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6.30:半年过去了

今天,二零二零年六月三十号。

这个半年,过得迅速,过的猝不及防,过得刻骨铭心。

这终将是难忘的岁月。

一直以来我的心里也始终有一块石头,很多次压的我踹不过气,很多次总是一个人默默流泪。

我没有办法改变去改变父亲的病情,我也还没有办法完全去接受这样的现实,我无所适从。

我想过辞职去照顾父亲,也许他的身体会慢慢好些,可下不了那个决心,没有经济基础来支撑的日子有些更加难以想象。

也许,我还是自私的,不愿牺牲自己。尽管父亲最希望的就是我快乐,他不愿我过多为他操心。

只是,我经常陷入低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