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故事1

字数 3345阅读 7

生活少不了的乐趣,官网【AG18.NET】如遇到点击被恶意拦截进入不了,俗话说的好“青菜萝卜更有所爱”,每个人对于每种事物都有不同程度的喜欢,而水果这种食材更是受到了许多年轻人的追捧,从而演变成了各色各样的游戏,在我们熟知的游戏中,水果对对碰可能是最耳熟能详的一款游戏了,不同颜色的水果相互抵消,不同种类的水果相互清楚,这种别样的快感,让许多年轻人在坐车和休闲之余都会玩上一把,既考验智力又考验手速,这类益智类的游戏一直是有很大的市场,但是仅仅只是消除,恐怕还是有些乏味。

哑游平台考虑到玩家们的所想,特意推出了哑游水果对对碰,具有哑游风格的特色游戏,在这款游戏中,玩家不仅仅可以通过消除来获得游戏和脑力的快感,还能凭借着自身的实力和运气在每轮获得一笔不小的奖金,有钱就有动力,这年头不谈金钱谈情怀的可谓都是耍流氓,所以别问我有什么梦想,我的梦想就是不上班也有钱花,而这款哑游平台这款水果对对碰恰恰满足了玩家们的所需,课余生活之外小赚上一笔零花钱何乐不为呢。

哑游的小伙伴看到后肯定特别心动,现在请将你的心动转化成行动吧,水果对对碰游戏已经登陆了哑游平台,不变的玩法,更好的体验,能赚钱够刺激的福气水果,让你用你手中的大炮,轰翻那些跳动的水果,赢积分,兑奖金,拿大奖吧。

接下来一个星期的时间,江枫都是闭门不出,一直在出租屋的后院疯狂的修炼。 

一个星期之后,当江枫走出房门之时,赵无暇立即感觉到江枫看上去有diǎn不太一样了,变化的不是江枫的长相,而是气质。 

如果説这次江枫回京之后,一直都给赵无暇一种看不透的感觉的话,那么这时看着江枫的时候,明明江枫就在面前,赵无暇却是觉得彼此之间,离的很远很远。 

这一diǎn,让赵无暇的眼中,有着无法抑制的惊讶情绪流露出来。 

江枫看到赵无暇眼中的惊讶,微微一笑,他知道赵无暇在他身上看出了一些东西,但并没有解释太多,问道:“这段时间,有人找我吗?” 

因为江枫闭门谢客的缘故,赵无暇这几天时间,干脆在出租屋办公,帮助江枫打diǎn人事方面的事情,听江枫问起,説道:“马连豪打过几次电话找你,説要找你喝酒,让你有时间回复他。” 

马连豪会找自己,江枫并不意外,至于喝酒,江枫更不意外,马连豪本就是这样一个不着调的人,除了吃吃喝喝之外,江枫实在是想不明白马连豪的生活中还能有什么事。 

想了想,江枫説道:“你回个电话给他,约他半个小时后在花田会所见面,我请他喝酒。” 

赵无暇diǎndiǎn头,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约好时间之后,赵无暇开着车子,送江枫去花田会所。 

坐在车内,江枫没有説话,一直在静心感受着自身身上的变化,一个星期的时间,在白果树所释放的灵气的辅助之下,他已经成功突破到了炼体第五层。 

从第四层到第五层的突破,除了实力的累积之外,更为主要的,是身体内部,开始发生脱胎换骨的变化。 

体内,一道微弱的气息流转着,在江枫有意的调动之下,散发出四肢百骸之中,那一道气息,不断的滋润着江枫的五脏六腑,让他的每一个毛孔,都分外舒泰。 

半个小时之后,车子在花田会所停下,江枫推开车门,下了车去,才刚下车,就是听到马连豪的声音远远传?远传来。 

马连豪并不是在迎接他,而是在和一个人吵架,此时正吵的脸红脖子粗,声音分外的高亢,説道:“老家伙,你到底是什么意思,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敢跟小爷我抢女人,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江枫听得声音,循声看去,就是见马连豪身着一身黑色西装,极为骚包的杵在花田会所的门口。

站在马连豪对面的,是一个戴着金丝无框眼镜的中年男人,不过那中年男人虽然戴着眼镜,却是一脸的横肉,绝无半diǎn书生之气。 

在中年男人的身侧,跟着一个年轻女人,年轻女人的一张脸抹的如同调色盘一般,大冷天的,也仅是穿着一条红色的短裙,露出一双大白腿,一脸可怜兮兮的站在那里。 

马连豪的话説的很嚣张,那中年男人却是更嚣张,冷冷説道:“小子,我看你是找死,染指老子的女人老子还没跟你算账,你竟然反过来找老子的麻烦。” 

“放你娘的狗屁,这女人前几天还在小爷我床上,什么时候变成你的女人了?”马连豪口沫横飞的破口大骂道。 

“你説什么?”中年男人脸色大变,盯着年轻女人看了一眼,反手一个巴掌甩在了年轻女人的身上:“臭婊子,老子供你吃供你喝,你居然给老子戴绿帽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年轻女人被打的懵了一会,哭哭啼啼的説道:“不是,不是这样子的,我根本就不认识他,你千万不要相信他説的话。” 

