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第五章 空白


1

黎明的哀伤大抵是看不到晴空对晚霞的爱慕,却见证黑夜与白昼的告别,它独自在岁月的夹缝里守望,日复一日的唤醒梦乡里的人,将悲伤遗弃在路过的云里,竭力拉拢着天与地之间的相互扶持,在默默无闻的土地上深耕,挖掘出被时代遗忘的梦。所有结束的地方也是一切开始的起点,每个最初的勇气都有最后消失的拥抱,黎明爱上了拂晓,最终也会原谅城市里那冷漠善良里的温情。

陈邻穿着一件灰色格子衫站在宿舍的天台上,地板上到处扔着有啤酒罐,散落的花生壳到处可见,秋天的味道单调的味同嚼蜡,褪去了原有夏天的狂热,那冰冷的色调显得乏味可陈,庞森的天际倒映的是城市人们浮夸的脸,苍穹底下的舞台,时时刻刻都在上演着滑稽。

"陈邻"

陈邻听到背后的脚步声,转身看到章宇。

"吃早餐没"

"吃了"

陈邻呼出一口白烟,把烟头丢在地上,用力的踩了踩。

"我们好好谈谈吧"

“你那晚到底去干嘛了?”

"首先那天晚上我不是家里有事,而是和张显民发生斗殴,然后受伤进了医院"陈邻一脸淡定,背靠着栏杆。

“什么”章宇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知道你听了以后会觉得很扯,不过还是认真听我说吧”

“你无缘无故怎么跑去和人打架,而且还是和那个张教授”

"你先等等,在我说这个之前,我要先说说之前发生的事"

"之前?"

"我之前被我姐拜托去张显民家拿一份东西,当然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他,然后我无意中看到一个脱了衣服的女生坐在他的卧室里"

"什么,这...."

"当时我确实被吓了一跳,一下子有点懵,然后我那时犹豫了"说到这里陈邻的眼神慢慢的变得浑浊。

"你犹豫什么?"

“章宇,如果换做是你,你看到这样的一幕,而且是老师家,你会怎么想?”

“这...”

"我也是这样子,我那时在犹豫这是他的私生活,还是他在干什么不见得光的事,如果是私生活的话,那么不管是什么事情都与我无关,我相信你也了解我的性格,我不是个爱管闲事的人,但如果不是呢?"

"那你后来怎么做了?"

"我本来是走了的,但我最后还是回头了,然后当我重新敲门的时候,听到里面很吵,那个女生冲出门撞倒了我,然后打了张显民一巴掌就跑了,我现在还记得他那时的表情,然后我就回家了”

“那你说这件事和你跟他打架有什么关系”

“你想想看,换做我是老师,看见自己的这样事被学生看见会怎么想,一定会怕被传出去的”

“那确实有可能”

“在和你和雅朦吃饭那晚,她不是说张显民无缘无故出现在我们外贸办公室吗”

“是啊,有什么问题”

“我那时就有点毛骨悚然,想他是不是想要找到我的联系方式,想着和我谈谈,然后威胁我不要说出去”

“不会吧,你一个学生说什么,别人不一样的会信以为真,而且在学校来说,估计没有人相信你说的这些”

“但是我那晚发现了另一件事,郭雅朦她的酒量很好,我们平常都喝不赢她,而她那晚喝的不多,却醉成这样”

“是啊”

“我那时就认为张显民在郭雅朦和她学姐的茶里放了东西”陈邻眉头微微皱起。

“不是吧”

“当我把这些猜测串在一起时,我就觉得不对劲了,如果他真是一个不像学生所说的人,而是个作风不收敛的人,那么他真有可能放药,然后做些不干净的事,于是我就跑到他家,想验证是不是他真的会对那个女生图谋不轨”

“我觉得不会吧,这太大胆了,就算说他生活丰富也就算了,也不至于做这种事”

“然后我去到他楼下时,很不凑巧遇到我姐”

“你姐怎么在那?”

“我也不清楚,然后我看见他们吵了起来,他打了我姐,我就去帮忙,然后大家在一番厮打后都受伤了”

“感觉好乱”

“所以我当时才没和你解释”

“那么他现在怎么样?”

“他那会晕过去了,现在我就不清楚了,警察估计这两天要叫我去一下,把整件事处理完”

“他伤的很重吗?”

