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和我一样,一边想死一边用力生活

用一个上午读完了《虽然想死,但还是想吃辣炒年糕》。

翻过最后一页时,连日来压在心头的抑郁感被熨平了许多。


你是否也会有这样的感觉

明明日子过得不错,却时不时地感觉郁闷,还会在深夜莫名地流泪;

和朋友欢聚过后,心中总是涌上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空虚,觉得一切都没有意义;

被喜欢时会反复怀疑,他为什么喜欢平凡的我?了解了真实的我之后,他还会继续喜欢我吗?

……


这些痛苦的感觉无法述说,即使向朋友倾诉,大多也难以得到理解和安慰。

大家可能会说,你就是想太多,别胡思乱想,

或者你就是太闲了,找点事忙起来就好了。

时间长了,自己都会告诉自己,别矫情了。


于是,你试图找一些事做,让自己忙碌起来,以免有时间“瞎想”,

伤痛却不曾减轻,郁积在心底,

你表现得越是云淡风轻,内心越是迷雾重重。


这本书让我得到安慰,它让我看到,

原来在世界上有人和我有着同样的感觉,

原来我并不是在胡思乱想或者瞎矫情,而只是有点轻郁症。



1、轻郁症是什么?

图片来自网络

轻郁症不是抑郁症,而是一种持续性的轻微的抑郁感

这种抑郁感会让人失去感受幸福的能力。


《虽然想死,但还是想吃辣炒年糕》的作者白世熙就是一位轻郁症患者。

在被轻郁症折磨多年后,她决定向心理医生求助,

并录下了每次治疗时的对话,以便回家后反复温习。


世熙不知道身边有多少人和她一样,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但心里却已千疮百孔,

每个人都把自己伪装得无懈可击。

世熙想让那些和她一样的人看到,她和他们有着相同的痛苦,她们的感受可以共通。

于是,她把自己的感受以及与心理医师的对话内容整理成了这本书。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这本书才能引发共鸣,让我感觉安慰。

在阅读作者对自己日常表现和心理感受的描述时,会不由自主地点头,

这就是我啊,这就是我的感觉啊。


原来,我并不奇怪,也并不孤独,是这本书给我的第一重安慰。



2、不抑郁,从放弃完美自我开始


最近一次抑郁是因为没有按计划完成减肥任务。


上周兴冲冲地制定了一份减脂计划,

通过四个帕梅拉(外国网红健身达人)中级锻炼计划的循环,以及5+2轻断食瘦身。

但是第一天我就被帕梅拉的运动强度打败了,

不仅不能做出标准的动作,连全程都跟不下来。

第二天继续尝试,依然是失败。

挫败感像一场龙卷风,瞬间吹翻了我的积极性和信心。

强烈的无力感和自责感笼罩着我,完全提不起精神做任何事情。

放任自己在床上躺了三天,困了就迷迷糊糊地睡觉,醒了就刷手机,饿了就叫外卖,生活一片混沌。


越无所事事,内心的罪恶感越强,罪恶感越强,越讨厌自己,越想逃避,

仿佛走进一个死循环。

想把自己拉出泥潭,所以拿起了这本书。


在和医生的对话中,世熙提到,

自己会因为没有制止别人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哗而不断责怪自己,

觉得自己软弱无能、胆小又自私而产生自我厌恶感。


医生告诉她,

这是因为在她心里住着一个非常强烈的理想自我,

这个自我不单单来自于世熙过往的经历,还来自于她所羡慕的别人身上完美的部分,

世熙把两个部分叠加起来,塑造了一个超完美的理想自我。

一旦现实中的自己没有达到理想自我的标准,

世熙就会产生罪恶感,并试图给予自己惩罚。


这段对话如同一缕清风,吹淡了我心头的阴霾。



3、爱自己,就要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想减肥,并不是因为我胖,而是因为想成为理想中的完美自我。

虽然我并不瘦,但也算不上胖,腰围64cm,腿围50cm,是很多人减脂成功后的围度。

但是我希望自己拥有像帕梅拉一般凸凹有致的身材。

达不到理想中的标准,就会自责,甚至自我厌恶。


医生建议世熙,去打破理想中的完美自我,练习不对自己抱有太高的期待。

因为,一旦对自己期待太高,就会一直用负面眼光评判自己,

老觉得自己还有许多需要改进的地方,

在这种心态下,我们没有办法跟抑郁say bye。


允许自己的想象破灭,允许自己对自己失望。

告诉自己,我只是个普通人。

对一个普通人来说,不完美也没关系,有点笨拙也没关系,不加油也无所谓。

表现好当然很棒,但是表现不好也没关系,

好与坏,最终都将成为人生的经历。

因此,都没关系。

 

只有接受自己不完美的人,才能好好地爱自己。


原来那个在别人眼中自律、积极的我,从未好好地爱过自己。

而这一切归根结底是来自于我的不自信。



4、自信的人才懂得如何爱自己

 

世熙问医生:怎样才能降低对自己的理想标准?

医生告诉她:如果足够自信,就能降低标准,也不会再出现追求完美的念头。


怎样才能变得足够自信?


