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娱乐棋牌

众人来到近前,茅草屋也有七八间,官网【VR22.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了可简书浏览器输入即可,院落不小,居然还有一个不小牲口棚,平时放杂物用,可能偶尔也做些过路客商生意,将就一下,足以安排下大伙儿。一天行路,实在辛苦,有地方留宿,皆喜出望外。

唐天峰指着身旁一个老汉道:“这位就是我给你们说的铁匠师傅张老伯,打铁手艺实在了得。”老汉约莫六七十岁,一张长方脸,黑面短髯,粗手大脚,身穿粗布衣裳,除了满面尘灰,精神矍铄,根本看不出是上了年纪的人。老汉忙道:“小老儿姓张,叫我张老汉就行了。”

张老汉招呼众人进入院里,屋里跑出一个姑娘,喊道:“爹,咱们家里恐怕住不下这么多人。”那姑娘大概十七八岁,双目炯炯有神,唇红齿白,身材婀娜,落落大方,甚是惊奇,想不到民间乡下一样有这般脱俗秀丽的女子。

刘长风赶忙说道:“无妨,只要随便有个地方歇息就行了,打扰了你们,一定多多感谢。”

张老汉道:“不打紧,女儿快去准备饭菜,把爹爹的老酒都拿出来,都是唐大侠的朋友,自然都是贵客。”唐天峰侠名远播,人尽皆知。那姑娘答应一声,看了一下众人,突然发现月公子正看着自己,脸一红,瞪了他一眼,返回屋里去准备饭菜去了。

张老汉又冲院北一个木棚处喊道:“大成,赶紧把这些马都拴好,多准备一些草料,都喂饱了,明日马也有力赶路。”众人瞧见木棚下正中放个大火炉,炉边架一风箱,一壮汉大约二三十岁年纪,生的虎背熊腰、健壮如牛、满脸络腮胡子,身上肌肉隆起,光着膀子正在拉风箱起火,紧挨着还有一个大铁砧子,旁边立着一把大铁锤。


那壮汉听见叫他,立起身来,身材异常魁梧高大,脸上有一道极长的刀疤,甚是恐怖,大声急道:“爹,晚上不是给老李家打造犁铧锄头?”虽然反问,还是停下手中活计,不一会把马棚收拾利落,所有马挨个牵过去,又去准备草料,明显看出鲁钝。

众人进了屋里,寒暄几句,刘长风把两截断剑取出,又拿出一个银元宝,递给张老汉道:“冒昧打搅,不成敬意,还望老伯费心帮忙。”

张老汉也不客气,收起元宝,拿起断剑惊道:“老汉平生也打造不少兵器,今日头一次见到如此大的铁剑,不是天生神力,如何使得动呢?好汉放心,唐大侠引荐,自当用心竭力,务必连夜把巨剑接好。”让那个壮汉把断剑抱了出去。

此刻,夜幕降临,门口站着的柳生揉揉眼睛道:“是我眼花了?刚才觉得院里有人影晃动。”刘长凤大步出到外面查看,并无如何蛛丝马迹,摇头笑笑道:“一只狸猫都没有,那有什么人影,可能小兄弟劳累,恍惚所致。”

不多时,饭菜端上来了,一些时蔬和大个馒头,还有一坛自家酿造的老酒,刘长风等人连连称谢,有镖师取出自带的牛肉干,分给张老汉一些,早就是饥肠辘辘,胡乱吃喝起来。

杨桥从小在富家长大,几时见过这般饮食,开始还故作姿态,后来发觉这些人性情豪爽,不拘小节,倒也别有意思,忍不住学着大伙儿拿起一块馒头,就着菜吃起来,柳生看着他,满目含笑。

月公子一个人待在角落,吃着自己带的食物,冷眼看着众人,刘长风等人也不搭理他。

柳生看见大伙吃的差不多了,拿起一旁的酒坛,对众人道:“奔波一日,喝碗酒也可去去乏意,小可给大伙儿倒酒了。”

刘长风摇摇头:“刘某平日最喜饮酒,但此次事关重大,在完成送镖以前,肯定滴酒不沾。”总镖头不喝酒,其余镖师哪敢,都纷纷摇头。

柳生把酒坛晃了晃,倒出一碗,放嘴边先嗅了一口,笑道:“人生有酒须当醉,岂笑农家酿酒浑?都若不喝,辜负了张老伯一番好意,我来尝尝此酒滋味。”柳生半开玩笑,笑大伙是嫌弃酒不好。刚要自饮,躲在角落的月公子忽然过来,抢过柳生碗里的酒,一饮而尽道:“好酒。”明显故意而为。

唐天峰大笑:“有酒喝自然是平生畅事,来来来,唐某也来尝尝这农家酒。”

刘长风急道:“贤弟还是不要喝了,等事罢之后,愚兄陪兄弟大醉三百回。”

唐天峰道:“当年在天峰岭大战群寇,还不是仰仗那七八坛汾阳杏花村,看公子喝的痛快,唐某见猎心喜,少喝无妨。”

柳生亦笑道:“古来贤达士,饮酒不复疑,唐大侠豪气干云,实在佩服,小可爱酒却是不胜酒力,只能陪着饮一碗,唐大侠随意。”柳生刚刚又倒满一碗酒,唐天峰便拿过酒坛道:“小兄弟说的话在理,既然如此,唐某就用坛喝吧。”单手把酒坛举到嘴边,浅饮一口,酒虽然浑浊不堪,味道还行,便仰头鲸吞牛饮起来,不一会就把一坛老酒喝个干干净净,放下酒坛,意犹未尽道:“谁说农家无美酒?只是今日不能喝个痛快罢了。”柳生也学着唐天峰“咕咚咚”把酒喝下,却被呛了一口,不住咳嗽起来。

此刻院里灯火通明,张老汉和儿子已经叮叮当当开始接续铁剑。众人都以困乏,几名镖师围着月公子合衣躺下,杨桥修炼家传心法,打坐周天,柳生半躺半卧,时间不久,有鼾声传出,刘、唐二人相视一笑,先后轻步走出屋来到院子。

打铁棚里,在张老汉指点中,那壮汉几乎赤身,双臂青筋跳起,把铁锤轮的虎虎生风,大铁锤个头极大,约莫有百余斤,寻常人拿着都困难,在壮汉手里看似非常轻巧,张老汉的女儿用力拉动风箱,火光映衬的脸庞越发显得红扑扑,见唐天峰和刘长风过来,张老汉放下手中活计,迎过来道:“粗茶淡饭,难以下咽吧?也是实在没办法,二位担待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