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命运的安排》(连载二)

图片发自简书App


(原创)《命运的安排》(连载二)

(续上节)(作者:乔粉林)

表姐这边抑郁症的病情是反反复复,在家一直闹腾着就没闲下来。可表姐分手后省城内的前男友,在不见表姐的这一年多里,除了身体上给他的痛苦之外,还有精神上给他的痛苦折磨!原来健康帅气,阳光个性的一个省城男孩,父母家境又好的他,本应有无限美好的未来,可惜天不随人愿,一场车祸就这样无情的发生了。

经过在这一年多的慢慢调养,这个男孩的身体在渐渐康复,心里的伤口也在慢慢走向愈合。在受伤后一个个慢长的日子里,他也曾与父母闹腾过,也曾绝食过,更严重的时候,看到自己残疾的双腿,他就想到了对生活的绝望和无助,背着父母偷偷吃安眠药。但每一次的闹腾后,让父母和他相拥而哭的泣不成声,在父母一次次对他的揪心中,哭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的时候。他选择了坚强的活下去,给父母一点希望,人有时候活着并不单单只为自己而活,更多的是为了爱他身边的每一个亲人而努力的活。

闹腾归闹腾,但毕竟是男孩,从小父母培养他有坚强独立思考问题的本能,就这样男孩改变了自己一心要赴死的绝望之心。反而更加坚强的要开始面对自己以后的人生。难怪那会去穷乡僻壤的小县城参加支教也是他自己的主意与父母不辞而别呢?他就是这么一个有主见的年轻人,知道自己的心想要干什么。

回想当年他大学刚毕业,家庭条件又优越的父母早已提前给他疏通好关系,‘省城的一家银行部门参加工作’。可由于他从小就比较逆反心理太强,自己又比较有主意,只要是父母安排他,不喜欢的行业,他就会绝对的‘‘造反’’。看起来文弱的外表下,内心有颗特别执拗的心。在加上他从小对人民教师这个崇高而令人敬仰的职业,有着深深的眷恋与期待,所以他自小的梦想就是:长大后一定要当个人民教师,为祖国的花朵输送成长的营养,为祖国奉献自己有生的全部力量。

正好那年就去了小县城参加了支教的工作,而且还交了自己心爱的女朋友(表姐)。可惜悲催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再也无法挽回,在多的回忆,也只能增添无尽的烦恼而已。坚强起来的男孩从此给心疼他的父母吃了个定心丸,郑重的告诉了父母,他以后在不会干傻事,等自己的腿伤好了以后会重新回到他的教师岗位上去,因为他喜欢那个教书育人的职业!他清楚的知道只有重新开启他的梦想之旅才会拯救他自己这颗破碎的心。

图片发自简书App


他的这一出乎意料的举动,父母已是喜在眉宇间,乐在心窝里!父母双亲这次没有反对他,而且非常的支持他,鼓励他。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儿子,再多的苦难也会将它揉碎了,嚼烂了在咽进肚里,来让自己消化这苦的滋味,让自己来承担这一切的不幸,来履行肩负着父母的责任与使命。在这一年里为了能好好照顾他,它的妈妈忍痛辞去了事业单位当领导的大好前程,回来专门照顾他的起居生活,以及来安慰他这颗憔悴敏感的心灵。

每一个做父母的只要孩子心里开始有阳光照射进来的时候,身旁关注他的父母就不会再有寒冷,一家三口的屋里,渐渐开始变得春暖花开了!他们家温暖的生活又一次重新点燃了新的希望!

表姐的父母领着抑郁症严重的表姐一次次的往返在县医院与家的路途中,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那是一个灰蒙蒙的阴雨天气,大早晨表姐的父母起来,谁也没下地干活去,表姑在收拾打扫窑洞的卫生,顺便抱回来一堆柴禾,点燃柴禾拉着风箱(陕北的一种烧火催风的工具,下图会显示。)烧火准备做早饭。表姑父在自家窑洞里搬了一把自制的椅子,坐在那里一边用柳条在编箩筐,(编好的箩筐可以去镇子上换点零花钱,贴补家用)一边歇息一下的‘吧嗒,吧嗒’一锅接一锅的抽起了旱烟。

图片发自简书App


由于表姐的抑郁症,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还外债累累的欠了亲戚,周围邻居的一屁股债,有一部分拿来的钱是可怕的高利贷。可最让他们愁苦的是表姐的病情仍然不见起色,并未好转。心情极度不好的表姑,一边拉着风箱烧火,一边闻着表姑父,抽旱烟熏出来令人讨厌的旱烟味,不耐烦的就在那里骂骂咧咧的开始数落表姑父。(注:其实老实巴交,大字不识一个的老两口从来都和和气气不吵架,可表姐的事情让她们愁断了肠。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和排泄情绪的办法,只能在最亲的人面前发牢骚,所以就发生了这样的一场激烈的争吵打架斗争。)可表姑父的心情也好不在那里,糟透了的心情在加上刺耳的谩骂声,这个家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表姑父也激动起来开始对骂。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激烈的在互相争辨着.互相埋怨着。而后表姑父拿起柳条凶狠的抽在了表姑的身上。使急眼了的表姑哭叫着顺手从土炕上,抓起一只扫土炕的笤苕疙瘩反手给打了回去,心情烦躁的表姑父像一头失控状态下的野兽,下狠手的揪住了表姑的头发。两耳光就把表姑打爬地下。一辈子强势惯了的表姑那肯示弱,老两口就这样互相激烈的厮打开来,越闹越无法收场,鬼哭狼嚎的厮打着,他们两怨气冲天的争斗暂时忘却了表姐的存在。

表姐看到这样的争吵估计是受到了惊吓,然后一个人偷偷溜出了这个窑洞的屋,出门转手就进了另一个“空窑”(此窑洞平时不住人,放些农家日常出山用的工具),表姐进去窑洞里面噼里啪啦的乱翻东西,得病以后的表姐平时眼神死死的他,今天到像灵醒了一样。东瞅瞅西看看。摇头晃脑的不知她在搜寻着什么?忽然眼前一亮,看见仓盖(陕北农村装粮食的石头仓)上面有一瓶杀虫子的农药(敌敌畏),也不知道表姐是懂得了此刻心情的灰暗故意喝农药,还是把这瓶农药当成了可乐来喝。一口气就喝下去半瓶子,可能喝的有点太猛,呛的捂住嘴,咳嗽了几声。回头就又再哪里翻腾地下和炕上的东西。

这时候表姑好像一下子想起来什么似的。哭喊声嘎然而止,马上发现表姐不在屋里,感紧跑出屋来找表姐,表姑父随后也跑了出来,但院子的外面,有院墙的大门紧锁着,表姐是跑不出去的。他们看见边上的那个“空窑”有一扇门虚掩着的。于是两人顿时脸色一下变的刷白,刷白的,不约而同的大叫一声:“老天爷,不好了”。惊恐的连跌带跑地奔向了那个屋子。还没等他们跑进屋的一瞬间,表姐已经四脚朝天口吐白沫的栽倒在地,直翻白眼,两脚在地上乱蹬,随后就不醒人事了。(未完待续)

2017,5,10日更新第二章节(预知表姐命运如何,且看小乔下章分解叙述)

往期2017,5,11日《命运的安排》(连载一)已在主页更新,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进入主页查看。

新作者上路,望各位读者朋友鼓励!谢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