首先,不囿于别人的期待,勇敢做自己。

 

为了增加与人接触的机会,世熙参加了读书会和电影社团。

但是,这一度让世熙感觉很痛苦。

因为当团员知道世熙是文学创作系毕业,并且在出版社工作时,

就会期待她提出更有建设性的观点,写出更好的文章。

这样的期待让世熙倍感压力,变得害怕发言。


医生建议世熙把心态放得更自由一些,

用“即使这个观点并不出挑,但这就是我的想法”、“我的文章写得不好,那又怎样”的态度来对待每一次发言。

世熙按照医生的建议,在看完电影后,坦率地说出自己的看法:“我觉得电影不怎好看。”

没想到,大家不仅没有流露出失望的表情,还和世熙展开了讨论。

世熙找回了在社团活动中发言的信心。


其实,有时候,别人的期待来自于自己的想象,

是来自于外界和自己内心的枷锁。

当你勇于表达自己的真实想法时,就有能力打破这层枷锁。


其次,如果总是很丧,不妨换个角度看问题。

 

遇到比自己优秀的人时,世熙常常会下意识地给自己做出负面评价。

比如,当同事想出好点子时,世熙就会自怨自艾“为什么我不能像她一样,想出那么棒的点子”。

再比如,当世熙发现社团中的成员是名校毕业时,就会产生自卑感,不愿意再参加电影社团的活动。


医生建议世熙,不要拿自己的缺点和别人的优点做比较,

可以试着换个角度,去看看别人的不足和自己优秀的部分。

比如,在和艺术家见面时,不妨把“为什么她这么特别,我却这么平凡”这个想法,换成“这些艺术家的心思这样敏感细腻,在生活中一定会遇到很多不便吧。”


转换思考问题的角度,停止自我打击,慢慢建立自信。


最后,弃用二分法思维。

 

二分法思维是一种非黑即白的思维方式,

比如,如果没有成功,那么就是失败,这就是典型的二分法思维。

在二分法思维下,我们的想法会走向极端。


但每个人、每件事都是具有多面性的。

没有成功不一定是失败,也可能是在为下一次成功积累经验。

学会从多个角度看问题,不因为一次失败或者某一点缺陷就全盘否定自己。

也能够让人变得更加自信。

 

 

5、我终于开始慢慢放过自己


我想到自己。

因为不能完成帕梅拉中级训练计划而讨厌自己;

因为没有办法像潇洒姐一样高度集中注意力3个小时而讨厌自己;

因为不能像交际高手一样在陌生人面前侃侃而谈而讨厌自己;

因为没有像同龄人一样拥有几套房子而讨厌自己;

……

完美自我的标准和负面思维让我始终困在无力、自责、焦虑的情绪中。


读完世熙和医生的对话后,我忽然想,

即使完不成帕梅拉的中级训练计划又怎样呢?

我可以去做一些更简单的动作,只要坚持,一样会有效果;

即使没办法一次集中注意力3个小时又怎样呢?

我可以一次只集中注意力25分钟,然后去玩25分钟,再继续工作,

我依然能够完成今日的阅读和写作计划;

即使不能在陌生人面前侃侃而谈又怎样呢?

只要我坦率真诚地与人交往,总会收获真心的朋友;

即使没有几套房子又怎样呢?

我住在自己喜欢的房子里,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随心地生活着,

这难道不是一种成功吗?


讨厌自己、责怪自己并不会让我的生活变好。

只有接纳自己的不完美,允许自己做不到,允许一切如是。

从情绪的泥沼中爬出来,

一点一点向前走,一切才会越来越好。


哪怕向前走的速度比别人慢很多,但只要一直在走,

就是一种成功。


想清楚的这一刻,我的内心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平静和轻松。

这是这本书给我的第二重安慰。



6、这是一场漫长的斗争


当然,轻郁症并非一时一刻的感悟能够治愈的,

还需要长期刻意地自我觉察和思维转换练习。

严重的人最好像世熙一样向专业的心理医生求助,

并在医生指导下使用药物的介入治疗。


在这本书中,世熙记录了12次与医生的治疗对话。

到这本书付梓时,她的轻郁症有了一些改善,

比如,忧郁感减轻了不少,和人相处时的不安感也降低了许多。

但依然没有痊愈。

她还是偶尔会感到绝望,还是会在忧郁与幸福之间徘徊。


治愈自己,学会自信、学会爱自己,学会成长,

是我们需要一生钻研的课题。

世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每一位饱受抑郁困扰的小伙伴也依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但就像世熙在书中写的那样:


“人生就像海浪一样有潮起潮落,

今天忧郁,明天就会幸福,明天幸福,后天又会陷入忧郁,

但是无所谓,只要记得爱自己就好。

我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光这一点就已经非常特别,而且也是需要照顾一辈子的存在,

因此,必须用爱温暖地、循序渐进地一点一点帮助自己、改善自己才行,

偶尔可能会需要停下脚步喘口气,

偶尔也可能会需要鞭策督促自己前行,

我相信,越深入探究自己,就一定会越幸福。”


希望你也能够得到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