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及其他

96
檐下灰
2015.04.26 22:51* 字数 1198

高中那会儿学校老是爱向衡水中学学习,每日课前宣誓便是不少奇葩制度中的一项。

每日要选出一位领誓人,领誓人完成一天的工作之后从讲桌上的点名签中选取继任者。先把自己理想中的大学和所谓“座右铭”写在黑板最上方供诸位同学检阅,说白了就是互灌心灵鸡汤。不过我感觉这些都太过隐私了,并不适合在光天化日之下暴露。中午、下午上课之前,此人会从课桌前走到讲台上带领大家宣誓。这个走的过程大概分两种类型,距讲台近的,一个大步就跨了上去,来去如风;距讲台远的可就麻烦了,先吃力地把身子从拥挤的课桌间抽出,然后屁颠儿屁颠儿地翻越过道里堆着的书山题海,小心翼翼挑着空隙落脚无奈还是惊动了一大票路上的相亲父老,誓词读完还得原路返回,难难难,难于上青天!拳头举起、屏气凝神、声音洪亮是必须的,要不然鸡血是打不动的,千万不要笑场,不然众目睽睽的,挺尴尬。自习时,也要坐到讲桌前,说是要维持自习秩序。这样,一天结束,便算是成功交差。

没错,轮到我那天我写的座右铭就是“等不到天黑,烟火不会太完美”这句歌词,理想的大学由于尚未没想好就没写。之所以写这句话,原因有四:一是给当时处境危险的自己一点安慰;二是这句歌词简单直白却蕴含深意,至少我觉得是这样;三是大家可能都对这句话都不太熟悉,会显得比较独特;四是当众宣告自己是林俊杰的脑残粉。果然自习的时候坐在第一排的乾哥就问我这话什么意思,我说大概是只有坚持到最后才能收获让人满意的结果吧,他深以为然。之后他又问了几句,我们觉得在讲台上讨论放不开,还得落个耽误同学自习的罪名,遂到教室外大谈特谈,说了一个午休才罢休。聊的无非是些前途未卜、时光飞逝的话题。

我还记得当时物理老师说我领誓时喊得特有激情,许是嗓门大且语速快的缘故?

对这首歌的喜欢不必多言。细腻动人、缠绵悱恻,又自有一种温暖的劝慰在里面。动人到什么程度呢?创作者给出了自己的很有画面感的诠释:在半夜的便利商店,有一个女生走进来,她刚刚失恋了,心情很差,然后,她从店里的广播节目听到一首歌,那首歌,刚好说中她的心情,让她觉得自己不是寂寞的一个人,有人听见她心里的声音。当然,以歌词明志不过是我的自作动情罢了,歌词原意并非如此。若论原意,既然是“她说”,那她是谁,说些什么,这些让人顾影自怜的问题我可都回答不了。人生的不同阶段可能会有不同的背景音乐,背景音乐本身是什么并不太重要,重要的是不时会听到一首歌,而那首歌能勾起一些似远非远的回忆。

原歌词摘录如下(我总是固执地认为“不敢凋谢的花蕾”改为“不甘凋谢的花蕾”更为妥帖):

她静悄悄地来过
她慢慢带走沉默
只是最后的承诺
还是没有带走了寂寞

我们爱的没有错
只是美丽的独秀太折磨
她说无所谓
只要能在夜里
翻来覆去的时候有寄托

等不到天黑
烟火不会太完美
回忆烧成灰
还是等不到结尾
她曾说的无所谓
我怕一天一天被摧毁

等不到天黑
不甘凋谢的花蕾
绿叶在跟随
放开刺痛的滋味
今后不再怕天明
我想只是害怕清醒

不怕天明
我想只是害怕清醒

涂鸦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