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人

精神病人

当我陷入绝望时,我一生中最亲密的朋友,江三,出现了。

我们并肩坐在大厦前的台阶上,天边已经出现红霞,在红光强烈的穿透下,他的身影显得很恍惚。

身边人来人往,他们毫无例外,从路过到回头,始终带着猎奇的眼神打量我们。

我知道为什么,所以视若无睹。

我丧气地对他说:“我是一个失败的人。”

“为什么?”

“所有人都看不起我。”

“为什么?”

“大概因为,我从来没有做对过一件事。”

“为什么?”

“我不知道,也许只是因为我笨。但也许是因为,无论我做任何事,在别人眼里,都是错的。”

江三笑了一声,说:“真可怜。”

他的笑声没有使我生气,我反而感到体贴。

我问他:“很奇怪是吧?”

他说:“是的,很难解释到底是为什么。”

我叹了一口气,突然想要抽烟,摸遍了全身,却找不到烟盒,随后才想起,我从来都没有抽过烟。

我问江三:“你有烟吗?”

他说:“当然没有,你不抽,我也不抽。”

我问他:“你要不要试一下?我去买。”

他说:“随便你。”

这时一直在旁边注视我们的保安,嬉笑着走来,将手里的烟头递给我,没有说话,只是友好地点头。

我接过烟,吸了一口,呛到了喉咙。

我把烟头还给保安,保安说:“给你了。”

我问江三:“你试一下?”

他笑着说:“不了。”

我便将它弹向远处,回头向保安道谢。

大厦的门口有一块显示屏,上面标明了当前的时间,我瞥了一眼,是十七点十分。

离六点还有五十分钟,六点以后,在大厦工作的职员,便会陆续涌现。

到时候,我原先的主管,将会走到小霞的位置旁,谄媚地微笑,用尽一切花言巧语,骗她到酒店共进晚餐,吃完以后,理所当然地回房休息,然后——

我不敢继续往下想,虽然这些画面已经幻想过无数次,但是从来没有哪一次,让我像现在这么痛恨。

江三拍打我的肩膀。

他的抚慰显得尤其柔和。

我说:“你知道吗,我曾经——不对,是一直,我一直想要自杀。”

“那你为什么还活着?”

“因为我不敢。”

“为什么不敢?”

“因为我热爱生命。”

“那你为什么会想自杀?”

“因为,感觉活着没有意思,好像被世界抛弃了。”

“那你怎么还会热爱生命?”

“我也不知道。”

江三沉思了片刻,点点头,说:“你的想法很奇怪,也许说不清楚,但是我能理解。”

我很欣慰:“谢谢你,你是我唯一的朋友,你总能理解我。”

江三摇头说:“我是你目前的朋友,不是你唯一的朋友,我只是你灵魂中的一个分身,将来也许还会有江四,江五,江六七八,你很快就会忘了我,就像忘了江一和江二。”

我说:“我不会忘了你。”

江三站起身:“没关系,到时候我不会怪你的。不过趁着我们还是朋友,让我为你做一点事吧。”

“为我?做什么?”

“你太悲观了,我带你去找一点乐趣。”

我们离开大厦,走到主街,看见前方一个穿着沙滩裤的大胖子。

江三指着胖子说:“我去把他的裤子扒了。”

“好,你小心点。”

“没关系,别人看不见我。”

“太好了,那你去吧,我在这里看。”

“你要跟我一起走。”江三走了两步,像是撞上了一堵透明的墙壁,他转身往后仰靠,竟然没有摔倒。“你看,我们不能离得太远,我走不过去。”

我往前走了一步,那堵墙突然消失,江三重重地摔在地上。

他没有生气,起身拍打灰尘,说:“是吧,我不会骗你。”

我说:“但是我跟你去了,他看不见你,就会以为是我。”

他说:“没关系,你站到他前面,我从后面扒。”

我快步跑到胖子面前,举起双手在他眼前晃动。

胖子停下脚步,疑惑地看着我,问说:“干什么?”

我开心地说:“你看,我的手在这里。”

胖子说:“你有病吗?”

我歪着头对他身后的江三使了眼色。

胖子随着我的视线转头过去时,江三利索地将他内外裤扒到了脚踝处。

我看见胖子下体一撮旺盛的毛发中,藏着一个大拇指,看起来很像巢中的雏鸟,我放声大笑,依然高举双手。

胖子扔掉手中的饮料,利索地下蹲,将裤子拉上,羞得满脸通红。

我继续忘情地笑,突然被胖子打了一巴掌。

我说:“你干什么,又不是我脱的!”