“轻微脑震荡,我想他可能会告我们恶意伤人吧”陈邻又点着一根烟。

“那还挺麻烦的”

“不过有一点我可以肯定的是,他绝非外面所说的这么好,从和他打架这件事的过程中我就感受到了”

“雅朦有没有和你通电话?”

“说了,他问我的情况,我也是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他学姐的情况你问了吗?”

“我问了,据说只是吓到了,没有发生什么事”

“现在学校也没有传开你们这件事,估计张教授也是没有明确说自己的遭遇吧,不过我觉得图谋不轨这件事可能真是你想多了”

“但愿吧,不过是不是刚好我姐的出现打断的他,这就不得而知了”

“你也不用想这么多,要说他告你那他肯定赢不了的,最后还不是各走各的,跟这件事没发生一样”

“不过我还有一个疑问,那天....”

陈邻的思绪又再次走远,他望着那一览无遗的天,仿佛可以将塞进一切肮脏的东西,头顶飞过几只鸟,带着一丝凉意穿过天际,一片斑驳。

突然陈邻的手机响了,他接听了电话。

“喂”

“你好陈先生,这里是安临警察局,麻烦你过来一趟”


张显民本来是今天出院的,不久前他接到警察局的电话,便换好衣服过来了。询问室里坐着两个警察,陈熙希、陈邻、安晴、刘嘉童都坐着椅子上,神情各异。张显民是最后一个到的,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他,但他依旧一脸镇定,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对不起,我来晚了”

“请坐,那我们现在人到齐了,我们开始对本次案件的口供先进行一个梳理提问”民警翻开手中的文件,快速的阅读。

“首先张显民先生,本次事故是你主动殴打陈熙希吗”

“不是”

“你认识陈熙希吗?”

“认识,她以前是我学生”

“那你们之间有过节吗?”

“据我所知没有,我们的关系并不亲近,很少来往”

“你最近一次和她见面是什么时候?”

“事发的前一天早晨”

“你认识刘嘉童小姐吗?”

“认识,是学校的学生,见过几次”

“那么当晚你和刘嘉童小姐是去干什么?”

“我那晚只是邀请她吃个晚饭,然后塞车等很久,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然后你就开车开到你家吗,你想干嘛啊”陈熙希不知趣的插了一句。

“请不要打断我的说话陈熙希小姐”

“那么,陈熙希小姐,根据你之前的口供,你说你是因为朋友的事和张显民先生发生争执,然后两人动起了手”

“是的”

“那么是什么事让你这样,请具体说出来”

“我有权不说,这是我私事,反正现在打都打了,该怎样就怎样”陈熙希并没有好脸色给警察看。

“那么陈邻先生,你说你那晚是找张显民先生拿东西凑巧遇到自己的姐姐被打,然后和张先生发生激烈打斗,失手打晕他”

“嗯”

“你确定你真的丢失有东西在张先生家”

“不确定,我只是想去找找”

“为什么你会选择这么晚去他家找他,而且你并没有事先通知他?”

“我和张显民在之前只见过一次,我本来是要打电话给我姐要他手机号码,但她关机,我在他那丢失了的U盘里有明天要用的东西,很重要,所以要连夜拿回来”陈邻说的义正言辞,没有半点慌张,连一旁的陈熙希都觉得他冷静的可怕。

“安晴小姐你的口供说你只是路过,然后看见张先生打陈熙希小姐这一幕,然后下意识出手制止张先生,然后反而被他打伤了对吧?”

“嗯”

“最后,刘嘉童小姐,你说你那晚只是和张显民先生去吃饭,然后不知不觉中睡着了,醒的时候看到张显民先生满脸血倒下”

“是,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醒来就看到很血腥的场面,我都吓死了”刘嘉童一脸紧张。

“好,现在所有需要梳理的问题我都问了一遍,那么我就对这件事的过程说一下”

“陈熙希小姐因为朋友的事到张先生家找张先生理论,恰逢张先生和刘嘉童小姐回来,然后你们发生争执,陈熙希小姐打了张先生,然后张先生出于防卫出手打了陈熙希小姐,安晴小姐路过看到这一幕就出手制止张先生,张先生又打了安晴小姐,然后陈邻先生看见自己姐姐被打就出手和张先生发生激烈斗殴,最后你们都受伤入院,张先生被陈邻先生打的晕过去了”民警念得时候不禁摇了摇头,或许在他看来也是这么的乱七八糟。

