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妖行.艳鸡

艳鸡


香名美人

城北东楼,凤香高阁,那是汴城最有名气的青楼歌坊。

楼外花枝招展的姑娘们甩着粉帕,眼神笑里含春似要将过路的人勾去了魂。大堂内挤满了无数风流公子哥们,多金的富商大甲,甚至是有些显赫的达官贵人都不远路途遥远赶到这里,听闻凤香楼新招来一位美人梨音,容貌堪比当今花魁秋莲更胜一筹,如此绝色佳人,那些渴望醉倒温柔乡的男人们,自然不可错过,而今日,便是那美人梨音的初次登台见客。

琴瑟和弦,歌舞过半,美人却迟迟未曾露面,等的时间越长,楼内的客人们心越是痒的厉害,没过多久,就有人坐不住了,放下手中杯酒,起身冲老鸨喊道:“刘妈妈,你唤我们这么早到这里,美人又不肯出来,难不成是让我们看空气来着?在座这么多的权势大商,你惹得起吗!”话音刚落,台下顿时议论纷纷,有人甚至叫嚣,若见不到美人梨音,便拆了这凤香楼。

满脸堆笑的老鸨忙走上台安抚众人,肥胖的腰身扭起来,抖动着手里的香帕劝客人们不要着急。

可到这里享乐的人却丝毫不肯罢休,躁动之声更大了。正当老鸨无从应付时,忽一阵娇柔甜媚的女声从台后金丝纱帐内传出:“客官急什么,梨音又不会长了翅膀飞走。”那声音嘤嘤笑起来,酥软得像要揉碎寻欢者的心。

堂内听见声音,瞬间变得鸦雀无声,只见众人皆向台后望去,一双纤细白皙的小手慢慢掀开纱帐,粉面带笑的一张脸有着些许高傲,脚步轻捻,紫色菱花流仙裙摇摇坠地,女子抬起眼,嘴角勾起魅人的笑,她向台下扫了一眼,朱唇轻启:“刚刚…是谁说要拆了这凤香楼的?”

一个彪头大汉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恭维哈腰道:“是我说的!我说的…美人,你可真漂亮…”他说完这话时脸上一副猥琐之态,眼睛直勾勾盯着梨音看,口水似乎都要流出来。

梨音看向那男人,笑容越发灿烂,一双艳如桃花的美目却幽幽散出清冷的光,她伸出手:“公子,你过来啊。”

那大汉像饿狼扑食般跑到梨音跟前,梨音顺手拉起楼内红菱,一只手揪住大汉衣领荡上了二楼,进屋前,她对楼下众人微微一笑:“今晚,这位公子便是小女子的入闱之宾,梨音改日再当奉陪各位。”语罢,转身进屋,留下满座目瞪口呆的客人。

春宵毒药

香炉暖帐,春宵一梦。大汉抱起梨音拥至床边,刚要凑上嘴巴,却被梨音用手抵住:“不要着急嘛…”她说着褪下最外层的衣物,香肩裸露,搔首弄姿一副诱人之态,丰腴美妙的胴体在一层薄纱的掩映之下若隐若现,手慢慢从脖间滑到胸前,张开双臂勾住大汉的脖子。

这一幕看的大汉欲火喷张,他三两下除掉自己身上的衣物朝梨音扑去,双手慢慢从脚尖抚至大腿,小腹,正想再往上游走,却突然被一个坚硬的东西穿进胸膛,顷刻间,有温热的液体缓缓从体内流出,大汉双目暴张,颤颤低下头,只看见一片血红浸湿了整个床榻,身下梨音笑靥如花,她说:“小哥哥,你怎么了?”她长而锋利的指尖划破他的皮囊。

自此之后,每一个进入梨音闺房的人都会莫名其妙失踪,有人说是因纵欲过度衰竭而亡了,有人却传言说梨音是一只专以吸食男人精气为生的妖,害死了许多人。可传闻终究是传闻,梨音的香闺依旧流连了不少醉生梦死的男人,夜夜笙歌。

棋逢对手

自称阅女无数的将军府少将莫泽听说此事后,异常好奇,他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吸食男人精气的妖?他倒要去看看,那是什么样的一个绝世女子,能妖得住那么多人的心。

凤香楼内,干等半日。终于,美人婀娜多姿的身影出现在他视野之内,一瞬间,他被惊得情不自禁站起身,久久半天就那样驻足痴望着,多美的女子啊,莫泽按捺住心中的喜悦,冷了眉目翻身一跃揽上美人的腰,回头对手下的士兵命令:“给我在门外守着,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入内!”