胖子猛地一拳打在我脸颊上,然后一脚将我踹倒,扑上来骑在我身上,挥起巴掌,左右开弓,嘴里咒骂不停。

江三拼命拽他,却拽不动,只好试着去拉他的手,掐他的脖子,可是没有成效。

我被打懵了,在地上躺了足有五分钟,清醒后胖子已经不见踪影,只有一堆陌生人围着。

江三把我扶起,搀我离开。

我摸摸脸颊,有点痛。

江三说:“对不起,没想到他力气那么大。”

我故意大笑:“没事的,虽然挨了打,不过我很痛快。”

我们走回大厦前的台阶上坐下,红霞还在,而且更加浓艳,铺天盖地。

此时已经有许多早退的职工,偷偷溜了出来。

我很想念小霞。

自从两周前被公司辞退,每天傍晚,我和江三都躲在大厦门口,只为了可以见她一眼。

今天是周五,意味着明后两天都不能见到她。

江三看穿了我的心思,他问我:“你去过的那家海鲜酒店不错,约她吃个饭?”

我很为难:“可是家里应该已经煮好了。”

他说:“你可以跟家里说一声。”

江三知道,其实我是害怕被拒绝。

我犹豫了很久,眼看大厦门口的显示器上,时间已经跳到十七点五十分,我一咬牙,掏出手机,拨了家里的电话。

“妈,晚上我外边吃。”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意料之中的吼叫声:“你说什么傻话,饭都给你煮好了,赶快回来。”

“我约了朋友,不回家吃了。”

“你哪里有什么朋友,别找借口,马上回来!”

“我真有事。”

“别给我瞎说!不回家吃饭你不早说,菜都炒上了你才说,多大人了你,不懂得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

我挂掉电话,在江三面前低下了头。

我就知道,就算在我妈眼里,我仍旧是个做什么事情都不对的人。

江三拉着沮丧的我,跑到大厦侧门,冲进员工专用电梯,按了十三楼,气喘吁吁地拨弄着我的头发,说:“你把头发捋整齐些。”

我没有说话,转头看了身旁的保洁阿姨一眼,她对我笑了一下。

江三说:“做得对,我跟你走在一起,你要当我不存在,不然别人会觉得你是傻子。”

我轻轻应了一声,深深地呼吸。

我走进公司时,曾经的同事们,都蠢蠢欲动,收拾好了桌面,准备要离开。

有一两个人和我打招呼,我点头回应,匆忙走进财务室。

里面只有小霞在,她正埋头玩手机,听见声响,不自觉地坐直身子,看见是我,呼了一口气,说:“江大哥,你怎么来了?”

我问:“其他人怎么都不在?”

小霞说:“下个星期公司周年庆,他们提前下班,去排练节目了。”

我环顾四周以后,将手掖在背后,故作镇定地问她:“你今晚有空吗?我们一起吃个饭。”

小霞很抱歉地说:“我和朋友约好了,你找我有事吗?”

我马上想起了主管那张猥琐的脸,狠狠地瞪了他的位置一眼。

我说:“确实有点事。”

小霞说:“那你现在说吧,反正旁边没人。”

我侧着头,支支吾吾。

江三说:“你看我干什么,说吧,不然没有机会了。”

我看着小霞,对她说:“不然我们到外面吧。”

从财务室往外走,是一大片露天的空地,地上铺满了青翠的人造草坪,在靠近围栏的地方,有一座砖红色的小凉亭。

小霞狐疑地望着我。

我说:“相信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想跟你说。”

我们三个走到外面,坐在凉亭内的石头椅子上。

透过玻璃窗,我看见同事们已经陆续离开。

我说:“小霞,其实从你来公司的第一天,我就喜欢上你了。”

小霞惊讶地问:“江大哥,你在说什么?”

“我喜欢你。”

“你就是要跟我说这件事?”

“是的,我知道我的人生充满了失败,但是我觉得——我还是有追求幸福的权利。”

江三伸出手,对我竖起了大拇指。

“江大哥,我以前挺敬重你的,就算别人说你有……”

她停顿了一下,我问她:“有什么?”

“有精神病。”

“谁说的?”