“警察先生,出手伤人的是他,我们这几个动手的人也是正当防卫”

“陈熙希小姐据张显民口供,先动手的是你,那么张先生的行为就是正当防卫,而他弄伤你就属于防卫过当,另外陈邻先生和安晴小姐,特别是陈邻先生,你的行为是属于恶意伤人,而张显民先生的行为也是属于防卫过当弄伤你,

“放屁,张显民那时明显就是想打伤我,只是被阻止了,他还防卫过当,他那会还拿刀想弄死我弟弟”

“陈熙希小姐请注意你的言辞,在危急情况使用武器保护自己也是防卫的一种,并不犯法,根据张显民先生的口供,他说怀疑你是因为某事怀恨在心,叫上自己的弟弟想报复他,事实上是一起策划好的伤人事件”

“什么,张显民你他妈的还真能扯,还我报复你!”

“陈熙希,我也不知道我们有什么得罪你让你这样”

“你干了什么你还有脸说”

“我真心没做什么,我就是没帮你朋友妹妹的论文过,也不至于让你这么生气吧,不然你说是什么事”张显民露出冷冷的微笑。

“你....”陈熙希欲言欲止,她知道不能再说下去了。

陈邻绕有兴致的看着张显民,眼神里透出淡淡的冷光“张教授,你觉得我们是策划好的,那就随你这么想好了,要告我们也行,我觉得你半夜送女同学回家被打这种正义凛然的事报道出去,应该会有很多人同情你吧,可以去申请个道德模范,十大杰出教师,我想学校的领导也是肯定支持你的”

张显民的脸逐渐沉了下来,他听出陈邻话里头的意思。

“现在这个事件不管纯粹个人恩怨还是突发的纠纷,根据规定,构成恶意伤人,那么张先生是可以控告肇事者恶意伤人罪”

“我觉得虽然如此,但是我是名教师,他们毕竟是学生,还年轻,不懂事,理应原谅他们,所以我不追究了”张显民前一刻还想慢慢玩弄陈熙希和陈邻,突然一下子就转变了态度,连民警都觉得有点奇怪。

“张先生你们是打算私下解决吗?”

“是的,其实我一开始就打算这样”张显民摆出一副为人师表慈悲为怀的样子。

“那么根据规定,陈熙希、陈邻、安晴三人肇事者都必须承担受害者张显民先生的所有医药费用”虽然民警感到意外,但还是把规定说完。

“你.....”陈熙希又想破口大骂,看到陈邻暗示的眼神,也就忍了下来。

“这个我们会给的”陈熙希一脸不情愿。

“那么如果是双方私下调解,那么我们警方就不插手,这样这件事也就到处为止”

陈邻和张显民互相看了对方,张显民虽然很镇定但表情藏不住那心里的不爽,陈熙希一副臭脸看着张显民,心里还是很气。一旁的刘嘉童看到结束了就问警察:

“现在是可以走了吗?”

“如果你们要在这里调解我们可以空这间房给你们继续,不然就可以走了”

然后刘嘉童就起身直接走了,匆匆忙忙的,显然被这次事吓得不轻。

安晴也起身,陈邻抬头看着她一脸苍白,眼袋深的让人感觉病怏怏的,没精打采。

“张显民,这件事还没完”

“你喜欢”张显民露出难得的笑容。

陈熙希一副不屈不饶的样子,陈邻拉了一下她,让她快走,不要理会这事了。

“先等等,张先生你要留下来”

张显民扭过头看着警察表示不解“我还有事吗?”

另一个民警从文件中翻出一张纸。

“医院昨天给我们一张你的血液报告,你的血液检测结果显示”

“你那晚服用了瘾性药品,也就是毒品,请你好好交代清楚”民警一脸严肃的看着张显民。

陈邻在内的几个人听了都停下脚步,脸上都是震惊的表情,纷纷把目光定在张显民身上。

那一刻,张显民一脸呆滞,仿佛失去了灵魂。


2

陈熙希和陈邻坐在的士上,她取出包包里的镜子,仔细的照着。

“没想到张显民连毒品都沾了,真是难以想象”

“他也许真的比我们看到的还隐藏的更多”

“是啊,想必在这件事之后,你我都对这个人彻底改观了”

“至少可以肯定的,他绝非是个好人”

