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sy.

曲梗点文。

时间线在十岁以前的幼驯染设定,这个时候的首领还是前任首领。

原曲:Daisy-Stereo Dive Foundation


0.

-散り行く运命に抗って

-そう鲜やかに咲き夸れ


1.

他一直觉得中原中也很不可思议。

太宰治第一次见到中原是在盛夏里的某个午后,他为了躲开首领和森先生,爬到了港口黑手党楼后面的那片林子里的树上坐着。结果中原中也就那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那里,兀自当他下不来,自信满满地说:你跳下来吧,我绝对会接住你的。

于是太宰治就跳下去了,毫无意外地将中原中也扑在了地上。两个七八岁的小鬼摔在雨后松软的草坪上,说痛也不痛,但还是有点狼狈。最后他们就着带有泥土清香的空气、在个万里无云的日子里,你捏我鼻子我拉你头发地打了(很不干脆的)一架。

那个时候的太宰治虽然还没走到自杀的道路上,心里却也隐隐有了点苗头。而中原中也恰好相反,他未经打磨,棱角锋利,有着不可控的潜力和蓬勃招展的生命力。

那些东西都化成午后的阳光,落在中也眼里熠熠生辉。

他没在其他黑手党的人眼里看到那种东西,普通人眼里也很少。即使时隔很久后,太宰治仍然觉得不可思议。

那是一种热烈灿烂地活着的证明。


2.

他一直不是很喜欢见到太宰治。

中原中也觉得那个家伙让人匪夷所思,笑起来的模样一点也不好看,眼睛很少亮起来,非让他形容的话就是...大概就是狐狸那种一看就不讨人喜欢的类型。

但是黑手党里几乎没有跟他年龄相仿的家伙,久而久之,他还是跟太宰治混在了一起。爬树摘果,把外面捡回来的乌鸦带回屋里,冬天打开窗一边哆哆嗦嗦一边把被吩咐要写的东西扔进暖炉,说是开窗的时候被风吹进去了。

不过有黑锅永远都是中原中也背,太宰治没那么厚道,他大多数时候都是跟在森鸥外背后,去首领房间时笑嘻嘻地对着罚站的中也做鬼脸的那个。不过有时候太宰也会溜出来,把房间里顺出来的点心塞在他手里,再得意地奚落两句:看吧我就说中也你没我不行。

只有那个时候中也才觉得他真的在笑,他觉得那个时候的太宰治还挺好看的,不过也就那么一会儿。然后他就会说你离我远点,别碰我。

他头上顶着东西,美名其曰训练异能,但是被太宰治一碰就要控制不住了,脖子会被压断的。

在第二年暑期的时候他俩本来要到港口边去玩,结果中也在楼下等了半天,脚边石子儿都踢没了也没等到太宰治下来。他就只好又爬上大楼,走到太宰治房间,还没进去,就听见森鸥外的声音。

“太宰君,等下还请你帮我一个忙哦。”


3.

-祈りに浮かぶ明日を

-生きる意味を希望に変えるから


4.

首领换届的时候没太宰治什么事儿,中原比他还闲,他俩就在鸡飞狗跳重新洗牌的黑手党里又过上了之前两天一翻窗,三天一跳墙的日子。

中原中也仍然是之前那种模样,而太宰治则越发的漫不经心。他大概能猜到之后会发生什么,也大致明白了之前森鸥外把他带在身边的用意。

他对之后的事情没什么兴趣,也不在乎如今这种日子能持续多久。太宰又渐渐开始觉得,好像什么事情都蛮无聊的。

上次这种心情出现在他认识中原中也以前,暂且中止了两三年,又重新破土萌芽。

他那个时候还不清楚要怎么给这种感觉定义,只是直觉地感觉,无论什么东西都会有结束的时候。太宰治想到这里愣了一会儿,中也在这个时候过来,把手里的冰镇汽水塞进了他领子。

在他哇地惊叫出来的时候对方已经退开好几米,对着太宰治比了个鬼脸。他冲中也喊讨厌鬼,中也说我也最讨厌你了啊白痴!

太宰治拧开汽水瓶盖,想,我果然讨厌他,从见第一面的时候开始...对,第一面的时候。

他不喜欢和自己太相似的东西,更不喜欢和自己完全相反的人。前者容易放大他自己的缺点,后者无法理解与被理解。

中原中也大概是后者,有些地方相似,本质上却跟他一点都不像。


5.

在临近傍晚的时候把一个跟自己差不多重的人从河里拖上来实在不是什么愉快的感受,中原爬上河岸,把太宰治往旁边一扔就躺下来,大口大口地感受新鲜空气。

他俩那个时候还没被分给红叶和森鸥外培养,更不是搭档,所以太宰治问他你救我干什么啊讨厌死了的时候,中也答不上来。他想了半天,最后翻身过去,干脆一拳打在他肚子上。

你当我想啊!