马连豪嘿嘿一笑,説道:“你不认识我?这事还真他娘的有意思,要不要小爷我説一説,你身上有几颗痣啊。” 

“我身上根本就没有痔,你不要胡説八道。”年轻女人大叫道。 

马连豪哈哈笑道:“就是就是,我知道你身上没有痔,不用你来提醒我。” 

“你——”女人情知上当,一张脸变得无比煞白。 

中年男人听不下去了,又是一脚将年轻女人踹倒在地上,转而冲马连豪説道:“小子,我不管你是谁,有什么靠山,你敢动我的女人,你都是死定了。” 

马连豪不以为意的説道:“有种你放马过来就是,小爷我可是从小吓大的。” 

“既然你想死,难道我还会不成全你不成。”中年男人阴狠的説了一句,一挥手,很快有四个人走了过来。 

“打断他的两条腿,不,把他的第三条腿也给我打断,看他以后还怎么玩女人。”中年男人沉声説道。 

那四个人,立即朝马连豪冲了过来,马连豪没想到对方还真带了人,要变绿了,拔腿就跑。 

中年男人这时则是笑了起来,阴狠狠的説道:“现在知道怕了,可惜已经晚了。” 

“晚你妹啊,人多了不起是吗?信不信小爷我分分钟叫人过来砍死你。”马连豪也不是那种任人欺负的软柿子,这时虽然狼狈,也是输人不输阵,嘴硬的回应道。 

“先想想怎么度过这一关再説吧。”中年男人鼻孔中喷了口气,双手环抱在胸前,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江枫还真没想到事情会有这么戏剧性的变化,虽説马连豪不着调,但为了一个女人,闹出这样的事情来,还是多少让有diǎn他哭笑不得。 

赵无暇也是一脸鄙夷之色,任由马连豪被那四个人追着打,绝然没有半diǎn同情心理。 

“大少,大少,你可终于来了,你要是再不来的话,我可要被人给打死了。”马连豪逃跑的时候,一眼看到江枫,立马如同看到了救星一样,慌不择路的朝江枫这边跑了过来。 

江枫有些无语,这家伙还真是一个惹事精。 

马连豪本就手长脚长,跑的飞快,那四个人根本就拦不住他,很快就跑到了江枫的面前,抓住江枫的手臂,气喘吁吁的説道:“大少,来的正好,快diǎn帮忙啊。” 

“嘿,敢情还有帮手,难怪敢这么嚣张,给我一起打。”中年男人毫不客气的説道。 

那四人听得这话,一起朝江枫和马连豪围了过来,江枫眉头微皱,淡淡説道:“都给我滚。” 

“好大的口气,我看滚的是你。”其中一人説了一句话,一拳朝江枫脸上打来。 

他的手才伸出来,江枫的巴掌,就是落在了他的脸上,“啪”的一声清脆的声响响起,那人直接被江枫一巴掌拍的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其他三人见状,瞬间被激怒,拳脚相加,一起朝江枫发起进攻,这样的小人物,对江枫而言,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 

不过一diǎn小事,江枫也不想闹的太大,就是随意踢出去几脚,将那三人,踢的跪倒在地上,都是丧失了战斗力。 

    中年男人本来觉得,自己这边四个人,就算是两个打一个,也足以将江枫和马连豪收拾一遍了。

至于赵无暇,一个女人罢了,还不至于让他重视。 

这时却是没想到,江枫一个巴掌解决掉了一人不説,随便踢出去几脚,就将他这边的人全部给废掉了,那张脸,登时变得难看起来。 

“小子,你很能打啊,你知道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中年男人恶声恶气的説道。 

“你是什么人我没兴趣知道,不想吃苦头的话,就赶紧给我离开。”江枫不悦的説道。 

“你让我离开我就离开,当真以为我好欺负吗?”中年男人的脸色变得极为不善起来。 

马连豪哈哈大笑,説道:“这不是废话吗,你本来就很好欺负啊。” 

説着话,马连豪有样学样,冲过去抬手就是一个巴掌扇在了中年男人的脸上,得意洋洋的説道:“老家伙,看到没,我就是这么欺负你的。” 

説起来,马连豪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江枫一起欺负人了,这一巴掌扇下去,都让他有种找到了当初的感觉的兴奋之感,表情都因兴奋而微微有些扭曲。 

“你——”中年男人没想到马连豪会扇自己耳光,可在见识过江枫的厉害之后,也不敢还手,不由气的半死,厉声説道:“该死的,我是白家的人,你们竟敢这样对我,我发誓,你们都完蛋了。” 

白家的人? 

马连豪微微一愣,脸色变得古怪起来,他没想到这家伙竟然是白家的人,虽然因为女人被人抢走了,他心头怒火中烧,但白家那样的家族,可不是他所能得罪的起的。 

就算这家伙只是白家一个外围旁系子弟,要想拿捏他的话,也够他喝一壶了。 

“白家很了不起吗,还不给我滚。”江枫有些不耐烦了。 

“白家是不是很了不起,你很快就知道的,有种就在这里等着别跑,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到底有何能耐,竟敢欺负白家的人。”中年男人説了这句狠话之后,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江枫懒的理会他要叫什么人,招了招手,领着马连豪朝会所里边走去,至于赵无暇,则是开着车子离开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