“那是,而且是个人渣”

“你还有没有和雨露姐联系”,两个人再好好沟通

“先前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打不通,我想还是彼此冷静一段时间吧”

“嗯,不过话说回来,刚刚问话时我对其中一个细节感到奇怪,现在这样就解释清楚了”

“什么细节”

“张显民完全可以要求看监控视频,这样就可以看到整个事情的过程,可是他却没这么做”

“警察都没说,我想应该是他的小区太破了,没有这种东西吧,想想那监控画面内容对我们也不利,没有也好”

“我想不是,我认为他自己也一定很担心看监控画面这一块,不然不管有没有他都会主动提出来的”

“那会是什么”

“我记得那晚他刚开车到楼下时,从车里拿了一包东西给一个人”

“你这么说,我好像也有印象”

“我觉得他可能在意这件事”

“你觉得那包东西是毒品?或者其他东西”

“我可不敢肯定,不过一定有问题,奇怪的是那辆车的车牌竟然是公安的”

“不管了,你也别想这些有的没的,反正张显民现在摊上这件大事已经玩完了,完全可以登报了”

“你是打算回去写吗”

“如果消息一旦公布出来,就可以直接发了,大不了现在找个记者去采访”

陈邻摇了摇头笑了,翻开联系人,打了个电话给陈骏森,简单说来一下过程,大致结果和他想的一样,陈骏森听了也就放心了。

陈邻先下了车,她昨晚跟郭雅朦通电话说好今天去上班。

“路上小心,有什么事打电话给我”

“好,你也是”陈邻看陈熙希的表情,大概是张显民吸毒的事让他收到应有的惩罚所以心情好了许多。

快递服务点离学校车程不是很远,陈邻和工作人员打过招呼,进到房间和经理谈了一会。

“你现在就可以上班了,这是你派送的范围”

“好的”

“那衣服你到前台小刘那里领,你今天就先和外面的李哥一起先熟悉一下地方”

“行”

“好好加油”

陈邻和李哥聊了几句,便和他上车一起去派送了,途中两人说了很多,李哥是个三十多岁的人,小孩子上小学,陈邻看他聊家里人时候的表情,一脸幸福,那是他很久都没见过的,至少他的心里已经没出现过这种感觉。


3

张显民独自坐在审讯室里,墙上贴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四个字,他无语的笑了笑,在和警察僵持许久后才得到单独打了电话的机会,他打了通电话,一脸愤怒。

“喂”

“喂,刘强,你他妈的敢跟老子玩阴的”

“你在说什么,怎么一开口就那么激动”刘强坐在一张松软的沙发上,右手晃了晃酒杯,一旁还坐着两个花枝招展的女人。

“我说什么!我那晚不是打电话和你说,我用药了,怕被查医院出来交给警察局,叫你帮我解决吗”

“哦,我是帮你和警察局打过招呼了,不过人家有没有处理好我就不知道了”

“你少装了,你他妈的是故意过河拆桥,我现在就在警察局,你要知道如果我被抓了,你也脱不了干系”

“呵呵,张显民,你以为警察局是你家开的啊,说帮你解决就帮你解决,还真的把自己当回事了,你算老几阿!敢威胁我。”刘强的嗓门一下提高几个分贝,挥手让两个女人出去。

“我跟你说,我被抓了你也拿不到赵光实的那批货,你也应该很清楚下场是什么”

“张显民,你是不是想现在死在警察局,你以为这样就奈何得了我吗,你在我眼里就是一坨屎,你一个跑腿的敢在我面前叫嚣,我之前只是觉得你办事利索才和你合作,现在,你他妈的就乖乖该怎样就怎样,这是你自找的,是啊,我就他妈的想你去死,怎么样,等着坐牢吧你”

“呵呵呵呵”张显民发出奇怪的笑声,声音里充满了阴森。

“我早就料想到有一天你会出尔反尔搞死我,你以为我看不出你刘强是什么狗吗,我跟你说,我手上可有你非法交易、犯罪的证据,要不要先给你来段录音”

说完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一支录音笔放了一段刘强和别人交易时的谈话。

“你以为凭这段录音就可以把我怎样吗”

“不知道哦,我还有视频呢,你要看吗”

“我跟你说马上解决这件事,另外不要想着动我,我备份了很多,大不了我们一起在监狱里作伴”

张显民挂了电话,随手发了一个链接给刘强,一脸阴沉,左手提了提眼镜。

刘强收到了一个视频链接,他点开看,一下子青筋突起,脸上只有愤怒,狠狠地将手上的酒杯摔在地上。

“去你妈的!!”