我还就当你想。太宰在心里嘀咕,他的第一次入水尝试就此终止。他跳下去的时候也说不上一时冲动,也没害怕,反倒是被人往上拉的时候觉得不想被救,直到看见把他生拉硬拽弄上来的人是中原中也才又觉得,算了,这就无所谓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大概是觉得中也好糊弄,不会拽着他往死里问为什么。

下次再说吧。

太宰治这么想着,想着,然后半个月后他又被中原中也先踢翻凳子(是不小心),又割断绳子,把他从树上放了下来。

中原看他的眼神终于变得有点纳闷,但是他嘴上还说:你上吊还要搬凳子,超逊。

太宰治一边咳咳咳一边说:换中也的话,绝对得搬两个。

他俩那会儿差不多高,中原听了这话就抓着手里的瑞士军刀指他鼻子,太宰治梗着脖子凑过去说你捅呀你不敢吧中也你个胆小鬼。

他俩理所当然地又吵了一次没什么营养的架,最后两个人口干舌燥地瞪着对方,不约而同地嘁了一声,一人一边挨着树坐下。太宰治嘴里嘟囔,中原不想理他,却还是支棱起耳朵去听。结果这家伙说的是什么我才不想被中也救呢,只有中也不行。

中原气得干脆脸都别开,转手玩起了自己那把多功能军刀。太宰治悄悄斜了他一眼,心想中也果然是笨蛋。


6.

-重ねた过ち涂り替えるよう

-何度でもいいさ缲り返してくスタートライン


7.

过了好像很久,太宰治突然开口,他说中也。中原中也没理他,眼睛都懒得抬一下,太宰也不管,自顾自地说我跟你说哦我们肯定会分开的哦。

中原还在气头上,心说那我绝对要庆祝一下顺便把你小熊扔了。

说不定就不会再一起干什么啦,以后就能培训了吧,一个人——唔,反正没中也的话,就超级好的。

不可能好吧!这次中也开口了,还答得飞快。

诶你为什么这么肯定啊。

没有为什么好吗。

他放下手里被打开,摆弄得跟花一样的瑞士军刀,转过头来看着太宰治,表情有点疑惑,更多的是理所当然和觉得看到了笨蛋似的得意。

“因为你一个人是不行的啊。”

那是他不知道多久以前,说给中也的话。

中原中也的表情理直气壮,仿佛是在说这么简单的道理,森先生肯定也懂。而太宰治眨了眨眼,突然觉得糟糕、糟糕透了。


8.

中原中也看他在那里不说话,正觉得扳回一局,就要得意起来。结果下一秒太宰就撅了噘嘴,然后露出个不怀好意的笑,伸手捏住了中原中也的鼻尖。

“中也才是,一个人是绝-对-不-行-的吧。”


9.

Never say goodbye.


End.


朋友点的曲梗,随便存个档...

大概是相互支持的关系,不过中也没意识到太宰对他的支撑作用,太宰则清楚对方已经影响到了自己,但是他自己不想跟对方牵扯过多。就是觉得不是一类人不适合接近,唉小孩子时大家都比较别扭嘛。

可是中也神经比较大条他就讲出来了:你没我就不行而且我还知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陽の光 闇の月 陽も月も異なれど、同じように地上を照らす。けれど、両者は決してまみえることはない。陽が輝くとき月は...
    波沙诺瓦阅读 1,986评论 0 7
  • 1.暗闇より夜魔来たる-1あなたはきっとこんな私をお許しにはならないでしょう…ですが、私はあなたを守る以外の何かを...
    波沙诺瓦阅读 2,913评论 0 8
  • 1.暗闇より夜魔来たる-1あなたはきっとこんな私をお許しにはならないでしょう…ですが、私はあなたを守る以外の何かを...
    波沙诺瓦阅读 1,681评论 1 2
  • 早晨去食堂吃早餐,发现最爱的每天到买的早餐改了配菜,于是我就换了另一个,因为我喜欢的就是原来的搭配,突然觉得爱情应...
    鹿呦鸣阅读 193评论 0 0
  • 卷积神经网络是一个多层的神经网络,每层由多个二维平面组成,而每个平面由多个独立神经元组成。
    rogerwu1228阅读 3,124评论 0 2
  • 1.“我们不能阻止懊悔的鸟儿飞过我们生活的天空,但我们不必让它们在我们的头上筑巢。” “面对生活,我们可以选择不抱...
    岁月莲上写诗阅读 522评论 0 3
  • 某位哲学家说的好,二月不减肥,四五六七八月徒伤悲!于是,本少女决定,在春暖花开的今天开始了延续二十多年的减肥计划!...
    elisa_ren阅读 75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