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古花园的公司是不是属于AG的呢?怎么判断呢?

 杨明宇正在家里等待着幽鬼的好消息,官`网进入【Ag8up.Com】毕竟对付的是陈默,他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也有些欣喜和差点儿按耐不住的激动。

    幽鬼是古式族的高手,也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方式找到了杨明宇,幽鬼告诉杨明宇,古式族特地研究出了万血双龙阵,就是专门为了对付陈默,只需要几位神境高手献祭就能发挥阵法的最大威力。

    于是杨明宇就想到自己的两个手下,他们是空洞派的,这才有空洞派的三位长老前来,只是他们万万没想到,杨明宇却是在他们见面之初就给他们饮的茶水里下了毒。

    “陈默!我看你这次还不死!”杨明宇狰狞地低声咆哮道。

    想到陈默有如死狗一般躺在他的面前,杨明宇心头就是一片火热。想到陈默身边的那些如花似玉的女人们,杨明宇更是感觉浑身燥热。

    这陈默也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那么多极品女子都围在他身边转,还像狗皮膏药一般甩都甩不掉,不过也就陈默才会想着把那些女人甩掉,这要是自己,恨不得死在温柔乡。

    这说到温柔乡,就想起了翠花儿,那可真是婀娜多姿,急不可耐的让手下去请翠花儿过来谈谈人生理想,杨明宇就开始准备一会儿可能会用得上的道具。

    没过一会儿,就有下人跑进来恭敬道:“少爷,有人找您,我已经安排他到客厅坐下稍待。”

    “这么快就来了?”杨明宇大喜,说道:“怎么让她去大厅做什么?直接让她来我卧房啊!快去快去!”

    下人听到杨明宇的吩咐,眼神不由得变得怪异起来,却又不敢说不,只得压下了内心跑过的一万头草泥马,恭敬应了一声“是”。

    杨明宇美滋滋地拿着自己准备的手铐皮鞭蜡烛等等东西,身体是越来越燥热,干脆先把自己脱了个精光。

    等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杨明宇搓了搓手,躲到了门后。

    “少爷就在里面,您里面请。”下人说道:“我就先走了,你们好好玩儿。”

    陈默看着那下人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怪,但是他的确能够感受到杨明宇就在房间里,他将后背盖着的白布扯掉,露出谭秋生那已经面无全非的尸体。

    陈默猛地推开门,大步走了进去。

    杨明宇大喝一声“嘿嘿!翠花儿!我来啦!”猛地扑了上去。

    刚好就扑在了谭秋生的尸体上,杨明宇感觉自己扑上去的并非自己想象的那个软绵绵的身体,而是冷冰冰硬邦邦湿漉漉的……尸体!

    “我艹!”杨明宇吓得魂飞魄散,什么火热什么旖旎的念头如同冰雪消融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谭……谭秋生!”杨明宇认得这具尸体,这就是被他在死前死后都施以极刑最后还扔进虿盆里的谭秋生!

    陈默转头,看见地竟然是杨明宇那恶心的果体,这简直是对谭秋生尸体最大的亵渎!

    “该死!”陈默怒道,一掌便朝杨明宇拍了过去。

    “你不能杀我!不能……”

    陈默的手掌接触到杨明宇的身体之时,杨明宇的声音嘎然而止,眼睛瞪得老大。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一道金色的光笼罩着自己的身体,看着自己的手指如同流质一般滴落,肉酱与血水落在地板之上,溅得到处都是。

    然后是手臂,双脚,双腿,胸腹……

    他的身体在融化!

    “啊!!!”杨明宇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嚎,身体与魂魄俱都饱受着无尽的折磨。

    陈默收手,地上只有一滩令人恶心的肉团。

    “啊!少爷!”听到杨明宇的惨叫,有下人赶过来查看情况,刚好目睹了这一切,顿时吓得尿了裤子,连忙往外跑,一边跑一边喊道:“少爷死了!有人杀了少爷啊!……”

    当陈默踏出杨明宇的房门之时,面对的则是杨家的全副武装,各种长枪短炮和修行高手。

    “竟然是陈默!”

    “是陈默啊!”

    “神榜第一高手!”

    “是陈大师!怎么办!”

    “快快通知家主!”

    看到杀他们少爷的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陈默,这些人顿时吵吵嚷嚷起来,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拦下陈默。

    “陈大师!”吵闹一阵之后,终于有人带头站了出来,对陈默恭敬说道:“我们不知道陈大师为何会杀了我家少爷,我们也不敢贸然对陈大师出手,但是我们身为杨家的家奴却更不敢放任陈大师离去,还请陈大师在此稍等片刻,家主马上就来。”

    陈默微微皱眉,有些不喜,说道:“你们想留下我?”

    “不敢!”那人立马跪倒在地,说道:“我等自知不是陈大师的对手!无论是阻拦您又或者是放任您离开,我们都是死路一条,如果陈大师执意要走,请陈大师动手便是,我等绝不反抗!”

    那人身后的人也纷纷跪倒在地,齐声道:“请陈大师动手便是,我等绝不反抗!”

    这……就让人头疼了。

    要说动手吧,陈默谁都不怕,可是让他杀这些毫不反抗的人,却又怎么也做不到。

    “也罢!”陈默想了片刻,说道:“那我就在这里恭候杨家家主大驾,这件事情,总得对各方都有个交代才行!”

    “给我准备棺木灵堂!我要在杨家,祭奠我好兄弟的在天之灵!”

    ……

    ……

    当杨家家主赶到杨明宇的住处之时,门口挂着白灯笼,摆着白帆,推开大门正对着的就是灵堂,灵堂前摆放着各种祭品,丰盛至极,甚至还有一大筐字肉饼。

    “我儿真的已经……”杨家家主悲从中来,顿时老泪纵横,扑进灵堂,正要嚎啕大哭,却突然看见灵堂里站着一个人,他正在上香。

    “陈默!”杨家家主指着陈默的背影怒喝道:“你杀了我儿竟然还有脸给我儿上香!来人啊!给我杀了他!”

    陈默将香上好,这才转头,看着杨家家主说道:“你以为这是你儿子的灵堂?你儿子杀我挚友谭秋生,你认为我还会给他设灵堂?告诉你!看见这堆肉饼了吗?这就是你的好儿子杨明宇!”

    “什么!”杨家家主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自家的灵堂不姓杨不说,自己的儿子竟然还被做成肉饼成了别人的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