4

安晴回到了咖啡厅工作,脸上没有一点血色。经理问她要不要休息几天,她摇了摇头,勉强挤出一点笑容,她去更衣室换好工作服,将头发扎起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马上将状态调整好,微笑的出去招呼客人。店里的生意很是好,年轻的男女有说有笑,淡妆浓抹,空气飘着的都是一种带着金钱的可可味。安晴望了一眼窗外的天空,很干净,干净的放不下一朵云,白纸一般的晾在我们的眼前,真有点孤单。

靠近窗户的座位坐着一对男女,男生戴着一顶鸭舌帽,黑白条纹的衣服,对面的女生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衬衣。

“今天怎么有空约我”

“今天正好我休假,怎么,约你都不行阿”

“没有,我看你最近挺忙的,干你这行挺累的吧”

“确实,对自己要求很多”

“我一直以为你会在加拿大读完书然后在那里工作,没想到你去年回来了”

“虽然在国外留学几年,但我还是想回来,感觉这里比较适合我”

张艺媛看着苏言,眼睛在打转,似乎在犹豫什么。

“苏言,上次在车上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里,我也是随口说说的”

“我可没有放在心里”苏言的表情有点尴尬,端起杯子喝了口咖啡。

“我的母亲在我十岁那年就走了,后来我一直跟着我爸生活,后来他才找了现在这个女人,我那时并不喜欢他,他和我爸的年纪差很远,事实上我应该叫她姐了,再后来相处久了也就慢慢接受了,毕竟我不在这些年都是她在照顾我爸,虽然直到今天他们也没有结婚什么的,不过我已经习惯叫她妈了”张艺媛低着头搅拌咖啡,傻傻的笑了,觉得自己貌似不应该说这样的话题。

“你现在是一个人住吗”苏言把转移了话题,避免持续的尴尬气氛。

“我回国以后就一个人住了,一方面是自己一个人习惯了,另一方面是工作需要想住的近点,毕竟我爸是位老师,工作上我觉得生活在一起也不方便”

“你爸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好点了吗”

“我之前和我妈通电话,她说应该这两天就出院了,没什么大问题”

“她有说是发生什么事吗?”

“我爸和她说是晚上被几个年轻人抢钱打伤了”

“钱没了就没了,人没事就好”苏言喝了口咖啡,往右边看了一下,他留意了一眼起其中的一个女服务员,觉得的好像在哪见过,但却想不起来。

“话说其实你为什么会在电视台的技术部上班,其实你家的情况,你可以不做这种工作”

“我知道,但我不想生活在我爸的庇护,我也有我想要的生活,即便普通,觉得轻松自由就好”

“嗯,有骨气,呵呵”张艺媛由衷的笑了

两人谈了好一会,这也是在高中毕业以后第一次这样,去年的夏天苏言无意在电视台遇见了张艺媛,要不是她叫住自己,也许也没有发现,后来才知道他留学回来了,想应聘这家电视台的主播,那时候的他们已经有好多年没见,即便是打电话也很少有。

“我昨天和我妈一起吃饭,她说我爸有了喜欢的人”

“你爸不是有你妈了,怎么”

“事实上,我读大二那年他们就分开了,现在也只能说是朋友,反正两人的关系就很微妙”

“那你爸人气挺高的”

“还不如说是花心”张艺媛笑着摇了摇头。

苏言了解自己心里的感觉,那些曾经以为封尘的的记忆又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他看着张艺媛,心头总是暖暖的。

“你在傻笑什么”

“没什么”苏言笑的很开心,手指抹了一下鼻尖。


5

张显民走出警察局时已经是中午了,他看了一眼手表的时间,脸上没有了之前的愤怒,更多是一种得意。他叫停了一辆计程车,前往医院,他还得回去医院办理出院手续,结算自己的住院费用。

在车上,他打了通电话。

“喂”

“你在哪,怎么没看到你”

“我去了趟警察局,现在回着医院”

“那事情处理的怎样”

“算是结束了,我没有起诉他们,毕竟都是孩子,不懂事,就不追究了”

“哦,我现在在医院二楼大厅这里,待会一起吃饭吧”

