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官方扫黑除恶,只打老虎不拍苍蝇!

中国从先秦开始,游侠之风盛行,韩非子就曾说“侠以武犯禁”,游侠一直游走在法律的边缘。游侠者,司马迁写到:“其行虽不轨于正义,然其言必信,其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既已存亡死生矣,而不矜其能。羞伐其德。盖亦有足多者焉。”可见游侠是一批遵守承诺、舍生取义、品德高尚的侠义之士。侠义之士必有侠义之举,而侠义之举却不一定都符合法律准则,反而往往都是违法之举,故言“其行虽不轨于正义”。侠义在某种程度代表民间的道德与正义,但侠义之道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驾驭,更不是安全无毒、人畜无害之道。用侠义之道行事之人一不小心就会让自己走向万劫不复,一不注意就会走向事物的另一面。另外,真正的侠义之士毕竟是少数,而画虎不成反类犬的却往往是多数。就像拜关公,天地会陈近南会拜,香港重案组警察会拜,而古惑仔们也会拜。更有甚者,一些道德品质败坏,用心险恶之人披着侠义之道的外衣做坏事,则就是十足的黑势力了。司马迁对此类变质的侠义和黑势力组织也是鄙视的,他在《史记》中写到:“至如朋党宗强比周,设财役贫,豪暴侵凌孤弱,恣欲自快,游侠亦丑之。”总之,“侠”和“黑”之间往往只有一步之遥,界限难以区分,经常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是一个国家管理民众只能有一种标准,那就是法律。一个国家管理民众也只能有一种组织,那就是政府。所以,当历史的车轮行至汉武帝时期时,汉武帝掀起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由皇帝领衔,政府亲办的打击游侠,打击黑势力的专项斗争。


我们都知道汉武帝对外打击匈奴很厉害,其实汉武帝对内打击游侠和黑势力也不手软。被汉武帝打击的游侠和黑势力对象有两类,第一类是勾结官僚、势力侵入政府、危害国家政权者,郭解就是其典型代表。汉武帝发布了迁徙豪富人家到茂陵集中居住的国策,其中迁徙名单中就有郭解。但是郭解家里并不富裕,达不到迁徙标准,因此郭解不想搬离故居。在这种情况下,首先是负责搬迁工作的官吏不敢强行对郭解进行迁徙,史载“吏恐,不敢不徙”。当地官员为何恐惧郭解,因为郭解是当地的一位著名游侠,也是当地黑势力组织的头目。史载郭解“少时阴贼,慨不快意,身所杀甚众。以躯借交报仇,藏命作奸剽攻,休乃铸钱掘冢,固不可胜数。”简而言之就是郭解做的事情都是杀人、抢劫、包庇罪犯、制造假钞、盗墓之事,所以当地普通官吏对他十分忌惮。其次,身居大将军一职的卫青为了郭解的搬迁问题居然向汉武帝进行求情:“郭解家贫不中徙”。卫青,当朝重臣,国防部长外加皇亲国戚,现在居然为了一个平民的搬迁问题向皇帝求情,这让汉武帝格外警惕。一介平民如何能认识大将军?一介平民如何能驱使大将军为自己求情?可见,当地官吏不敢轻易动郭解除了其本身在当地的威望和势力外,后面隐藏的力量也是让普通官吏望而却步的原因之一。皇帝起疑,一查到底,郭解自己也继续作死,终于被捕而全族被诛。即使郭解在被捕受审之时,都还有官吏向皇帝上书说郭解没有罪。可见郭解在朝廷渗透势力之深,官黑相互勾结,已经对国家政权造成了危害。

被汉武帝打击的第二类是横行当地,欺凌百姓,家财万贯的豪强恶霸,灌夫就是其典型代表。灌夫当过兵,打过仗,立过功,当过官,当这不能阻挡退休后的灌夫带领灌氏家族成为“南霸天”。史载“夫不喜文学,好任侠,已然诺。诸所与交通,无非豪杰大猾。家累数千万,食客日数十百人。陂池田园,宗族宾客,为权利,横于颍川。颍川儿乃歌之曰:‘颍水清,灌氏宁;颍水浊,灌氏族。’”“灌夫通奸猾,侵细民,家累巨万横恣颍川凌轹宗室侵犯骨肉,此所为之‘枝大于本,胫大于股,不折必披’。”灌夫横行颍川郡,不仅欺压百姓,就连在居住在颍川的汉室宗亲也遭到了其欺凌。当然,灌夫最后被汉武帝斩杀。但是在当时像灌夫一样被汉武帝所斩杀的豪强却比比皆是。史载“济南瞷氏宗人三百余家,豪猾,二千石莫能制,于是景帝乃拜都为济南太守。至则族灭瞷氏首恶,余皆股栗。”这是说济南瞷氏横行当地,连太守都没办法管制,汉武帝派打黑高手,绰号“苍鹰”的郅都前去把瞷氏收拾了。另外,汉武帝还任命张汤为御史大夫,专门打击豪强并没收其家产,史载“锄豪强并兼之家”。


汉武帝为什么这么热衷打击豪强,一则是因为不除此类豪强不足以平民怨,不能平民怨则危害国家政权的安定。二则汉武帝长期穷兵黩武,国库空虚,所以需要打豪强平民怨,并没收其家产以作公用。回看灌夫、瞷氏等被诛豪强,皆是当地富豪家族。所以汉武帝在强力打击豪强的同时,还用“算缗”和“告缗”之二国策用于打击富商大贾。


