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世相】王小二别传(14)拍卖

14  拍卖


为了展现江城艺术的魅力,体现江城艺术的价值。花世界美术馆在相关领导和部门的支持下,邀请香港一家知名拍卖公司,主持江城艺术品春季拍卖。

娟娟忙的脚板翻杈,成立了一个组委会,邀请冬子、老局长、王书记的秘书共同参予。首先是征集拍品,出书布置预展,邀请各界艺术收藏家届时参拍。为了避嫌,耿书记的书法作品以化名参展,严格保密。冬子精心创作了一幅江城全景图,听说还是草稿阶段,就有几家房地产公司意向购买了。为了公平起见,冬子将把作品放在拍卖会上,价高者得。就连娟娟的蜜友,五月花酒店的老板,也拿出她酒店礼聘的首席画家作品,用流行的话说,让市场去检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春季艺术品拍卖会正在紧锣密鼓进行中,每周三的报纸和电视台,都会报道展会进展,同时优选出部分艺术精品刋登。时不时街头巷尾还要爆出猛料,抗战时期流落江城的绘画大师徐悲鸿,丰子恺的作品也重出江湖,拍卖是一定加肯定的。临到开展,市面上都可以闻到,艺术的气息扑面而来。电视台在釆访组委会成员冬子时,冬子说,首届艺术品春拍,会出现一件最神秘的拍品。美女记者反复询问,冬子说是下回分解。

忽一日,王小二接到在市文化局工作的徒弟电话,说省里有个领导回来探亲,邀请几个老朋友坐一坐。王小二想了半天,怎么也想不起来与省上的这个领导有过交集。既然是官请,那就去呗,吃饭的地方又定在五月花。王小二踩着点去了,领导还没到,来的都是过去的老相识,连书画协会守门的陈胖子也在座,不仅座在主宾席的旁边,还以召集人的身份安排大家的座位,手里拿着香烟一一分发。

领导来了,在陈胖子的介绍下与大家握手,分主宾座下。领导说,"今天请大家来聚会,不为别的,自己的母亲过去在这儿教书,喜欢画画,与本地几位著名的书画家常有笔谈。他们共同成立了全国第一个丑书协会,我母亲是开山者之一。"陈胖子接过领导的话,深有感触的说,"当年你母亲特谦虚,画的山水、画的花鸟象真的一样。一画出来就被人抢购了。"

王小二当年好歹也是个副秘书长,怎么就想不起来呢?他把眼光盯着文化局的徒弟,过去是王书记的秘书,现在是副局长了,他肯定熟悉情况。只见他面不改色,一字一句说,"这次市里组织首次艺术拍卖,你母亲作为协会的开山祖师,一定而且肯定要有作品参拍,这也是全市全省收藏书画艺术的愿望。耿书记也十分重视。"

饭局在王小二一头雾水中结束。回到家,王小二翻箱倒柜找出当年成立协会时一本笔记本,上面是王小二的笔迹,详细记录了协会从筹备到挂牌成立,所有参加吃饭人员的名字,怎么也找不到领导母亲的大名。于是给副局长打电话,人家一听就笑了,说"师父也,你也太落伍了,只有名正才能言顺,打起大旗才好出货呀。"

拍卖会如期举行,选择五月花酒店。电视台的转播车早早的就开来,车顶上几台锅盖似的发射装置已经对天定好位。英俊的拍卖师大约有三分之一的欧洲血统,高鼻蓝眼睛,说一口香港普通话。因为是江城的首次,拍卖师面对坐无虚席的参与者,不厌其烦的宣读拍卖规则,屏幕上也滚动播放着文字和图片。

首先上场的是冬子的江城全景图,作品刚一展示,举牌的手便如雨后春笋。八万起价,四十多个回合的较量,最后落槌在一百六十万。加上买卖双方各百分之五的佣金,本幅作品超过一百七十六万元。拍卖场上的掌声象大海的潮汐,一阵阵回响。两幅书法作品的竞争更激烈,起价两万,几位煤矿负责人互不相让,都想据为己有,最后以每幅二十八万成交。作品一共七个字,每个字四万元。

省领导也莅临现场,带来了他母亲的几幅作品,作为本市书画协会最重要的开山祖师,拍卖师做了大力度的介绍。每一幅作品都拍出了好价钱,几乎都被仙山旅游公司揽入囊中,说是准备建个美术馆,专门陈列。五月花酒店老板提供的作品,也有斩获,只见她手下的美女服务员,手上的号牌就没有拿下来过,其作品模仿的痕迹浓,同样拍出了六万一幅的价格。

艺术的好坏,至少在当下,是谁有钱谁说了算。这是肯定的,大凡想当艺术家的,必须要有钱才行,即使是一个穷人玩艺术,他也必然比身边的穷人多一点钱,多一点闲和审美。

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本次拍卖会最神秘的拍品出现了。是一块五十公分长宽的三合版,上面用油漆写了四个字,"娟娟发屋"。坐在后排的王小二眼睛一下子泪湿。娟娟打扮入时,一身法国手工制作品牌。她摘下墨镜,从前排站起来,优雅的转过身来,向拍卖场的所有嘉宾挥手致敬。场上响起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衰,这不仅是向岁月致敬,这是在向艺术致青春。最后,这代表了江城艺术走向,具有历史意义的作品以三十万元被神秘的电话买家拍走。

参加拍卖会的全部作品找到了归宿。拍卖大获成功。

还是出现了一点疪漏。冬子的作品本来私下里说好不要超过八十万,但是安排去举牌的房地产公司的工作人员,被拍卖师高超的忽悠,心情十分激动,血压升高。忘了拍卖前商量的事,心想反正是托儿,又不真掏钱,就胡乱举牌。

虽然说下来后买卖双方并没有把钱出到位,但拍卖公司可不马虎,他才不管你是真拍还是假拍,也不管是真画还是假画。只要举了牌,一定照规矩办事,十六万元的佣金一分不少。否则法庭上见。娟娟怕事情弄大了不好交代,如果泄漏出去更糟,只好先行垫付了这笔冤枉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