“嗯,好吧”

张显民挂了电话,然后发了一条短信。

“这件事就这样过了,我们以后还是可以继续合作”

张显民看着街道两旁快速闪过的人们,高楼林立的建筑将身子伸入天空,人潮汹涌的街市,各种声音各种话语依旧每一天在城市里反复翻炒,就算不添油加醋,都五味杂陈,不过对于他来说,更多的是一股隔夜饭的味道。

张显民到了医院,先把手续和费用处理好了,然后回到病房时,看到东西已经收拾好了,他拿着行李来到大厅,到处人来人往,人满为患。他观望了一会都没看到人,这时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打开手机看见一条新信息。

“我在楼上,我想和你聊聊”

张显民拨了个电话回去,但是没人接,张显民觉得有点奇怪,想着没准是对方生自己气,也就没多想了。

他来到楼顶,四周望了望,可是没看到人,准备开口时。

“唔!!!”

突然有人在背后捂住了他的嘴,他挣扎起来,然后逐渐觉得失去力气。

“别弄晕了,这种好戏当然要让他好好看看”

张显民倒在地上,整个人晕晕乎乎的,趴在地上,没点力气,他抬起头看到刘强。

“你...”

“呵呵,张显民你真应该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真他妈像条狗”

“你...妹的...你怎么会”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在这吧”

说完从角落抓着一个女人扔在一边,然后踢了几脚,那个女人手脚都被绑住,嘴巴也已被胶带封住。

“你.....住手”张显民看到了一下子紧张起来。

“你他妈刚刚凶我啊,还用证据要挟我,呵呵,你知道吗,我刚刚还在想怎么做,左想右想还是觉得这样最好,而且很刺激”刘强笑的很疯狂,那脸狰狞的想把面前的所有人啃完一样。

“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张显民你会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的,这就是你得罪我刘强的下场,我要让你终生难忘”

然后刘强抓起女人拉到栏杆旁边,张显民看到激动了起来,背后的人连续踢了他几脚。

“不要,不,你无非是要那些东西,我给你,全给你,求你放了她”

“你求我啊,哈哈,你张显民还会求人啊”刘强笑的很疯狂。

“放了她,住手”

“是吗,也许你该早点说”

刘强眼神变得凶狠,用力把女生从楼顶推了下去。

那一刻,张显民双眼瞪的大大的,充满了血丝,一脸抽搐的样子。她看到那个女人眼里的泪水,那个惊恐的样子,眼见面前的女人就这样掉落,消失在楼顶,无声无息,然而耳朵里充斥着的只有刘强狂笑的声音。

“啊!!”

黑色的身影从天空滑落。

“咚!!”

毫无征兆的砸在一辆汽车的车顶,汽车的玻璃瞬间四处飞散,发出鸣叫声,一旁的行人一下子被吓傻了,不禁发出尖叫。周围的人看到了无不感到惊讶,陆续的围了过来,保安看到了也赶紧跑过来,疏散开人群,叫另一个保安立刻打电话报警。

女人披头散发,鲜血从胶带封住的嘴里不断的流出,两眼直勾勾的望着天空,逐渐的黯淡无光。

张显民看着刘强,一副咬牙切齿,捶胸顿足的表情,两眼泪流不止。

“刘....强!”张显民喉咙里堆积了无数的火焰,却难以发泄。

“哈哈哈,爽,真他妈的爽,张显民,现在是什么世道了,你真以为一个录音一个视频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你真的太天真了,这一切都是你自找”刘强弯下腰,狡黠的看着张显民,然后示意后面的那个人,一把捂住他的嘴,这一下张显民彻底的晕过去了。

刘强拉了一下他标挺的西装,笑了笑,吐了一口水,和另一个人迅速的离开了。


6

接近傍晚的时候,陈邻和李哥在一家大排档吃过晚饭,他们聊了很多,有说有笑,李哥是个开朗而且健谈的人,陈邻觉得和他说话很自在,饭后,李哥说今天可以下班了,陈邻说想自己走走,便自己留下了。

陈邻路过一个草坡,下面有一个篮球场,看到一群放学的中学生在打球,便过去加进去一起玩了。安晴下班以后总是骑着自行车经过这里,她放下自行车,坐在草地上,望着天边的彩霞,那绚丽的光彩在天空蔓延,将整片天空点燃。

