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日好友转给了我一首歌,跟我说,“躁极了“。

我点开之后不得不将我的耳机拉开我的耳朵片刻,毫无疑问的电子乐曲。调好了音量,不得不说,我一颗本来无所事事荒凉无趣正寻思着做些什么才好的心,猛地躁起来了。

血管像是在我的手腕下怦然涨动。

想要去蹦迪的心愈发强烈了起来。其实说起来,我还是很坦诚,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没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
喜欢蹦迪,不喜欢喝酒,不喜欢摇骰子。其实是听起来矛盾但其实并不矛盾的东西。事实上,曾经还有跟友人说过,如果club晚上八点开门的话我也不介意那个时候去蹦迪。

我喜欢那种,在舞池里,跟着音乐闭上眼大笑的感觉。
震耳欲聋,这才是full embodiment。

但话说回来,我也厌恶满是人的舞池,摩肩擦踵,我对他人的汗水毫无兴趣,因而这种人满为患的时候也会退避三舍。

和好友在一起的话,更是有了安全感,不用担心奇怪的人涌到身边跟你奇怪地搭讪。况且,这种场合下怎么可能交朋友呢。
突然想起,我曾怦然心动的男孩子,是同一个学校的学长。也无从说来,那次是朋友过生日偶遇,他在附近奇怪的人拥挤过来之时淡定地拉过我的肩膀,和我换了个位子。
就是这么简单而已。
我还依旧记得,我抬起头看着他的脸,光陆怪离的世界里他像是静止了。我还保持着我在那样吵闹的音乐里咧开的嘴角,但我看着他的时候,其他都成了从海里沉没下去的背景音。

我看着他,依旧大笑着。但看他的眼是静的。

我想跟你说话...所以跟我说话吧。

当然,似乎现在回想这些也是莫名其妙毫无由来的。毕竟这件事情并没有一个好结果,甚至都不能说有一个结果。

但当时这样心动时的我,我能清晰地感觉到我的血管跳动地厉害,好像再进一步就会爆炸。
I miss that me.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