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滋养 王烨楠

96
无语_34a5
2019.03.23 19:04 字数 842

    听别人说,你已病入膏肓。

    听到这个消息时,我没有任何伤心,我因种种原因不喜欢你。虽然别人总说你对我很好,但我没看出来。

    那天我来看你,推开病房的门,白色的墙壁和白色的床单映入眼帘,同时还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我记得你说过,你不喜欢。

    你一个人在这个空荡荡的屋子里,看见我们来,面色如床单的脸上硬生生的挤出一个虚弱的笑容。

      你招招手,让我过去。我走了过来,坐在床沿上。你紧握着我的手,试图坐起来。别人让你躺下,你都不听。你一只手拉着我,一只手扶着床沿上的杆,一点一点地坐起来,可每次都起不来。我对你说:"别坐起来了,你就躺着吧。"和以前一样,你没有像对别人一样不听我的话,而是顺从地躺下。

      你看着我,眼中满是慈爱,你的手颤巍巍地伸向我,想像多年前一样,摸摸我的头,可你够不到了。我低下头,你颤巍巍的把手放在我头上,一下下轻轻地摸着,像小时候你摸着我的头,在月光下讲故事时一样。你心满意足地笑了,笑得很虚弱。

      你的眼睛有些闭上,又努力睁开,然后又有些闭上,眼神无光。呼吸渐渐变小,你开始大口大口地喘气,脸色愈发苍白,嘴唇也白得吓人。我意识到不对劲,心跳不自觉的加快,你不会要走了吧?你紧握着我的手渐渐松开,屏幕上的线弧度渐渐变小。"嘟,嘟……"

      脑子里一片迷蒙,身体开始失重,似乎要飘起来。一种掉入黑洞般的感觉变化成泪水从眼中夺眶而出。我猛然发觉,你不在了!虽然无限沧桑,无限凄凉,故只可道:“悠悠生死别经年,魂魄不曾来入梦。”我站在床前,像泥塑木雕一样,一动也不动,不知何时,你在我的心肠上面系了一条绳索,走一步,牵扯一下,牵得心肠阵阵作痛。

      我最后一次打量着你,你头发全白,白得像雪一样,令人惊心动魄。

      脑海中不禁放了一遍你对我的所有好:你生病时依旧给我做我最爱吃的菜,我却嫌你做的不好吃;你冬天怕我冷,天天晚上好几次来帮我把被子盖好,我却嫌你总是把我吵醒……

      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对我好的,而我却现在才明白的。失去了你,我才懂得珍惜。

    但,已经挽不回了。

    不过,失去教会我珍惜,这我永远会铭记在心。

      这已成为我永远的滋养。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