然后,她看着在球场上打球的孩子,一个个满头大汗,玩的不亦乐乎,她看到了陈邻。

陈邻和孩子打得火热,一脸全神贯注的样子,酣畅淋漓,笑的很灿烂。

安晴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笑了。

入秋的夜晚来得早,空气的温度也骤然下降了许多,陈邻打完球以后衣服都湿透了,他没有坐车回学校,而是沿着环海大道一路散步,似乎心情很好。秋天的风很干涩,走在沿海的公路边,可以看到底下的海滩,不少人们还在戏耍,在浪潮之间来来回回。路灯下,来往的车辆并不多,或许是因为不是市区主要干道的原因。安晴骑着车,夜晚的风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头发被吹到很乱,她抓了一下头发,笑的很愉快。

安晴在路旁的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自行车停靠在旁边,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白皙的面孔上,她望着沙滩上人们,哼起了歌。悠扬的歌声参杂着海水的咸味,在空气里发酵,变得甘醇。

陈邻听到背后传来的歌声,转过头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人,是安晴。

安晴发觉有人看着她,一看才发现是陈邻,他嘴里叼着烟,看上去有点呆,陈邻见安晴看到自己,脸上流露出一丝尴尬,他迟疑的挥了挥手示意。安晴见状也勉为其难的点了点头,心想怎么又看见这个人。

陈邻慢慢走向安晴坐的地方,显然是有点累了,一屁股坐下。安晴显然有点防备陈邻,觉得他的出现太凑巧了。两人依旧一句话也没说。陈邻心里还在想那天说的不适宜的话,是过分了点,但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脱口而出了。

两人坐了一会,风吹起安晴的头发,陈邻依稀闻到安晴身上洗发水的味道。

“那天晚上说的那些话很抱歉,是我误会了”陈邻思考了一会,还是开口了。

安晴把目光瞄向他,并没有说话。

“不管什么事,过去了就好了,就如你所见,张显民得到他应有的惩罚”陈邻站了起来,伸个懒腰,没有多说,往对面马路走去。

“早点回去吧,别待太久”陈邻转头望着安晴,然后小跑回去,消失在夜色里。

安晴望着陈邻湿透的后背,一时半会也说不出什么。

每当看到安晴,陈邻心里总是很难过,那种感觉深深的扎进他的心脏,一直挥之不去。有好多话他想问,却一直不敢开口。他仰起头,望着那浩瀚无垠的天空,他觉得生活有时候真是充满戏剧性,那些只会出现在电视剧里面的情节却无声无息的溜进他的生活里,即使他再不情愿,也无路可退。

看着这件事到此为止,他也觉得舒坦许多,虽然他对张显民还有很多不解,但是那个时候他看见张显民拿着刀刺向安晴时,他知道他根本称不上不是一个老师,如今他吸毒被抓,或许是一个最好的结局,即便没有,陈邻日后和他也不会有任何瓜葛。

不过他心里还有最后一个疑问。

那天去张显民家拿文件的时侯,他看见玄关处有两双女人鞋,一双是后来看到安晴手里提的。

那么,另一双是?

飘荡在雾里的船只,被岛屿包围。身陷囹圄的人们随波逐流,此起彼伏的昼夜负担不起人们硕大的渴望,人们经常说树深时见鹿,海深时见鲸,雾的尽头是希望,还是荒凉,也许只不过是一片空白,沉淀在那段丧失的记忆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一月底的南方城市,没有温柔的雨。人们穿着厚实的衣服,游离在湿漉的街道上,接连几天的冬雨给了城市的人们一个很大的...
    苏言阅读 148评论 0 4
  • 你在爱里奋不顾身,跌跌撞撞,轰轰烈烈。自始至终,来来往往的对白,全是你一个人的独角戏。 你为他痴他不知,他不懂你的...
    再见欢颜阅读 103评论 0 1
  • 亲爱的姑娘, 你在远方的路上, 茉莉花的清香是日记里你写下的梦乡; 亲爱的姑娘, 你在前行的路上, 绚烂的色彩是你...
    淘气的皮皮阅读 23评论 0 2
  • 小时候特别喜欢去姥爷家小住几日,不为别的,就为了院子里种的那些花花草草,还有养的鹦鹉、鸽子、兔子、羊群。姥爷喜欢摆...
    孙小凌阅读 29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