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十六章 金丝牡丹黑袍人

字数 2538阅读 1752
第十六章  

文/唐妈

百花仙子唐闺臣人如其名,美貌冠绝六界,又统领着天下百花,身份极其显赫。

黎丘惊讶地看着对面依旧身着红衣的唐闺臣,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人还是那个人,可是本来白皙的脸这会儿却透着一股死气,右边的鬓角处生出了一朵妖艳的牡丹,纹路十分清晰,像是画上去的。

他见过这个女人两次,都不是很愉快,这第三次见面看来还是不能免俗了。黎丘站着不敢动,却已经调动了全身的真元。眼前这唐闺臣一看就不正常,目光呆滞,这会儿看见了自己,呆滞的目光瞬间狠戾了起来,眼底一片血红。

这百花仙子少说也有了千年的修为,自己一个不过百年的小妖是无论如何也敌不过的。可是周遭明显被人布了阵,自己硬闯也没有一点胜算,还不如拼一把。想到这里,黎丘忍着扑鼻的恶臭把手放在了身侧,掐了个诀,以备不时之需,然后笑嘻嘻地开了口。

“我道是谁呢,原来是仙子您呐。不知道您大驾光临三秋岛,真是有失远迎。仙子莫怪。”

唐闺臣听到三秋岛三个字的时候,晃了晃神,瞬间眼底的戾气更重了。

“你是谁?”她的声音也不复原来的悦耳,像是金属摩擦一般,刺得人耳朵生疼,牙齿发酸。

黎丘这才记起来自己两次见百花仙子都是真身,那对方是没认出自己了?

“仙子,我是清远上仙的徒弟黎丘啊。"

黎丘本想着这百花仙子和自己的师父好歹有些交情,说不定能念在旧情上放自己一马,谁知道自己话音刚落,对方就挥着一柄长剑攻了过来,直取黎丘面门。黎丘吓了一大跳,连忙身子向后倒去,险险地躲过了一击,可是还没喘口气,第二剑已经又攻到了。黎丘调动真元大力挥出一剑,两柄剑相撞迸发出一串火星,黎丘虎口一麻,终是握不住手里的剑,脱手掉在了地上。唐闺臣立马刺来了第三剑,黎丘拼尽全力往后退去,尚未站稳,就暗叫了一声糟糕。

黎丘闻到了一股奇异的香味,期间还混杂着自己之前闻到的腐臭味,两种味道让人作呕。而他这一退,却正好自投罗网,被不知何时就藏在自己身后的人一把锁住了脖子,顿时动弹不得了。

黎丘能感觉到对方身上阴冷的气息,而唐闺臣似乎也颇为畏惧身后这东西,收起剑垂首站在了一边。

“这三秋岛还真是人杰地灵,竟然养的出这样标致的小孩,闺臣,倒是比你还要美几分呢。”

这人的声音冰冷,却偏偏带着妖娆的调子,黎丘竟然没听出来是男是女。唐闺臣恨恨地盯着黎丘,眼底红光大盛。

“怎么?不服气吗?你当清远为何收这孩子为徒?哈哈哈,你们仙界之人,也不过尔尔。”

那句“不过尔尔”透着轻视,弥漫出了冷意,黎丘不禁打了个哆嗦。身后那人嗤笑了一声:“样貌不错,胆子却是小了点。”说罢,把黎丘一把推倒了一边,黎丘一个踉跄,靠在了那块兔子巨石上,这才看清了身后之人的模样。

是个男人,身上的黑袍绣着繁复的花纹,仔细看,却是大朵的牡丹,金线勾勒而成,在黑色衣料的衬托下,显得艳丽无比。样貌却是如何也看不清楚,但是那冷冰冰滑腻腻的目光却让黎丘一阵恶寒。

“你是什么人?”黎丘大声问道。

黎丘估摸了一下时间,这会儿师父一定已经备好晚饭了,如果自己太久不会去,师父一定会出来找自己。那么,自己再拖延一会儿时间就好。

那奇怪的男人冷笑了一声:“你不用想着拖延时间,我本来就是来等你师父的。不用白费心机了,有这时间,倒不如想想我收拾了你师父之后,你是殉葬还是改投我门下。哈哈,我对你这小孩子还是很喜欢的。”

