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颗牙齿

图片发自简书App


29岁已经过半,牙齿也正磨磨蹭蹭长出第29颗。

这颗过了生长的正常年龄的智齿,在二字头的最后几个月突然开始冒尖,一丁一点长得格外艰难。

先是像吃骨头之类的食物扎在了


右上方的牙床上一个小小的、硬硬的尖儿,我想尽一切办法也没把它弄下来,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在这个不太适合的年纪,居然长出了一颗智齿。本以为它会突发猛进的长出来,顶歪了上面一排齐哇哇、白花花的牙,从此以后咧嘴一笑,门牙靠左。

可惜历时好几个月,它就那么一点一点的长,一周不碰,再碰的时候,它还是那个冒出小尖的莫名其妙的像是要长,又像是长不出的牙齿。

它会突然疼起来,在吃到硬邦邦的榛子、冰冰凉的雪糕、咬不动的蹄筋、啃不动的辣鸡爪的时候……都会让它一丝一丝的痛。它不会大痛,像是那种疼的要命、疼的吃不下饭的感觉,从来没有过,它只是有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隐隐作痛,你知道等它彻底长出来就好了,可是你等啊等,它就是那么隐隐作痛的慢慢长着。

而我的二字头年纪的最后这两年,也像这颗慢腾腾似乎会长出来,又似乎只是冒尖、微痛的永不见天日的奇怪的智齿。

彼时做了小主管一枚。

在人生小小理想以为会随之萌芽、继而茁壮成长的时候,一切自以为是却戛然而止了。

没有易如反掌的成功,反而开始止步不前。

工作中开始出现大大小小的“不知所措”——多到做不完的工作,凌晨工作是家常便饭;部门小姑娘每次谈话都因为我太苛刻而泪流满面,继而选择离职;并肩作战的战友,日渐消极,甚至消沉,我干着急但是又似乎总是不知如何是好……

“解决不了”的问题一而再、再而三的闯进生活, 一切的一切似乎都不是什么致命伤,只是每到事情“败露”,对自己的自信就消磨一点,总是疼,疼到你无法彻底忽视它的存在的牙齿一般,只要它没彻底长出来,你知道总会一直疼下去。

偶尔也会在想,要么就放弃一切吧,放弃过去几年所有自鸣得意的坚持,放弃所有自以为是的成长,放弃所有自得其乐的努力奋斗,放弃心里那个忽明忽暗的所谓理想……连并那颗长不出来的糟糕的智齿,一起就这么拔掉了,从此改头换面,重新再来。

可是就像那些放在“放弃”后面的词:坚持、成长、努力奋斗和理想……那些长在身体里的像血液、骨骼一样的存在,似乎都不能那么轻易的被拔掉,连那颗隐隐作痛的牙齿也一样,百科说智齿不能说拔就拔,因为它连着神经,牵一发而动全身。

所以那颗在29岁后半段长出来了1/3的、莫名其妙的、不确定什么时候能真的长出来的迟到的智齿,我不会拔掉它,即使它总有一天会挤歪了我上排那另外14颗白花花、齐哇哇的牙齿,方方正正的门牙就那么歪了过去,不再齐整,我依然希望那颗已经跟了我的、注定了会长出来的智齿,好好的、完整的、哪怕不知年月的长出来,再不疼、再不怕冷热酸甜、再不用盼着它早晚有一天会长出来。

就像29岁最终会“叮”的一声跳到三字头,那些“不知所措”、“解决不了”也会随着一路咬牙坚持、努力奋斗、抱定理想而变成无所不能。

我抱着这个愿望,默默的等着那颗不听话的、迟到的牙齿长出来,也坚定不移的为了忽明忽暗的理想,学会成长和付出,学会在摸爬滚打中生出金盔铁甲,学会在一切磨砺和锻造中长出一颗温柔而一直向阳的心。

我抱定这个愿望,在29岁的余下4个月,静静等候那颗不请自来的智齿长出余下的2/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