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识十年、缘分不浅(连载6)

第六天,坚持写2000字。

源自新浪微博

2008年来了,北京欢迎你,像音乐感动你。

春节过得很快,新学期开学了。

是年3月,大概是由于活动搞得成功,得到院党委分管副书记高老师的肯定,我的美女导员柳老师推荐我担任院学生会副主席。

福有双至,好消息接着有,李晓萌很快在校学生会担任副主席,并且获得了江南省学联执行委员。

在新学期学生会见面大会上,作为分管办公室、学习部和实践部的副主席,我在讲话中重点讲了三点:第一就是我们的学术科技节,第二是校运动会,第三是暑期社会实践和创业挑战杯。在第二天(周二)晚间,办公室例会中,地点已经由我当年的北楼小花园改在了新落成的院办公室,我将接力棒交给了一年级的杨桃。感慨。

“要为全院同学们服务好,为学生会主席团和其他部处服务好,这是我们办公室的第一要务。”


3月6日,周三,随着新区网络的开通,我终于下定决心要买一台笔记本。下午,约好几个同学一道,去市区百脑汇看看。

买电脑绝对是个体力活和技术活。千挑万之后,买了一台联想天逸F41,这个型号的机子有三款:基础的集成显卡的5399;中等的独立显卡512的6499;高档的独立显卡1G的9999。根据实际需要,洛夏选择了中档。

买好后,回去的路上,小心翼翼抱着电脑包装箱的我,接到李晓萌的电话,“晚上请你吃饭,赏个脸呗”。

在小范围的饭局上,新大西门外的龙鸣一条街,一家新开的店面,几个人坐下后,李晓萌迫不及待告诉我,那个《北京欢迎你》的视频,这个经典视频里居然有刀郎时,我差点一口啤酒喷到了晓萌身上。

“别逗了,刀郎好歹是个原创歌手,不比你的韩庚差!说真的!”我打趣道。

我顺便也喊了几个办公室的学弟学妹,一道参加的这个局,这几个也陆续赶来,而李晓萌则非得要把姜瑜也喊了过来。

当姜瑜来的时候,老远看见我在那侃时,其实我也看见了她。“呦,好久不见啊,您嘞!”

“哈哈,这不是来给萌萌庆祝嘛!”姜瑜倒是大大方方。

“来来来,一起喝酒吧!”晓萌赶紧拉姜瑜入席。

“对了,你和姜瑜怎么样了?”当各自回去之后,李晓萌在短信上问。其实,我当时不知道,这个问题是姜瑜请李晓萌问的。

想来很奇怪,“我和姜瑜?啥也没有啊!”我连忙回复道。

还没来得及等对方回复,就呼呼睡着了。

等到夜深人静,我居然被一泡尿憋醒。一晚上喝了11瓶,醒了想入睡就显得困难了。躺着床上,心中反思。我这人吧,每每取得一些成绩后,都会重新归零,然后不断反思静想。可今晚,自己却不是想这个,而是想起了小雨;刚刚又被问到姜瑜。

看到手机时,“可是人家貌似动了凡心”。

看着看着,想起一年前,自己对小雨的誓言,现在还记得吗?可是为什么会对这个姜瑜产生一种异样的情愫。还要坚持吗,想着现如今的小雨,已经变了模样,精神也是有长相的。单纯傻傻到干练无比。这是违背诺言的理由吗?洛辰说,小雨好像已经有新男朋友了,貌似是社会学专业的。

想着想着,就觉着头疼。

不想了,一切交给时间,晚安。

大学二年级原来是这样的生动活泼;同时,又是这样无趣。姜瑜也产生了一种特别的关注。大学过了一半了。


三月阳春,正适合出行。班长老张组织大家去新州植物园踏青。一想到同班同学一起活动,我就有点忧虑,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心态和郑小雨相处。如何因应这个局面,我还没有熟悉。

郑小雨倒是落落大方,作为联谊寝室,郑小雨与罗天翔一起边走边聊。作为我死党,天翔从不在小雨面前多说一句,点到为止,如若小雨有意,自会明白;如果她有意不理,也就不会回应,毕竟谁也叫不醒装睡的人。


这天晚自习后,李晓萌提出,要不咱们几个也到新州附近转转,欣赏这大好春色。这一建议得到了姜瑜的赞同。

“要不咱们在叫几个男生,一来比较安全,二来可以拍照拎包”姜瑜说。

聪明的晓萌,立刻会心一笑“好呀,不如我叫上洛夏他们吧”。

“如果他会拍照的话,倒是可以啊”姜瑜小心回答。

于是周末,我和姜瑜、晓萌、还有罗天翔4个人一道出发去新州城西南的三河古镇。

早晨7点20,西大门口,我和天翔拖着疲惫的身躯,慢慢向这边走来,只见一身休闲打扮的姜瑜,红色衬衫,戴着一个大大的墨镜,身背一个绿色的旅行包,手上还拎着一个早点袋;李晓萌一身牛仔,帅气极了,斜挎着一个单反相机包。

“你早餐吃这么多啊!”我盯着姜瑜,好奇的问道。

“什么呀,这是我们家小鱼专门为你们两个准备的”李晓萌忍不住回了一句。

“我是担心你们男生起床迟,又怕迟到,可能会不吃早餐,所以……”

“哎呀,那我可沾了大光,今天确实没吃早餐”,天翔接过袋子,还特意朝我望了一眼。

“都别贫嘴了,出发吧”

幸亏起得早,149路公交车排队就花了10分钟,再经30分钟的车程,抵达南门换乘中心,乘坐中巴车前往这三河镇。

上车之后,我跟李晓萌坐在一起。

“哎,你们家姜瑜可谈了男朋友?”我轻声细语。

“怎么了,你小子不会想打她的主意吧”晓萌倒是故意大声喧哗。

“哎呀,没有,就是随便问问”

“随便问问啊,那我就随便答答咯,那就是有啊”

“到底是有还是没有啊?严肃点,李晓萌副主席”,我咬字重心在副字上,很急切问。

“哈哈,严格意义上而言,是没有的”李晓萌一本正经,却也忍不住笑了。

“是吗?你这话说的……”

这一天的阳光似乎比以往明媚。

车到到三河镇都10点多了,这一行4人准备先随便逛逛,吃了午饭在仔细游玩。

下了车之后,我主动给姜瑜接过包,顺便拿过了相机包。

三河古镇的入口是一座大石板桥,两边桃花盛开,灿烂无比,千叶桃花胜百花。

“对了,你们两大美女在桥上站着,我来给你们拍一张”,我拿起相机。

“你们快看,那边是不是富光玻璃杯厂”,姜瑜站在桥上,看到背对着入口对面的那家公司。

“是啊,那就是富光玻璃杯公司”,新州出品。

“我要去拍一张留念”

我给姜瑜单独拍了一张。

过了石板桥,沿着小河道,真可谓、桃花红、杨柳儿青,一派生机盎然景象。

一路拍照,一路说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