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粮”原来不只是给狗吃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狗吃狗粮,狗不吃狗粮,我吃狗粮,我不吃狗粮。这不是脑筋急转弯,念了这条拗口令,做了这道题,再看下文。

门铃响,快递小哥将我在网上订的一箱“小松鼠”坚果送到。

有一种兴奋叫——撕包装。
那种急切,那种笨拙,那种期盼,“为什么不在包装上做个按钮啊?”
“啊,终于开了!”
开箱一看,除了我熟悉的东东外,一个亮闪闪的印有“狗粮”二字的塑料包装一下抢了我眼球。
我拿着这包狗粮左瞧瞧,右看看,心里开始倒腾:
“我没订这货呀,是不是弄错了?”
“哦,促销赠品。干嘛送狗粮啊,这不是骂人吗?” 真扫兴。
不能满足我拆包装,马上尝鲜的欲望,我把狗粮扔一边,准备哪天给妹妹家的狗狗送去。

晚上,睡在床上,翻来覆去,想起了另一件“狗粮”的事:

记得那天早上,微信的嘟嘟声把我从床上擂醒,原来是我那篇题为《野蛮女友变逗逼老婆》的文,激发了一些人的神经,那阅读量是以秒跳,点评也是猛增。

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受宠若惊”。我床都没下就开始回应。

5000+的点击,300多的喜欢,我最好成绩。

100多条好评,我都一一回复,喜欢得我恨不得把它贴在墙上。

但有一条“这狗粮我们不吃!”把我愣住。

“啥意思?不明白。”光一惊叹号,看得出他/她很生气。我没法作答,连忙打电话问小我十岁的妹妹。

她问“你虐‘狗’了吧?”
“啊,我文中没有提到半个’狗’字啊,我都是吐槽我自己呢”
“单身狗啊,姐姐”

原来我那说我“逗逼老婆”的文章,被视为秀恩爱的“狗粮”,没想到伤到“单身狗”的神经。

是不是这样啊?我这个混到简书里面的“老鬼”好“二”啊!原来“蓝瘦香菇”不是香菇啊!

又想:那“秀恩爱的狗粮”单身狗不吃,确实也不能吃。但桌上摆的狗粮,他/她们吃吗?

突然,我从床上爬了起来,重新拿着那包狗粮仔细打量。捏了捏,发现很轻,很软。

狗吃的狗粮,我肯定没吃过,但我看见过呀,一粒粒,硬邦邦的。

“get!”绝对不是给狗吃的!这时,我发现了包装袋上面的一行小字:单身狗不孤单。

再拆开包装袋,是那种脆脆的麦片,还夹着一些烘干了得香蕉片。如果用冷牛奶一泡,是我那多年在国外生活的“单身狗”儿子的必备早餐。

次日早晨,照着我儿子的方法:牛奶冲狗粮,再煎一个“太阳”蛋,一个水果。营养早餐,几分钟搞定!

误把“狗粮”当狗粮,算是我自己亲历的一个笑话。

“狗粮”,不过是一种新观念,新生活的代名词。只要吃了不死人,我都愿意尝试,吃,爱吃。

有幸成为跨世纪的我们,今天也不乏不爱吃“狗粮”的。

我家老公就是其中之一,且不说现在的微信支付,他连银行卡都不用,还固守着最原始现金交易。

前不久,我们一家三口去欧洲,他是三人团队的财务担当。

他,每天最早起床,500元一张的欧元扎实揣在荷包里,荷包再放进裤兜里。

罗马的地铁和中国一样拥挤,我就那么眼睁睁,看着一群小洋毛贼把他荷包偷去。

钱丢了,心疼得在一边捶胸顿足不说,被小洋鬼子欺负,弄得个自取屈辱,颜面扫地。

新旧时代的交替,中西文化的冲突,生活方式的跌宕变化,让我们感到措手不及。时间不过是三四十年?我们的确是跨越一个世纪。

有那么多惊喜,也有那么多悲戚,对也罢,错也罢,可谓“无可奈何花落去”。你唯一可以做到的是——学习和适应,“与时俱进”。否则你就out,就挨打,只能一声叹息。


图片发自简书App

如今,时代发展是日新月异。也有人抱着“吾头可断,辫不可剪”的信念,总想回到过去。

还有人留恋那“均贫富”的计划经济,饿不死,吃不饱,不生产当然无污染,物质匮乏当然没有假冒伪劣产品,甚至“红宝书”天天读,统一思想的“纯真年代”,如同将早已剪去的“辫子”带进坟墓里。

我又用70年代我们作文里,经常写的,烂熟的,大家听得懂的话回敬: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你那是螳臂挡车,自不量力。”

再回到文章的开头,此狗非彼狗,此狗粮非彼狗粮,你都搞清楚了吗?识时务者为俊杰,朝前看,一片光明。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埃塞俄比亚,这边当兵的退伍后,不会发退伍费,就把他的枪留给本人,这就给了他一个工作,有这把枪可以去一些公司做保安,...
    一声大气阅读 64评论 0 0
  • 浅望二0一七这是一次认真的回首。 浅望二0一七这是一次认真的回首。能够支撑一个人去活着,我想一定是经历和回忆,这也...
    译娴阅读 478评论 0 0
  • Pennyoung阅读 6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