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美文】流淌在南瓜里的记忆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

我的老家在皖西的大山里,风景秀丽,巍峨的群山环抱着一个小村庄,大概有十来户人家。都是本家的叔叔伯伯或哥哥。

村庄里除了各家的山头,分给每家的菜地并不多。我家四口人也就半亩方塘的模样。勤劳的母亲在园子里种上各种时令蔬菜。

每到春天,母亲总是把菜地打理的整整齐齐,再在沟横交错的菜地上撒上各种种子。

可是,有一样东西,母亲却从来不在整块的菜地上播种。那就是南瓜!

母亲只是把南瓜的种子随意地洒在菜地旁的地埂上,或者是门前的土坡上。更甚至,从来不见母亲散种子,门前也会莫名其妙地长出了南瓜秧。母亲总是说那是雨生的。

不管母亲的说法如何,我只是从小就知道,南瓜的生命力顽强的像狗尾巴草一样,逢土就生!

平时日,母亲给蔬菜们浇水施肥,只是末了,桶里还有余水余粪时,她才会随意地泼洒在南瓜秧上。可即便如此,南瓜秧照样有滋有味地长着,渐渐地,南瓜秧长出了像蔓蔓青萝一样的藤条。

一条主藤上抽穗出无数的枝丫,枝丫上又长出了清脆的南瓜杆,杆子上顶着碧绿碧绿,带有毛茸茸的南瓜叶,硕大的叶子像是池塘里的荷叶一样,挨挨挤挤,欢快地迎风摇曳。

刚长出的南瓜杆,又脆又鲜,可是一道美食哦!

赶上菜园里青黄不接,蔬菜供不应求的时候,母亲总是会去菜地里摘上几把南瓜杆,往我面前一放,自顾忙别的活去了。

南瓜杆的外面有一层薄薄的如绢丝一样的丝状物。我放下手中的作业,一根一根仔细地剥丝。

剥丝后的南瓜杆,切成段状,再配上红红的辣椒,在油锅里爆炒一番。不一会儿,一盘泛着油光,红青相间的时令小菜摆在饭桌。轻轻地夹起一根放在嘴里,淡淡的清香在鼻尖萦绕,脆脆的南瓜杆在舌尖翻转,微辣、脆鲜!


图片发自简书App

02

去掉南瓜杆的南瓜叶,如果你觉得它们是一堆废物,那你就大错特错了!

南瓜叶可是小猪们的美食!

每年春天,母亲都会买回来一头小猪崽,等到南瓜杆上市的时候,它往往已经长成五十多斤的猪仔。一看见我摘南瓜杆,小猪仔就会自动向我靠拢,我丢一片南瓜叶,它就吧嗒一声吃进嘴里。

它的动作通常比我还快,它一片吃完,我还在剥着手上的南瓜丝,它就流着哈喇眼巴巴地看着我!

实在受不了它的谗样,我就起身哄它走。

被我哄走的猪仔,它会悠然自得转悠,趁我不备,突然从我身后袭击还没摘下叶子的南瓜杆!一不留神,我跌坐在地上,它叼着到嘴的南瓜杆,摆摆头,甩甩尾,欢快地跑开去!

长大后,经常听见有人骂人:你怎么笨的跟猪一样?!每当听到这句,我就忍不住出声想笑,谁说猪就一定笨来着?哈哈哈哈,我们有时候面对困难的处理方式,或许,还没有猪仔用得巧妙迂回!

然而,南瓜杆再美味,却不可以多食。一根藤上的南瓜杆只能零星地掐几根。母亲说,掐多了会影响南瓜藤上长南瓜!


图片发自简书App

03

渐渐地,藤上的南瓜叶由翠绿变成墨绿,并在枝丫处开出斑斑点点的南瓜花。

南瓜花的外形像喇叭花又像白玉兰,橘红色的花瓣,像是戴着蕾丝边手套举起的五指,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明艳的耀眼。

五瓣花的中间包裹着粉嘟嘟的花蕊,引来嗡嗡嗡的蜜蜂在黄艳艳的花丛中流连忘返。

受过粉的南瓜花,渐渐地合拢花瓣,竟在藤结和花瓣之间结出圆圆的,小小的,墨绿的小南瓜!它们的模样着实憨态可掬!南瓜越长越大,花瓣越敛越小!渐渐地,花瓣们终究是敛成南瓜上的芥蒂,像是婴儿身上的肚脐眼!