有个例子最能说明汉武帝热衷打击豪强更是为了剥夺其财富。首先是酷吏王温输河内诛杀豪强事件,史载“素居广平时,皆知河内豪奸之家,及往,九月而至。令郡具私马五十匹,为驿自河内至长安,部吏如居广平时方略,捕郡中豪猾,郡中豪猾相连坐千余家。上书请,大者至族,小者乃死,家尽没入偿臧奏行不过二三日,得可事。论报,至流血十余里。河内皆怪其奏,以为神速。”酷吏王温舒在任河内太守时对当地豪强大开杀戒,其中特别提到“家尽没入偿臧”,就是没收其家产以充公。其中特别有意思的一个地方就是王温舒向汉武帝奏报准备要在河内对豪强大开杀戒及对其家产充公一事,奏书送走没过两三天,就得到了皇帝的批准。所有河内人都奇怪王温舒的奏书为何能得到皇帝的神速批准,这不合情理呀!确实不合情理!河内郡的范围为今天河南焦作、济源全境和新乡、安阳西部部分地域。其郡守治所(省会城市)在怀县,即今河南焦作市武陟县大虹桥乡土城村。焦作市与长安相距约470公里,开车需要5小时左右(往返需要10个小时左右),做火车快车需要9小时(往返需要18个小时左右)。试问以汉武帝时期的道路情况和马匹脚力,如何能做到往返共计不到两三天就能得到汉武帝的朱批?只能说明王温舒在出任河内太守之时,汉武帝早就向他布置了在河内打豪强,并财富的方略,朱批也早就交付。王温舒后来的奏书上报,不过是装装样子而已。


这些被打掉的豪强也谈不上冤,一则确实有作奸犯科,自身不正,民怨鼎沸;二则相比被汉武帝打掉的列侯,他们心理也应该算平衡了。汉武帝为了支撑他的宏图大业,最需要的就是钱。这钱不仅要从文景之治积累的国库中来,还要从豪强恶霸、富商大贾中的家产中来,更要从列侯等贵族中来。终汉武帝一世,被汉武帝通过“酎金夺爵”的列侯就达106人,达当时列侯人数的一半。列侯的剥夺一方面是加强中央集权,扩张皇帝威望,另一方面也是剥夺列侯财富,回收列侯相关的“衣食税租”以充国库。

下面介绍一下汉武帝扫黑除恶斗争的两大特点。第一个特点打击的对象很鲜明,也很突出,就是上述的那两类人。那两类人就是典型的“老虎”豪强。对于那种对国家政权危害不大,又没有什么财富可兼并的游侠和黑势力组织,汉武帝则没有痛下杀手,所以这类“苍蝇”游侠和“苍蝇”黑势力组织仍在民间继续蹦跶。司马迁专门写到:“至若北道姚氏,西道诸杜,南道仇景,东道赵他、羽公子,南阳赵调之徒,此盗跖居民间者耳,曷足道哉!”司马迁气愤地把姚氏、诸杜、仇景、赵他、羽公子、赵调等黑势力头目称为大盗,正好从侧面反映出这些人并未遭到汉武帝的绝命打击。所以,汉武帝扫黑除恶是只打“老虎”,不拍“苍蝇”,除恶不务尽。


第二个特点是以黑制黑。汉武帝启用的打黑酷吏要不心狠手辣,要不本身就混迹过黑道。郅都、张汤、周阳、宁成等人心狠手辣,比如郅都,绰号“苍鹰”,因为大家都不敢正面对视他的目光。又比如宁成,官场皆称“宁见乳虎,无值宁成之怒。”意思是宁可看到哺乳期的母虎,也不想碰上宁成发怒。而义纵与王温舒等人则本身就发迹于黑道。史载义纵“为少年时,尝与张次公俱攻剽为群盗”,是说义纵年轻时和张次公一起抢劫,结伙为盗。史载温舒“少时椎埋为奸”,是说王温舒年轻的时候尽干盗墓等坏事。所以义纵和王温舒上任后,启用的爪牙也多是黑道中人,史载“知豪恶吏,豪恶吏尽复为用,为方略。”意思是王温舒任用豪强和凶狠的酷吏,让他们为自己出谋划策。但是不管是郅都、宁成还是义纵、王温舒,最后也都没落得好下场。所以汉武帝打黑形成的定律就是:“任用酷吏以及混过黑道的酷吏来主持打黑工作,然后这些上任的大酷吏又任用小酷吏、小游侠和小豪强等去打击大游侠和大豪强,等这些旧的大酷吏的价值使用得差不多的时候,汉武帝再任命一批新的大酷吏把旧的大酷吏干掉,或者自己亲手干掉。”


所以谈及黑势力与封建政府、旧政府之间的博弈,就属杜月笙看得最透彻,他对门徒训示的一句话就道出了其中玄机:“蒋介石这是拿我们当夜壶使,需要的时候就拿出来用一下,不需要了放在床底都嫌臭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从你出生之日起,我就知道我的生命中再也不能没有你,要开始肩负起对一个生命负责的重任,我对自己说过我做一个身教大于言...
    f25f133bf8eb阅读 140评论 4 2
  • 午后,忆起一片小树林,那里有着整齐的水杉树,干净,惬意。驱车前往,树林消失,出现在眼前的是一片工地。感慨时间变换,...
    任亚阅读 106评论 0 1
  • 本周处于两个月交替之际,所以内容也分为两块,推广和运营。具体包括线下推广、推广总结、运营入门、个人运营以及企业运营...
    瞌睡的猫80阅读 493评论 0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