黎丘一听对方这话,立刻担心起师父来。师父若是光明正大地打,势必不怕这个妖孽。可是,对方这摆明了是设了陷阱等着师父来跳,自己必须得想办法帮帮师父。黎丘急的一脑门汗,可是这不知道是个怎样奇怪的阵法,外界完全和这里隔了开来,除了那个红色的月亮外,一切都笼罩在薄薄的雾气中。怎么办怎么办?黎丘掐了自己的手一把,发现满手的冷汗,可是脑子里依旧一片空白。他忽然无限懊恼起自己学艺不精来。

平日里师父本来也有让自己研习阵法,督促自己勤加修炼,可是自己总是想偷点懒,可惜了师父的一片苦心。这会儿又是由于自己偷懒跑出来玩,才被歹人抓住了机会,困住自己来威胁师父。黎丘一点都不怀疑师父会不会来救自己,如果是师父被困住了,他也是要拼了命去救的。

黎丘胡思乱想,满头冷汗,身边缠绕着两道不怀好意的目光,让他如坐针毡。

忽然,原本寂静的雾气流动了起来。那个奇怪的男人收起了懒散的样子,目光里闪烁着浓浓的恨意。他一把把靠在石头上的黎丘抓到了自己手里,一把捏住了黎丘的命门,他只要轻轻一用力,黎丘就可以魂归故里了。

黎丘紧张地声音都发不出了,他既盼望着师父,可是又担心师父的安慰,一颗心快要从嗓子眼里冒出来。他死死地盯着飘荡不定的雾气,想要捕获一点师父的气息。

“黎丘,我不是让你快点回家嘛,你怎么还在这里?”

墨谷庞大的身躯出现在了薄雾里,獠牙泛着森冷的光。

黎丘感觉自己有点不厚道,看到是蘑菇,而不是师父,他竟然有点小庆幸。

“我迷路了……”

男人皱着眉看着对面那头硕大的野猪:“哼,送死都前赴后继吗?”

今日是十五,墨谷的修为充盈,硕大的身躯依旧感觉身轻如燕,他有点不耐烦地笑了笑;“你是傻的吗?每天走的路都能迷路了?来来来,快过来,我送你回去好了。”

边说边朝黎丘走来。

男人一挥衣袖,扫出了一道劲风,墨谷四脚牢牢抓住了地,才没有被掀翻。这个男人好生厉害。

“兄台,我不过是想带我的朋友回家。”

男人哼了一声:“这三秋岛果然邪性,连野猪都如斯狡猾。”

墨谷最是听不得别人叫自己猪,这一下子被触到了逆鳞,招呼不打,直接冲向了阴阳怪气的男人。三尺来长的獠牙直直地捅向了男人的脖子,想着一击毙命。

男人把黎丘甩到一边,宽大的袖子一挥,射出了几道真气,直直地打向了墨谷,墨谷一扭身子,多了开来,速度不减,接着朝人冲过来。

唐闺臣对得了清远宠爱的黎丘恨之入骨,见对方落了单,立刻挥着剑劈向了黎丘的后背。剑还未到,就被一股大力甩了出去,顿时倒在地上,吐出了一口黑血。

清远的长发无风自动,像是黑夜里的凶神,没有一点温度的目光钉在唐闺臣身上,冷冷地吐出了一个字:“滚。”

那边墨谷却已经和那个男人过了几招,背上被对方削掉了一大块肉,痛得浑身哆嗦,依旧硬扛着浴血奋战。看到清远上仙出现了,才松了口气。

那男人在清远朝闺臣拍出那一掌的时候就察觉到了,这下也停下了对墨谷的攻势,原本凝滞的空气忽然狂风大作,那人秀着金色牡丹的黑袍在风中烈烈作响。他满眼恨意地盯着扶起黎丘的清远,咬着牙吐出了两个字。

“清,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