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会有期

杨桃立在楼下,呈四十五度仰望姿势,她静静地盯着那几个烫金大字“××市教育局”。

她嘴角不自觉地向上弯起,逸出一句:“秦予之,别来无恙。”

杨柳戴着墨镜,穿着一件及膝风衣,踩着一双黑色高跟鞋,露出纤细的一截小腿。她施施然走进那幢大楼。

走到那间办公室门口,杨桃内心还是有些忐忑的,她停在那儿,深呼吸,理了理头发和衣摆,敲门。

听到那一声“请进”,心猛然一提。

再次深呼吸,推门:“秦叔叔,好久不见。”

对面的人猛然一滞。

秦予之真没想到这丫头这么快就找来,新一轮的入职在七月份,她现在应该在准备毕业论文才是。

秦叔叔,呵呵,第一次被一个姑娘这么称呼,倒一点也生不起气来。

他们已经7年没见过面了吧,怎么她还是一副小丫头的俏皮样子。

他看着门口的人儿,思绪飘远。

七年前,他23岁,她15岁。

他大学一毕业就到她的学校当老师,教初三化学。

她第一次化学考试就得了满分,自然就被任命为化学课代表。

他当时在学校非常受欢迎,人长得年轻帅气,上课风格轻松幽默,很多女孩子都很崇拜他。

而杨桃是他最喜爱的学生,她聪明好学,对于化学极其有天赋。

每次上实验课他都会叫杨桃来示范操作,所有步骤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对于初三学生,每年省教育局都会举办一次物理化学竞赛,得奖的同学不用参加中考,很多学校会来争抢。

毫无疑问他选择带杨桃参赛。

就这样他们之间慢慢就有了交集。

秦予之还沉浸在回忆中,杨桃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他的桌前。

她摘下了眼镜,双手撑着桌沿,微微皱着眉,一双大眼睛直直盯着他:“秦叔叔,你难道不记得我了么?”

秦予之突然很想笑,一切看似变了,但总有些东西保持着原样,一如她清澈又狡黠的眼神。

秦予之看了看表,到饭点了,便对对面的人说:“饿不饿,带你吃饭去。”

杨桃一边嘟囔:“别以为用一顿饭就能把我打发掉。”一边乖乖地跟在他后头。

杨桃盯着前面的人挺拔的背影,心里“哼”一声:太不公平了,我都快长皱纹了,他已经三十岁了,怎么一点也没见老,简直是祸害。

前面的人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转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想吃大餐就走快点,一会儿人多等不到位子。”

杨桃看见他那一口白牙,不禁呆了。

她又想到了那个吻,她无数次回想,无数次在梦里重演的初吻,她和他的初吻。

那时候要准备化学竞赛,除了正常上课,每天晚上还会在他的教师公寓里补课。

杨桃觉得那是她人生中最美好最有意思的一段时光。

有一天晚上她独立解出了一道竞赛试题,她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她只用了八分钟。

她开心地转头看他,他正好也看着她,灯光璀璨,两个人的眼睛里都闪着亮晶晶的星子。

不知道是谁先开始,一切那么自然,两个人吻到了一起。

两个人都很生涩,可是又那么契合,辗转缠绵,难分难舍。

杨桃永远记得那种感觉,她像置身于一片广袤的草原,草原上开满了白色的蒲公英,微风吹拂,蒲公英飞舞,她也随风起舞旋转,蒲公英的种子飞到她脸上,轻轻柔柔,软软绵绵。

如果可以,她愿意永远溺在那个吻里。

他突然推开她,他的脸红红的,眼睛也红红的。他低头不看她:“今晚先到这里,你……你先回去吧。”然后就冲进了卫生间。

杨桃愣愣怔怔,一切像一场幻梦,她又看了一眼墙上的钟,天呐,他们足足亲了四十分钟。

谁也没对这个吻下定义,也没法定义,老师和学生,也算超出人伦。

只是从那以后,他们的上课地点变成了办公室,他把公寓里所有的书都搬了过去。

意料之中,最后杨桃拿了竞赛一等奖,被市一中直接录取。

可是因为那次比赛,秦予之得到市教育局领导的赏识,直接抽调到教育局。

他几乎是不告而别,只是给她发了一条信息:对不起。

杨桃叹息了一声:还好,我们终于又见面了。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忍了这么多年,终于以一个平等的姿态现在你面前。

