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晗关晓彤:喜欢和讨厌都不犯法,但你骂人的样子真难看

文章后有公众号二维码,如果喜欢,欢迎扫码关注哦!


当鹿晗在微博艾特关晓彤的时候,我的室友正在刷微博。

所以,我俩算是最先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之一。

室友一脸懵懂:怕不是开玩笑的吧。

但是随后,这条微博的真实性就被多方证实了——不好意思,这个是真的。

对于两个路人粉来说,我和室友并不太了解两个人的太多信息,但隐隐感到,微博上注定有一场交锋。

不出意外,在我时隔两天写下这些字的时候。鹿晗微博评论已经达到了253万。而关晓彤回应微博也已经有了81万的评论。

点开发现,几乎一水儿地在表达不满和讨厌。

这种架势,不禁让我想起2011年的昆凌。



01

2011年,昆凌被拍到与周杰伦举止较亲密,随后一大批周杰伦粉丝找到昆凌的微博,表达对昆凌的不满,其中有些言论,和今天的评论如出一辙,总结起来只有两个字——恶意。

我确实不太理解这些谩骂的评论是怎么在大脑中产生并且变成字符发到公共平台上的,而如此恶毒的评论还能获得那么高的点赞量,实在是让人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喜欢和讨厌都不犯法,可你骂人的样子真难看。



02

中国现代社会特征之一在于,在不触及某些话题的前提下,每个人都有表达的权利。

喜欢可以,不喜欢可以,讨厌也可以。人们涨红了脸,伸长了脖子,在向这个世界宣示自己的喜好。

没关系,你有表达喜好的自由。

但是现代社会的一个误区可能在于,表达喜好就一定要和别人对比吗?

我记得在很久之前看过一篇文章,大体内容虽然忘记,但是文章最后的几句话却记得清楚,如果用一句话表达,应该就是:

抬高自己,不必否定他人。


03

可是,很多人似乎都相信,自身的价值如果要得到彰显,就必须对别人的观点嗤之以鼻,或者是,拿别人的看法来与自身对比,在说明他人谬论的时候,凸显自身观点无上的优越性。

也许会有人觉得,那些谩骂的评论和我上述的表达没有太大关联。

那么,为什么要在表达自己不满或是讨厌的态度时,一定要去骂当事人呢。

直接说“我不喜欢”“我讨厌这个人”难道不足以表达态度吗?必须要对当事人进行冷嘲热讽或者直接谩骂,才能说明“我讨厌”吗?

我不能理解这种时尚。



04

我记得雷军在一次发布会上说,现在的手机发布会,必须有一个部分,就是“友商是傻X”,而这个部分中还必须有一部分,就是“小米是傻X”。

你搞机型对比,你搞情怀,你搞明星代言,都没问题。

但是一定要通过贬低别人来获得优越感吗?

看来你的优越感还真的没那么坚强。

我记得村上春树在《当我谈跑步时,我在谈些什么》中说,

“但凡值得一做的事情,自有值得去做甚至做过头的价值”

拜托,这句话真不是鼓励你骂人的。



05

在网络上人们的情绪表达似乎有放大的倾向,一个不苟言笑的人可能正在屏幕上打下一串“哈哈哈哈”,即使他的脸上并没有笑容。

那么,是不是说,在要表达厌恶的时候,也必须要经过放大,再被别人感受到自己的情绪?

那些情绪被放大成语言,散落在这虚无缥缈的网络空间中,在别人深受其苦时,享受这自由带来的快感。

喜欢和讨厌都不犯法,可你骂人的样子真难看。

什么?你说骂人不犯法?

那得看你怎么骂。

文章结束时,我想起我的一个同学。

她喜欢鹿晗好多年。

在一溜的脱粉骂街中,同学算是一股清流。

“大家好,给大家介绍一下,他依旧是我的偶像@鹿晗

坦坦荡荡,还是我喜欢的你 ”


喜欢就继续,不喜可脱粉,这一场故事中,本不应该存在骂声。



感谢你的关注,互相交流,共同进步。

你们的支持会让我和这个公众号越来越好。

我们,晴天见。

晴天那天∣一个在成长的公众号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