香闺之内,梨音斜倚床榻看着莫泽:“将军好厉害啊。”秋水盈盈的双目撩起一抹诱惑,莫泽嘴角勾起不羁的笑,一个气力捉住她的手将她翻至身下,吻猝不及防的落在她身上。

梨音几乎毫无防备,被握紧的双手竟使不出半分力,她冷笑一声,朝贴在自己唇上的另一张唇狠狠咬下去,一股咸腥的鲜血味道流入口中,莫泽吃痛闷哼一声松开嘴巴,梨音趁势伸出自己的双腿攻击,不料被莫泽轻巧躲了过去,她不甘,起身与他几番较量,终以失败告终。

“梨音,你这是作何?”莫泽擒住她的手腕,困住她的双腿,再次将她压在身下。梨音恼羞成怒,想自己在尘世活了几百年,还从未见过身手如此敏捷的凡人,她被他钳制住丝毫动不得。无奈,她只好娇嗔一声:“将军好坏啊,人家不过是与你切磋两下而已。”

莫泽忽而松开手,倒上一杯酒灌入喉中:“说吧,你想要什么。”梨音悄悄靠在他身后:“我…想要将军的血,将军愿意吗?”她说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整间屋子。

“如此小事,有何不可。”莫泽回过头温柔看了梨音一眼,顺手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向自己手掌划去,顷刻,殷红的鲜血从他掌心滴落,他拿一只杯子接满,举在梨音面前。

梨音的笑,突然凝结在空中,她眨眨眼睛问他:“疼吗?”莫泽哈哈大笑:“区区一点血算得了什么。”他说完放下手中杯盏,将美人拥在身下,手渐渐剥去她仅剩的衣衫,红鸾春梦一晌贪欢,这一次,梨音不再反抗。

佳人有心情郎无意

那日之后,莫泽便常来凤香楼,梨音的闺房不再准许除了莫泽以外的人进入,他们两人郎情妾意你情我侬,日子过得好生快活风流。有一次,梨音问莫泽:“你怎么不问我,我为什么要你的血?你就不怕…我是只妖?”

莫泽笑得一脸狂妄:“对,你是只妖,你就是我最迷人的小妖精…”说罢又将美人拥入怀中,翻云覆雨,不舍天明。

情欲如腻牙之糖,刚开始吃是甜的,吃的久了便腻了,莫泽一连数月流连在梨音闺阁之内,每日饮酒作乐,日子长了,只觉乏味无聊,困倦不堪。梨音慢慢从身后抱住他,在他耳边说:“莫大哥,他们都说,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你娶我吧。”

话刚一出口,莫泽忍不住心头一颤:这青楼女子,寻欢作乐可以,若是要带回家中,岂不是惹人笑话,丢尽颜面。

可是,他却安抚她道:“梨儿不要着急,早晚有一天我会将你娶进门,到那时候我们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生生世世永远在一起。”自古情话暖人心扉,梨音听他这般说,自是欢喜的抱住他,几番恩爱缠绵。

许是那天情话太重,莫泽一想起就会满身不自在,于是索性待在家中哪里也不去,可凤香楼那边却来信说,思君心切,盼君一见。

莫泽心想,是时候告诉梨音真相了,他乃堂堂将军府少将,根本不可能会娶一个青楼女子,更不可能与一风尘女子共度白头。于是,他一个人悄悄潜到她的闺房门口,杀了她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自古青楼女子最会闹事,若是梨音不从开始胡闹,败坏了自己的名声着实是划不来的,想到这里,他不禁又暗暗下了狠心。

真正面目

慢慢推开门,向屋内张望。在触目可及的地方,莫泽一时呆住,额头上开始不停冒出冷汗,身子竟止不住在打颤…

梨音的闺房,她的床榻之上竟放着一具死人的尸体,一只有九个头的稚鸡正在不停叨啄尸体心脏的部位,那只鸡有紫色的羽毛,身型巨大,面目狰狞可怖。莫泽被吓得无法动弹,双腿几乎就要站不稳了,他的眼睛死死盯着那只九头鸡,而那只九头鸡却在片刻后化成了人形,那个人正是梨音。

莫泽狠狠咬住牙,用尽全身力气抬起腿,颤颤巍巍的转身离开,在踏出凤香楼的那一刻,他突然像发疯一般撒腿就跑,那女人是妖怪!梨音是只九头鸡妖!他再也顾不上任何想法,一路狂奔回府。

