渊博和智慧

和我老公谈恋爱的时候,我曾问他:“如果让你拥有一项特异功能,你会希望是什么?”

鉴于我们那时无房无车存款无多,我本以为他会说能预测每一只涨停板的股票。没想到他略沉思后回答道:“我希望我懂得这世界上所有的知识。”

我十分不解,他先是哂笑不语,而后反问我:“试问哪一份财富不是知识产生的?”

细想之后,我不禁对他的深谋远虑肃然起敬。懂得所有知识的人,应该是神一般的存在了。然而人不是神,并非无所不知,对整个世界的所有知识,一般人都知之甚少,不说穷尽一生钻研某一领域,有所建树了仍觉遗憾无法再继续深入的大有人在,就说在浅层次上稍微懂得多一些的,都可以称之为渊博之人。

这些人一般对恐龙史很有研究,对每一种农作物的起源也如数家珍,经常探讨的问题包括“宇宙黑洞到底能不能把宇宙都吸进去”,以及“到底是先有的鸡还是先有的蛋”,对昨天的降雨量和明天菜市场的价格走向,那搞得简直是一清二楚。

这些都是我不懂的,所以跟他们在一起,我总是感到很惊恐。

问题是,作为一个小学语文老师,我似乎有渊博的义务。人们特别是我的学生,指望我了解蜻蜓和豆娘的不同,指望我说清地球自转和公转导致的日夜交替现象,甚至于指望我能解释清楚某天出现的超级月亮,还指望我对唐王朝的整个历史侃侃而谈。但是,我哪知道这么多啊,我只是人类而已。

其实我也企图渊博来着,也时不时挑灯夜战抱着厚厚的历史地理科普书啃啊啃,指望第二天在某场对话中“不经意地”引经据典。后来发现,一般来说,当我看到100页的时候,就会忘了前50页的内容,等我回头去复习前50页的内容,又忘了第100页的内容,于是我转来转去,气喘吁吁,最后好不容易把所有 100页大致都记住了,过了一个月,却连这本书的作者都忘记。

渊博的人是多么神奇啊,他们的大脑像蜘蛛网,粘住所有知识的小昆虫。而我的大脑是一块西瓜皮,所有的知识一脚踩上,就滑得无影无踪。

认识到这一点后,出于嫉妒,我就开始四处散布“知识智慧无关论”。我的观点是这样的:知识只是信息而已,智慧却是洞察力。一个大字不识的农村老太太可能看问题很深刻,一个读书万卷的人可能分析问题狗屁不通。我甚至发明了一个更邪恶的“知识智慧负相关论”,在目睹一些知识渊博但逻辑比较混乱的人之后,我非常以偏概全地认为:渊博的人往往不需要很讲逻辑就可以赢得一场辩论,因为他们可以不断地通过例证来论证其观点。而大多数不那么渊博的人,都因为无法举出相反的例子而哑口无言,以至于渊博的人的逻辑能力得不到磨练,但事实上,例证并不是一种严密的科学论证方法。

得出这个结论后我非常振奋,获得了极大的心理安慰

可问题是,由于这些都是歪理,没有博得任何人的同情。人们还是指望我,一个小学班主任老师,一个语文教育者,指望我了解蜻蜓和豆娘的不同,指望我说清地球自转和公转导致的日夜交替现象,甚至于指望我能解释清楚某天出现的超级月亮,还指望我对唐王朝的整个历史侃侃而谈。

我于是看见有一天,自己也站在讲台上,因为缺乏某种常识,面对一双双亮晶晶的眼睛尴尬不已。

只有依靠与智者同行了。很喜欢宜阳学校“纸上飞花”阅读群,也很喜欢那群热爱阅读的老师,不同专业的人走到一起,就能碰撞出不一样的思想火花,就能成为渊博的人。生有涯,知无涯,以有生之年追逐纯粹的“知”是不可能的,但是我们还是要求知,是因为,通过知识的累计洞悉生命和世界的奥秘、规律,或是真相,这才是智慧!

阅读是通往渊博和智慧的不二途径啊,而一路上有志同道合的同伴,又是多么幸福的事!希望我们一直都在~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