮毛里渗出血来,左侧的两只爪子悬在空中时不时抽动,眼皮子横在眼珠中间遮住了细长的瞳孔,几声呻吟在空气里飘荡,微弱又无力。

我瞪大眼睛盯着地上的猫,抬头扯着嗓子就喊:“骑车的,你没长眼睛啊!” 四周匆匆忙忙的男人女人投来空洞的目光,大脑皮层鉴别出来事不关己后,朝着各自的目的地前进。穿着黑色外套的肇事者也湮没在人群里。

我无奈地耸着肩,下车半蹲在小猫旁,它的尾巴还在摇动,孤零零躺在满是灰尘的柏油马路上。

“喂,把猫撞了你不跑啊。”

听到这无厘头的诬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我恶狠狠的抬起头,横起两条眉“别血口喷人!不是我撞的!”映入眼帘的是个年纪相仿的男生。

“那你还杵在这,不送医院看它死在路上?”

“我不是正要送!”

对他这种无理取闹的人,说话只能像吵架。

“你就打算用这送?一个破自行车?”他一脸嫌弃的一只手指着旁边停着的车子。

“要你管,我看你的也好不到哪去。”我也一脸不屑反驳回去。

“喂,我载你吧,电车总比你自行车快吧。”他双手交叉摆在胸前“你再犹豫一会猫可要驾鹤西去了。”

这话让我愣了一下,我抬眼看着他,黑色的鸭舌帽压着前额看不到眼睛,帽檐下突出高高的鼻梁,削瘦的脸骨,一身干净的格子衬衫里套着T恤,看上去一点也不像坏人。

“是啊,救猫要紧,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一条腿绕过电动车后座的靠背,一屁股坐下来,可是暑假里养出来的几两肉满当当被卡在后座狭窄的空间。尴尬极了。

“喂,你这座位有点小。”

“喂,姑娘,你好像有点重吶。”

这句话把我塞的哑口无言。坐稳后,车子立马加速。

风灌进他的衣裳里,两侧的衣襟随风拍打着。清香的洗衣粉味钻进鼻孔,是百合,老妈也经常用这种味道的洗衣粉。

他稍稍弓着背,隐约中能看出脊背中间突出的骨头。“咦,瘦的真像个猴。”我心里暗暗想着。“男生咋能生的比女生还苗条。”


02

猫养好后,我和他在街上贴了两三天的告示,可还是没有主人来认领。我俩商量着谁把猫带回家。

在我问到他是否愿意时,他连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了,眼里一抹生怯一点也不像平时蹙眉的他。“真是个怪人啊,明明这么喜欢也不愿养,可能是家人不让吧。”遇到问题时我总喜欢自言自语给自己解答着。

后来才知道他叫子昂,是与写下“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一样的陈子昂;知道了他是隔壁警校的学生,他把为生民立命当做信仰;他一腔热血满心赤诚,有着天下无贼的梦想。

更巧的是他喜欢吃,我也喜欢吃。他大二我大一。他以一年时间的优势,带我吃遍特色美食,连胡同里哪家的煎饼果子也能被他扒出来。关键是我从长脸吃成圆脸,而他一点儿也没胖。

还和初识一般,我说东,他非说西;我说对,他非说错;他喜欢和我抬杠而我从来也不甘示弱。常常一顿饭不欢而散但下次约饭又会准时出现。


03

他挪步到花坛下坐着,摆起一副说故事的姿态。

他从小在外婆家长大,爸妈工作忙,只有周末才把他接到自己家里。他童年的记忆里没有父母,而是双鬓泛白,慈眉善目的外婆。

他知道院子里养的花的名字,知道何时花开何时花谢;

他知道院墙里哪儿缺了块砖,哪儿长满青苔;

他知道树上什么时候飞来喜鹊,也知道屋檐下燕子窝里卧着几只。

他更是喜爱同院里的猫玩耍,灰白相间的纹络,时常翘起的尾巴。他总是爱玩弄那条尾巴,双手揪着,吓得猫总往桌子底下钻。他看了却咯咯被逗笑。

他在学校闯了祸,是外婆教他做人的道理;膝盖磕破了,是外婆轻轻吹着滚烫的伤口;肚子饿的咕咕叫时外婆总能端来可口的饭菜。

他说外婆就是他最亲近的人,没有之一。

高中住在学校里,陈子昂就很少再往外婆家去了。但每次去,外婆的气色就很差。头发白了许多,布满细纹的脸上也苍白了不少。

高考后两天,外婆走了。

他说外婆是撑着一口气,为了不影响他正常发挥。

外公生前是名警察,所以外婆愿意嫁给他。

所以他将来也要成为警察。子昂说这话时眼里闪着光。

他把外婆养的猫带回家,可那只猫也像霜打的茄子,整天趴在地上,两眼无神。猫难受,子昂也难受。

后来猫也走了,子昂在操场上跑了二十圈,直到双腿没有知觉,累瘫在跑道上。


04

听他讲完,我抱起草地上的猫坐在他旁边。

“这下你有猫,也有我。”我知道嘴角的梨涡正开着花。

“喂,你大龅牙露出来了。”他一边说一边用手指着。

“你会不会说话啊”“还是不要当你女朋友了”

“答应了不能出尔反尔。”

“我...”

话还没说完,他猛地把脸凑过来。

其实他的嘴唇一点都不似棉花糖柔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有些人只有处了才能看透,有些事只有经历了才算成长,吃一堑,长一智嘛,老婆最近捣弄些服装,衣服没卖出几件,进货倒是跑...
    金水湾阅读 11评论 0 0
  • 本周读的是一部外国小说《别相信任何人》。 故事的开头就设定了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女孩,发现自己醒来后在一间陌生的屋子...
    Tworld255阅读 205评论 0 1
  • 1.SQL对大小写不敏感 2.一些最重要的 SQL 命令 SELECT- 从数据库中提取数据 UPDATE- 更新...
    流水浮灯丶阅读 19评论 0 0
  • 四十不惑,很多人到了四十岁以后,就开始掉头发了,所以治疗脱发的广告是非常多的,当年某个101就把广告打的全国都知道...
    开心的灵通阅读 71评论 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