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人的双人床

但我还是会疲惫

拖着灌了铅的双脚

缓缓走向地下室

朝着角落那张双人床


当把自己那具尸体

重重扔在这平面

知道自己头发杂乱

衣衫也是不整


看着头顶的水泥板

斑驳的脸庞

还有灰白的胡子

裸露钢筋铁骨


在这之下的

是属于我的双人床

但不管白天黑夜

我只是一个人安放


可是它真的好挤

它无形中的忧虑

不甘和埋怨

总会把我挤在角落


它终究还是不懂

也不可能会说话

我的欲望和需求

犹如那黑洞一般


真的是个黑洞

让我想想一阵后怕

看到了无知的我

与混乱不堪的生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石先生又被他的蓝闺蜜叫走谈心事去了。对于长周周末的晚上,这是平常事。当然,短周甚至working days石先生也...
    大apple阅读 128评论 0 0
  • 这个画的还算是画的很认真,看着网上图片自己画的,下面传的是步骤图!
    立立double阅读 231评论 11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