心愿与冥愿

梨音一个人无聊的待在凤香楼里,莫泽不来,她也不再去见别的客人,只是她自己实在无趣。她约摸在心里算了算,如今已经啄食了九十九个男人的心头肉了,只要再有一个,她就可以成为一个人,就可以陪着莫泽一起生老病死,生生世世不分离。

其实,一开始梨音是不想做人的,她觉得做只妖就挺好的,她可以一直在凤香楼待下去,使些魅惑的手段,便足以逍遥快乐无忧无虑快活下去,那个时候,她以为这个便是自己生生世世的梦想,可是,命运却让她遇见了莫泽,那个改变了她一生的男人,她愿意为了他,好好做一个人。

左等右等,却迟迟不见莫泽来,没过几日,却听说将军府少将将要与当朝公主成亲了,新晋驸马爷,好是威风得意。梨音得知消息,死活不愿相信,她动用法术利用冥眼看到了将军府内的场景,满目的大红锦绫,各个门窗之上都贴着一个灼眼的“喜”字,大门外灯笼通明,连“将军府”那块匾都要被红绫遮完,梨音愣住,心头涌出难以言喻的苦涩悲凉。

莫泽成婚当日,将军府一派热闹非凡,众多朝廷重臣,达官贵人纷纷送上贺礼,莫泽一路扶摇直上飞黄腾达,恐怕早已将梨音的事忘得一干二净,那个妖物,他怎会愿意记得她?

可是,出乎意料的是,莫泽刚拉住公主的手走进屋子,一股阴风便刮了过来,瞬间天空乌云蔽日,厅堂的红绫窗纸,都被毫无顾忌的毁坏,女子凄凉悲伤地笑声自阴风阵内传出,莫泽恍然记起旧日之事,脸色突然煞白,转身就要逃跑。

往事重忆

阴风止住,现出一名穿着大红嫁衣的绝世女子,她双唇如血,长发如墨,凄冷的眼神停在莫泽身上,幻影重叠,死死抓住他的衣襟。

满座宾客皆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四处逃窜,梨音在众人一片尖叫哀嚎声中问他:“你为什么要娶别人,你答应过我,你要娶我的。”

莫泽颤颤看着眼前的女子,她还是那样的美,可如今他却再也无法用人的眼光去看待她了,她是妖不是人,于是他咬牙对她说:“你是妖怪,我怎么跟一只妖怪在一起!你我身份地位悬殊,是根本不可能的!”

梨音用极度哀伤的眼神望着他说:“可是…我已经快要变成人了,我已经吃了九十九个心头肉,再有一个我就可以成为人,就能跟你在一起了。”

“可是…”莫泽一步一步走向梨音:“你是个青楼女子,我怎么可能跟一个青楼女子成亲呢!你配不上!”他猛然拿起身旁的一柄利剑向梨音刺去,梨音折身躲开,狠狠扼住他的咽喉:“莫泽,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她发疯似狂笑着,手更加用力的拧住他的喉,不一会,莫泽便没了呼吸。

空悲切

梨音松开手,眼神空洞的瘫坐在地上,她紧紧抱住莫泽的尸体,恨不得与他融为一体。“莫泽,你不用怕,我马上就来陪你了。”她瞬间化作一只巨大的九头鸡,仰天哀嚎,遂九只鸡头相撞而亡。

屋外突降暴雨,瓢泼大雨像密网一样铺天盖地席卷而来,仿佛一瞬间冲刷了他们两人之间的所有过往。

是谁当年言笑晏晏,说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誓言?到头来,不过梦中留伤,痴梦一场,花落人去两消亡。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7,012评论 4 35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589评论 1 290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6,819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652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954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381评论 1 210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687评论 2 310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404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4,082评论 1 238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355评论 2 24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880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249评论 2 250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864评论 3 232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007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760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394评论 2 269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281评论 2 25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半世漂泊,半世流浪 一半的心无处安放, 一半的心随你远航。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一半的你牵挂远方, 一半的我引酒高...
    黎尔阅读 326评论 0 3
  • 木心老先生在《从前慢》里这样说,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是啊,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像你眉眼轻嘲阅读 261评论 2 1
  • 2017 年 5 月 26 日 到了傍晚 天气比白天凉快一些
    abc_ec66阅读 140评论 0 0
  • 拍,音长,都是跟时间有关,之前记录的乐理都是跟频率(音高)有关. 谱子释义: 3/4 表明,四分音符为一拍,一个小...
    HondaJOJO阅读 589评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