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世界不过一掬细沙

据佛经记载,印度密教修法时,为防止外道"魔众"侵入,在修法处划定界线或修建土坛,并在上面设置诸佛像,表示诸佛聚集或轮圆具足。后来,修法时设置的坛和划定的界线被称为坛城或曼陀罗。坛城以立体或平面的方、圆几何形塑绘神像法器,表现诸神的坛场和宫殿,比喻佛教世界的结构。

坛城,並不是一座城的名讳,它源於佛教密宗並以沙畫成形,是修行僧人供奉的對象。僧人說,一個坛城可以為人的軀體、一個寺廟、一座王宮、一座城市、一片大陸、一個念頭。在坛城沙畫大千世界中,囊括了種種幻景,就連你我也都在這坛城之中。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壇城沙畫,傳統上只在灌頂過程中開放給受法弟子看,後來因佛法中的慈悲之心才逐漸對社會大眾公開。修行者們用沙畫壇城作為願景,幫助自己修心。世人觀想壇城,則可以得到內心的平靜。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更令人叹服的,是这种独特的创作有且仅有一次机会。整个坛城图画还必须一气呵成,僧人们将自己闭关在一个独立的空间,并将自己脑中千万次构建而成的世界观默绘出来。千万秒时间闪瞬即过,不为所求,但愿心中圆满。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壇城所用的白沙,是喇嘛們手工磨制特殊石頭而成,其中有黃金、綠松石、瑪瑙等貴重金屬和礦石,再經他們細心染色,方可成材。其白、黑、藍、紅、黃、綠六色,千變萬化間又可自配而成三種層次,共可調配出十四種顏色。在周而復始的經聲中,在信仰的加持之中,一切佛緣盡顯。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一幅成品的壇城沙畫,往往需要數名訓練有素的喇嘛合作方能完成。可在製作之前,喇嘛會先在台座上勾勒出壇城的幾何圖案,然後描輪、廓線、繪制、填色,逐漸趨向外層。飽滿的色彩如同鮮花一樣綻放,層層疊開。其每一個步驟,都得謹遵佛陀密法,至今1300年也未曾改變過。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喇嘛们低头凝神,将事先磨好的沙子装在铜制锥形容器里,动作幅度不敢太大,即便呼吸时也格外留神,在轻、重、急、缓间敲打着容器,控制着沙粒流量。只要稍有不慎,就会前功尽弃。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历经漫长的创作,经由众僧观摩后,坛城会被喇嘛们毫不犹豫地毁坏,由外向内,完整精致的坛城沙画瞬间成为桌上的一堆沙丘,僧人们将这些彩沙装入容器中分为两半,一半交给参与仪式的信徒,一半倒入寺庙附近的河中。喇嘛说:一切事物老死后又将回到它心中本初的模样。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有人说,毁灭坛城是因为尘世中的一切犹如过眼云烟,可在喇嘛的意念中,这是他们修行的必经之路,心中的坛城会因为一次次的构建而越发凝实。也有人说,坛城作品是为了表现世间繁华也不过是一掬细沙。

有人说,对毁灭坛城的庸俗解释是:为了表现尘世的虚幻。被毁灭的只是外在的坛城,而在喇嘛的意念中,通过此修炼他们已吸取了更多的能量,意念中的坛城是越来越坚固了。

也有人说,坛城作品是为了表现生命的短暂易逝,它似乎在告诫我们,生活就是漫长的付出,短暂的收获,和失去的痛苦。

多  吉 ‖ 般若波罗蜜多

佛说:“不休今生,只修来世。”可于世人来说,人生,是多么无常的醒来!

这世界的一切:物语、岁月、念想,或许本是如此,都将从指缝流走。

对于坛城,佛教界人士是这样解释的:"此举昭示佛之事业始於一无所有,而能建立具足庄严之坛城,进而展开化渡之力用,终究还归一无所得。如此完全符合宇宙间不断经历生、住、异、灭之迁演,而无有停滞、执取,却能使传扬正觉之法脉无尽地延续,以便不停地开展救渡众生的大事业。沙坛城以手轻拂即归空,最能呼应"无常、幻化、不执着、空性"的佛法本质。"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 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 多 吉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