“我不知道,但是就算别人这样说,我也不相信,可你怎么能够说出这种话呢?”

我有点生气了,她的意思是我这样说,就证明我真的有精神病?

“我也是个人,也可以有选择。”

“可我都结婚几年了。”她也生气了,摸着肚子,“而且,已经三个月了。”

“这有什么关系,孩子是孩子,爱情是爱情,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养你们。”

小霞站起身,瞪了我一眼:“你再胡说,我就走了。”

我急忙也起身,按住她的肩膀:“我没有胡说,我是认真的。”

小霞推开我的手,往后退了一步:“你再动手动脚,我就喊人了。”

我说:“你别喊。”

我重新坐下,那些积压在喉咙的话,将要喷薄而出,却被我吞进了胸口,我抚着胸,痛苦地摇头。

我自小没有哭过,可是此时,已经忍不住泪流满面。

江三说:“她不让你说,你就不说了?!”

我哭着说:“她都要喊人了,我还说什么。”

江三说:“你放心说,她要是喊人,我就捂住她。”

我说:“不行,我不想伤害她。”

小霞诧异地看着我,也许因为惊悚,她迅速转身,大步跑开,却被江三从后面拉住衣领,差点跌倒。

她正要尖叫,江三堵住了她的嘴巴。

我愤怒地挥出拳头,打在江三的脑门上,说:“我说了你不许伤害她,把手放开,让她走!”

疼痛使他晃动了一下,他抬头失望地看我:“我是为了你,你个懦夫!”

我摇摇头:“你是在害我!”

我上前与他搏斗,可是用尽全力,也掰不动他的手掌。

挣扎中的小霞咬了他一口,江三猝不及防,手掌松开了一些。

小霞趁着空隙,声嘶力竭地喊了一声救命。

留在公司内的最后七八个同事,匆忙地跑出来,将我们团团围住。

“江明,你放开小霞!”

“江明,你个混蛋,到底想干什么!”

“江明,你再不松手,我就报警了!”

……

我对江三说:“你松手啊!”

江三转而掐紧小霞的脖子,往后退了两步,对我说:“你告诉他们,叫他们别动,不然我就掐死这个贱人!”

小霞的面色越来越难看。

我焦躁地对同事们喊说:“你们别过来!”

江三的手松了一点,对我说:“你还有什么话,赶紧说。”

我看着喘息艰难的小霞,想起这些年共处的快乐时光,不知为何,又有了想哭的冲动。

我说:“小霞,我爱你,祝你幸福!”

江三说:“到了紧要关头,你还是懦夫!”

我喊道:“你才是懦夫!”

江三说:“这个女人,从三年前就知道你喜欢她,但她就是看不起你,不愿意选择你,还在背后,把你当做笑料讲,你自己也听见了!你个懦夫,就只会祝福?!”

“你放开她!”

“我不放!她宁肯和主管偷情,也不肯和你,你还护着她做什么!”

“你!放!开!”

“我!不!”

我气得简直要发狂。

我说:“江三!我们再也不是朋友!”

他冷笑着:“为了这个女人?”

江三更加用力,小霞已经将要窒息。

眼看小霞的起色越来越难看,我扑上去用手臂使劲夹住他的脖子,一边对惊慌的同事们喊说:“快来帮忙!”

同事们七手八脚地将他拖住,把气息奄奄的小霞解救出来,护送着逃离现场。

江三扑腾开身上的手脚,又要向小霞冲去,无形的力量使我往前趔趄。

我突然想起,我和江三之间,锁着一条牢固的铁链。

为了牵制他,我死死抱住了凉亭的梁柱。

江三面目狰狞,回头怒吼:“你放开!我要杀了她!”

我的体力即将耗尽,无法再坚持,可我一旦放手,小霞就会有性命之忧。

我竭尽所能,艰难地匍匐,爬到天台边缘,越过了围栏。

江三龇牙咧嘴:“你要做什么傻事!”

我犹豫了一下,那一瞬间差点被江三拽回草地上。

我看着玻璃窗内恐惧的小霞,奋力一跃,消失在红霞中。

在路上,江三问我:“你为了她,值得吗?”

我说:“我不是为了她。”

他又问:“那你是为什么?”

我说:“我也不知道,为了无法得到的认同感吧。”

他温和地凝视着我,叹息道:“你还是自杀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大地正向我极速飞来。

我笑了一下,对江三说:“再见。”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