可惜,或许是授粉的原因,不是每一个南瓜花下都能长出墨绿色的小南瓜。

那时的我,最喜欢干得一件事情就是扒开厚厚的南瓜叶,数一数,每个南瓜藤下结了几只南瓜。再兴冲冲地回家报告给母亲和哥哥!

半大个的哥哥总是一脸不耐烦地回道:无聊!

而母亲却听得津津有味,如果结得多,母亲也是一脸喜色。

在母亲弯弯的嘴角中,我仿佛看见了满藤铁锈红的南瓜!美妙的期待,像鼓起风的船帆,涨涨的,在心间流淌!

渐渐地,小南瓜像是吹了气的气球,从婴儿的拳头大逐渐长成碗口大,直至长成脸盆一样。颜色也从墨绿逐渐变成铁锈红。


图片发自简书App

04

碗口大的南瓜,配上辣椒也是一道好菜!可惜,母亲总是舍不得。想想也是,从秧苗、开花、授粉,好不容易长成碗口大,眼看着可以长成个大家伙,被一盘子炒了,总是觉得划不来!

数完南瓜,我不停地跑菜园,希望它们长得快一点,再快一点!有时候,甚至蹲下身子,拍着圆滚滚的南瓜们自言自语:小家伙,你们长快一点嘛!

一旁浇水的母亲,看着我好笑地回道:丫头,你别总是拍它们,越拍长得越慢!

我一听,吓得赶紧又缩回了手!

地梗,终于被我磨平的时候,南瓜们终于一个一个地毫不客气地长成了大家伙!或坐,或靠,或歪,散落在地埂上!


图片发自简书App

05

暑假里,午睡后,‘杀’个南瓜是最美妙的一件事!

摘了,洗了,去皮,去瓤,扒仔,切块,上火,一气呵成。一碗红艳艳的南瓜摆在眼前!

望穿秋水只等闲!

舀一勺南瓜放在嘴里,软糯、香甜,仿佛是对我经久等待的犒赏!

南瓜除了蒸着吃,还被母亲做成南瓜饼、南瓜圆、南瓜饭…..等各色花样百出的品种。

南瓜吃完,别以为没事了,那个软趴趴的瓤子,滑腻腻的瓜子还等着我清洗。

瓤子用水冲掉,留下泛着黄泽的南瓜子,放在白花花的太阳底下暴晒。

晒干后,添上火,放在锅里,母亲的快手,瞬间又把它们变成香气四溢的熟瓜子!

时光悠长,世事翻滚,那样的美味好像只出现在梦中,出现在记忆的河流中。浑身是宝的南瓜,终究完成了一生的使命,而这样一段文字,也终究完成了我与过去时光的相遇!

时间,就像一个看不见却真实存在的小偷,总是从你身边偷走很多。

有些事有些人,时间久了也模糊不了,越是这样我们越珍惜想留住的,渐渐清晰起来,那些力不从心的时光教会我们往后千万不要再辜负自己的内心。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1,930评论 1 299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888评论 1 255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3,606评论 0 211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848评论 0 175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544评论 1 253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671评论 1 173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312评论 2 267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9,112评论 0 165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899评论 6 229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451评论 0 213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221评论 2 213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541评论 1 225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96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7,079评论 2 213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448评论 3 204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97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69评论 0 164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451评论 2 230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523评论 2 229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秋天来了 上帝的睡意浓了 秋天来了 上帝的蝉鸣淡了 秋天来了 画家们也来了 秋天来了 诗人该回家了
    青衣123阅读 123评论 0 0
  • 戈壁荒滩阅读 118评论 0 0
  • 哎呀!!!今天是我这么多天以来第一次在这么亮的卫生间里照镜子!不得不承认,我的脸已经可以证明我真的是从西藏回来了-...
  • 持续了有一阵子了吧,工作的波折,助理的辞职,还有不定期的意外惊吓事件。生活中的小确丧如影随形。 孩子的时候,我们总...
    某米阅读 227评论 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