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别那么肯定,你是对的

听了«得到»每月六日王立铭的生命科学最新动态的巡山报告,讲了很有意思的几条,都是与中国传统文化有关的,比如吃啥补啥有没有科学道理?心诚则灵为什么经常可以被验证呢?针灸、经络、穴位为什么很有效等等,感觉到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一方面尽管现在的科学手段无法证明其真,另一方面它们的常常有效性也不能证明其伪,足见现代医学和科学的局限性。

在我从小到大的几十年中,感觉经历了整个人类的成长,我的这种感觉也是来自大多数人的感觉,为什么短短的几十年的经历感觉能覆盖那么长的历史呢?主要是近几十年的科技和技术的迅速发展的导致。

人们以为人类的科技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一切的文明成果都来自于科技的发展,没有得到科学证明的一切传统文明都是不靠谱的,比如中医,比如气功,比如养生,比如节气,比如祭祀,再比如易经,风水,算命,迷信,大量的习俗,黄道吉日等等。

我从小生长在没有老人的家庭里,父母也都是很小就离开家庭独自成长的,是所谓有些知识的知识分子,受到新时代的洗脑,自然对中国传统文化一概不予接收,认为其没有经过科学考证,都是文化糟粕,不予认可。我们家的日常生活中,没有任何的禁忌,也没有任何祭祀,对别人家的风俗习惯嗤之以鼻,甚至不屑一顾,认为那是迷信,没有文化。

在改开以后,中华传统文化有所恢复,不再是文革时代的禁忌,毕竟文化断层几十年,至少是两代人的距离,恢复起来也没有那么快,鱼龙混杂在所难免。

前几年饭桌上要想大家开开心心,就不要提起中医这个话题,否则就会立马划线,争得面红耳赤,不欢而散,就如同现在饭局上不能聊爱国和民粹一样。

不过时过境迁,峰回路转,原本看起来是非与胜负很清楚、很明了的事,怎么最近就被生命科学的新研究,新发现给颠覆了呢?板上钉钉的事怎么模糊了呢?或者来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是这个世界乱套了,还是我们原本就没搞懂这个世界呢?

科学的越发展,就越发现这个世界的复杂,而不是简单的二分法,思维和认知也都是如此。往往操作越简单,原理和程序越繁杂,表象与内容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人可能永远无法超越自身的认知局限,也许科学无法证明的人类长期积累的经验,直觉,猜测都是能够反映或者部分反映真实世界的。

我十几岁的时候就很着迷气功和意念,自然对穴位和针灸也就很吸引,也曾经试着练过一段时间,收效神奇,应该说我是受益者。但同时我又是彻底的科学论者,对迷信和风俗从没一丁点附和,包括父母和家人。随着年龄的增加,随着认知范围的扩大,发现这个世界真正确定的东西越来越少,不确定的东西越来越多,一切都在变化,任何事都不可能盖棺定论,包括神明,包括迷信,包括不靠谱的经验。

人也许永远不知道站在哪里才是对的,一会儿这边,一会儿那边,没错,我们都是薛定谔的猫。

人类有记载的文明几千年,但经验的积累可能是几万几十万年,那些长期形成的经验也不是短短几十年的科学发展结果就能随便否定的。

敬畏天地,敬畏祖先,敬畏神明,这些我曾经不待见的,认为没有一点科学依据的传统,在今天看来,是不是要在日常生活里给它们留一块位置,留一些时间,在心里留一些认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