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缘来爱情,情不自禁》第二十九章 准备开工啦

上一章 幸福是什么

“小姐,我们这边不欠帐的。”

“我不欠你的,我就等一会儿再拿给你,我朋友就在附近,马上就来!”

走到店里,便听到有两股纠缠的声音,其中一个好熟悉。“小月?”纪微雨放眼一看,还不就是那个傻丫头么!

“怎么回事。”纪微雨快步走上前,皱着眉头打听。

“是这样的……”

“小雨小雨……”

两股声音交杂着,纪微雨眼里一冷,嗓子眼里散发出凉飕飕的声波:“停!一个一个说。”

两个人竟都被这股铺散开的低气压震慑住,纪微雨看向导购,“你先说。”

“你是这位小姐的朋友吗?是这样,我们店是不支持欠帐行为的,很抱歉不能为您提供满意的服务。”那位年轻貌美的导购颇有些忿忿不平之色。

“路、小、月!”纪微雨无语地看了小月一眼,冻得路小月背上的汗毛都能结成冰棱了,“她说的是否属实。”

“……是、不、不是……”路小月咬着嘴唇嗫嗫嚅嚅,“你怎么像在审犯人一样……”

“到底是还是不是。”声音冷冷传来。

“……”路小月低下头绕手指。

“哈哈哈~”李炎在一边忽然笑起来。路小月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干嘛!”

“没,对不起,”他笑着解释,“只是感觉,小雨你就像小月的妈妈一样。”

路小月嗔怪地剜了他一眼,还不就是你这个家伙害的,要不是为了给你留出二人空间,我至于一个人躲一边去,落到没钱买衣服的地步嘛!

纪微雨无奈地笑笑,可不是么,从小到大,这个傻丫头可没少犯浑,自己不知道给她擦了多少屁股。

“好了好了,”纪微雨轻笑着揉揉路小月毛茸茸的脑袋,“反正肯定是你又忘了带钱包吧,看中哪件衣服了,我请你。”

“这件这件!”路小月眼睛一下子雪亮,刚刚期期艾艾的样子一扫而光。

李炎在一旁抱着肩好玩地看着,姐妹大概就是那种今天吵,明天笑,近了烦,远了想,不见时挂念,见了时讨厌,自己能欺负,别人不能欺负的奇怪东西。

是一件靛色的短款斗篷呢子外套,紫罗兰一般的底色显得优雅高贵,单排扣和白色小圆领的设计,又带来了一些精致可爱。搭配模型下身的白色长裤,整体造型简约大方。

“怎么样怎么样!”路小月看小雨看着衣服笑而不语,心里就有了数,摇着她的手讨好。

“嗯……眼光稍有长进。”纪微雨见她那样,故意卖个关子,其实她也看上了这件衣服,“这件衣服,上下都跟模特一样,拿两套。”她抬眼示意刚刚那位面色不平的导购。

导购一听说拿两套,原本阴云的脸,瞬间变得晴空万里,笑容满面地把两套衣服拿过来。路小月感慨,这人脸就跟装了遥控器似的,切换的也太利索了,想调哪个色调就调哪个色调。

纪微雨昂首接过两套衣服,甩一件给路小月,拉着她一人进了一间换衣室。

果然不错,两件同样款式的衣服穿在不同的两个人身上,偏偏一个穿出了清新甜美,一个穿出了洋气冷艳,两朵姐妹花风格迥异却又各有风味,看得店里的几个导购都喊起好。

“好看嘛好看嘛!”路小月活蹦乱跳地张开胳膊兜圈子,满脸掩饰不住的兴奋。

“嗯,还不错。”确实比预计还要合身,纪微雨也很高兴,忍不住转了一圈,抬头,“怎么样?”

抬头却正好面对着李炎。

李炎一愣,呵呵地笑,屈指挠挠脸颊,似有略略的不好意思,“好看,好看!”

纪微雨也是一愣,貌似不经意地继续问小月。嗯……最近好像有点失控。

“买了,把我们换下来的一身包起来。”纪微雨掏出钱包,导购用甜出蜜水的笑容帮她们把衣服装好,双手递上。

“我来。”听到确定要买了,李炎跨上前,伸出早就夹在手里的卡。让女孩子在他眼前花钱,不是他的作风。

“谢谢,我自己来。”纪微雨圈住他的手腕往后一借力,伸手向导购递出自己的卡。她微微笑地看着李炎,李炎感受到她眼里显而易见的执拗,也就不再坚持,实相地耸耸肩,拎过两只袋子,退后一步站好。

“怎么一下子买这么多啊?”出了店,路小月奇怪地问小雨。小雨虽然平时一直很大方,可她也一直说勤俭节约才是美德,刚刚两套衣服不便宜,刷卡的时候路小月直咂舌,“就算买,买件外套就好了,没必要连裤子和内衬都买吧?”

