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之于你我,始终是一半忧伤一半快乐

96
大派勋
0.9 2019.03.02 13:17 字数 1401
2019/3/2

我们走过一条漆黑的路,这里没有一盏灯,风吹着树叶沙沙的响,我打开手机里的电筒,一束光照耀出来,我们的身影被拉得很长很长。

你看到对面那个养老院了吗?以后我老了,你就把我送去哪里,说完她哈哈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我愣了一下,说可是我没有钱。

这句话说的真的太不适合了。

我走在她身后,看着她的背影,没有变胖,没有变矮,看起来和我没什么差别,可她脸上有皱纹了,笑起来还是眼睛弯弯,我没有遗传到她的这一点。

年轻的时候,她是什么样子呢?漂亮的、安静的、豪爽的还是文艺的?

我问她说,我是不是一点都不像你,她说是的。

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再次确认真的一点都不像吗?她笑笑说,你希望像我吗?我没有说话,我只是在想,我怎么一点都不像你呢?

我从另一个城市赶来看你的时候,树叶开始一片片的往下掉,车站里的人群很陌生,这是我没有来过的城市,失业五个月之后,我竟然特别想见你。

你没有来接我,你告诉我下了高铁该如何转公交,坐城镇里的大巴,在哪个路口哪个车站等你。

那天下了蒙蒙细雨,公交车司机溅了一些泥在我身上,车开走的时候,你从一个拐角处出来,问我有没有吃饭。

那是你从小生活的小镇,古树、道路、落叶、船舶还有江河,我提着手里的旅行袋,一眼望去,全是灰蒙蒙的景象,我想,这座城市不够阳光。

你给我铺好了床,找好了睡衣,做好了饭。对我来说,这些感受那么不一样,原来和你相处,是这样一种感觉,古怪里夹杂着温暖和新奇,就像棉花糖里包裹着跳跳糖。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思考,那别人呢,也是这样的感觉吗?也是像我这样吗?还是只有我这么奇怪。

你问我为什么不穿高跟鞋,我说很累。问我为什么不把头发扎起来,我说不想。问我为什么只吃这一点饭,我说已经很饱了。问我想吃什么菜,我说随便。

你每一次走在我前面的时候,我都在想,你有多少次想起过我呢?在没有见到我的那么多年里,对我报以怎么的情感?思恋、愧疚、不安还是什么。

我很多次很多次都想起过你,越是热闹的气氛,我总是会想起你,想起你什么时候能来找我,我躲在角落里,眼泪啪踏啪踏的往下掉,大家都在笑,可只有我想把自己隐藏起来,这么破坏情绪的人,怎么能让人发现呢。

我很早就看过大话西游了,紫霞仙子说她的盖世英雄会踏着七彩祥云来找她,那个时候我还不懂这是用来表达爱情的。我想她什么时候来找我呢,难道她忘记了她还有一个女儿这件事情了吗?

那我也忘记她吧。

好多年后,你又突然出现了,让我措手不及,我徘徊犹豫踟躇了好久好久,都没有想好如何去面对你,你真的突然出现了,在我不想你的时候,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你朝我笑的时候,我特别特别想逃走,你们没有给我一点点缓冲的空间,就那么突然的出现,我好像不会笑,不会说话也不会走路了。

现在回想起来,那是目前为止,我生命里最手足无措的一次。

我学着如何去与你相处,那个时候的我腼腆、内向、胆怯,心里全是恐慌。

我的世界被你打破了,心里那个自己建造的保护圈也破了。

我失去你的那么多年里,我一半忧伤一半快乐。

我在夏天的田野里奔跑,在春天的风里捉蝴蝶,在弥漫着香味的厨房里等待着爷爷奶奶的饭菜,在漆黑的夜空里寻找着萤火虫,我看到流星划过天空的时候抓紧时间许过下愿望。

在热闹的人群中隐藏伤心的自己,在新年的烟花里寻找着失去的你,在落日的余晖里担心着世界末日,在时光流逝的某一天里我会不会见到你。

无限憧憬又无限害怕,喜忧参半。

不管是谁失去谁  还是谁来寻找谁。

这世界之于你我,始终是一半忧伤一半快乐。

一只咸鱼的故事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