“你没看见刚刚你欠帐时导购的嘴脸?就算为了给你争口气也得买下来。”纪微雨顿了顿,“再说,确实物有所值。”

路小月恍然大悟地用崇拜的眼光看着小雨,李炎在一边听了挑挑眉,这个小雨,还真是……烈性。

……

在目标家后面的荒地也蹲了3个晚上了(负责前半夜),路小月摇晃着沉沉欲睡的脑袋,根据指令进行自我总结:

从每晚的狗叫判断,附近有野狗5只,家养犬一只(应该在荒地后方的一个厂房内);每晚在自己面前上蹿下跳或突然窜出的野猫大概有4只,黄白相间花纹的比较亲近人,喵喵叫它两下会跑到自己身边坐下陪自己蹲一会,其他的只会上蹿下跳或者不断发出那种凄惨的叫声;附近有条高铁线路,动车通过时间不定,但大部分在15分钟左右(呼啸而过的声音还是挺大的);头顶偶尔会有客机飞过(也很吵);这几天风有点大,也有点冷,站着不动不用多久就感觉不到手脚的存在。

“嘀嘀咕咕什么呢!”纪微雨捡起身边一根树枝捅捅路小月,“任务中,安静点!”

路小月拍拍迷蒙的嘴巴,醒醒瞌睡。

这次要潜入的这个赌场,因为涉赌金额比较大。而且地处郊区,证据不足,所以厅里安排让实习生这群生面孔先潜入进去,伺机拍照,之后再由正式民警在外面接应,一举打入。而潜入之前的蹲点观察,则是摸清敌情的一种准备。

郊区的一处农家乐酒店,外表平淡无奇,甚至有些简陋,若不是事前知道,真不会想到这里竟隐藏着一家赌场。白天没什么异常,三三两两有城市郊游的人来吃饭,一到夜里,情况就大为不同。夜越深,这里越热闹,门口的车停得越多,而且清一色的豪车,仿佛什么高级车展。

“小月,发消息让我们回去待机了。”纪微雨收起手机,还是拿起刚刚的那根树枝,戳戳蹲在前面一尺远路小月,压低嗓子说。

“啊?这就开始啦?”她还是有点怕怕的,满脸的不情愿。

“别废话,赶紧开工。”纪微雨毫不掩饰地鄙视了她一眼,拉着她悄悄往后退。

“嗨,小月啊,回来了?”刚刚走进作战准备室,一个好听的男声就传进两个人的耳膜,路小月抬头一看,呵!这不是顾大公子嘛!

顾大公子显然已经准备完毕,分头一尘不染略向后背,西装式的铁灰色长款呢子大衣,敞开的内衬是黑色的针织衫,针织衫的圆领处露出白色的衬衫领子,下面是简约大方的黑色长裤和黑色高帮皮鞋,他本来身材就漂亮,该长的地方长,该阔的地方阔,整个性冷淡风的颜色搭配更显得他浑身英气逼人。

路小月眼睛里的粉红泡泡刚冒出个头,就被一把把冰刀子刷刷刷刺得冰渣子飞溅,机械地转动眼珠,果然,梁家公子面如冠玉的脸已经像擦了墨汁一样黑了。路小月哆嗦一下,赶紧跟着纪微雨去做出发准备。

“小风,你好坏。”顾衡阳刚打算逗一逗路小月,一见那傻丫头的架势,就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了。抬起胳膊照例要勾上去,却被梁晚风一撇肩,堪堪避开。

梁晚风不看他,径自走向路小月,小月刚刚换了衣服出来在化妆,浑身忽然一凛,一股熟悉的低气压笼罩而来,回头,梁晚风已站在她面前。

“唔……怎么了?”

他大手伸过来,她习惯性地闭起眼睛缩起脑袋—却没有像平时那样毫不怜香惜玉地撕扯她的嘴巴子。

他半蹲下来,伸手摸上她的头顶,又慢慢移至鬓角,又似乎不经意地擦过她的脸颊,他的手指干燥整洁,或许是经常训练的缘故,略带粗糙感,擦过她脸的时候,痒痒的,“自己小心。”他柔声地说,“还有,记住那晚我说的话。”

他的声音软软的,抚在她的心头肉上,像有一只绵柔的手轻轻摩挲,暖暖的。

傻丫头一愣,继而很认真地点起头,心里一直盘旋的紧张、不安、急躁等负面情绪,也像被心头那只绵软的手轻轻掸去。

梁晚风一笑,眼角眉梢牵动起的全是温柔。然后直起腰杆,转过身来走到屋子中间,脸上已经又挂上了一如平时的清峻冷冽,沉声地喝:“好了!各就各位,准备开工!”

下一章 笑得甜

本书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