秦予之停了下来,后面的人一会儿嘴角含笑,一会儿摇头叹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予之于是抓起她的手往前走,杨桃想挣扎,甩了两下又放弃了,反而和他十指交握,这回再也不放手。

秦予之心里一下变得柔软:真正的爱,一定能敌过时间。这么多年他一直心心念念,默默关注的小丫头,终于长成大姑娘了,终于可以光明正大牵她的手。

餐桌上,气氛突然暧昧起来,秦予之一直盯着杨桃,杨桃快被他看得心律不齐。

没想到秦予之语出更惊人:“怎么办,我想直接向你求婚了。”

杨桃惊得忘记呼吸。忽然她记起来什么,恶狠狠地说:“你想得美,至少先追我吧,我都没谈过恋爱。”

秦予之目光宠溺:“我都跟你谈了七年了,你高中时每一次模考排名我都一清二楚,你大学时参加什么比赛,得了什么奖,我都了如指掌。还有这次你考公务员,录取名单我早就看过了。”

杨桃有些生气:“那我考上大学以后,你怎么也没联系过我,如果我没考你们单位的公务员,你是不是打算跟我老死不相往来。”

秦予之语气有些无奈:“我毕竟比你大八岁,大学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我希望你好好享受。选择权永远在你手里,如果最后你没有选择我,我也认了。”

秦予之没有告诉她,她大二那年的校庆,他也去了。只是正好碰到有男生跟她表白,他远远地站在灯影里,一声招呼也没打。

他突然又高兴起来:“不过,显然我的运气比较好。”

杨桃还是气他当年的不告而别,气他这么多年的不动声色。

杨桃突然有些想哭:“我考了你的大学,就是希望能离你近一点,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因为你比我大,我害怕你根本不喜欢我,更别提等我,我担心我还没毕业,你就成了别人的丈夫。”

秦予之抓着她的手:“放心,以后不会了,一切都交给我。”

于是秦叔叔追了两个月,就成了杨桃的先生。

杨桃一手毕业证,一手结婚证,毕业旅行合着蜜月旅行。

秦叔叔从当晚送她回家,就想一亲芳泽,重温旧梦。

可是杨桃一巴掌就拍到了他嘴上:“不可以,我要留到婚礼那天。”

杨桃自己恨不得主动扑上去,但是她忍了,就是要惩罚他。

秦予之没有办法,只能亲亲额头脸蛋解解渴灭灭火。

所以他不遗余力在两个月之内终于把她搞定。

在婚礼上,司仪那句“新郎现在可以亲吻你的新娘”还没说完,二人就急不可耐地亲上了,众宾客笑翻。

两个人亲得昏天暗地,下面宾客一直起哄喝彩,司仪冲着观众摇头摊手,估计他也是头一回遇到这种大场面。

秦予之觉得自己失聪了,她的嘴唇是这世上最柔软的柔软,最甜蜜的甜蜜,像甜甜的果冻,令人欲罢不能,一切皆源自于最原始的本能。

而杨桃也觉得自己快晕眩了,她又站在了大草原上,微风吹着她,轻轻的,柔柔的;蒲公英包裹着她,软软的,痒痒的……

婚后小剧场

“秦叔叔,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在亲我之前,还是之后?”

某人有些不爽:“能不能不要叫我秦叔叔,搞得我都不好意思对你下手了。”

杨桃坐到他腿上,朝他脸上吹气:“那叫什么,禽兽先生吗?我现在才知道,当时你为什么把我推开,你当时有了反应很难受是不是?”

秦予之直接用嘴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

我为什么不告而别呢?是的,我怕控制不了自己,做出伤害你的事,在你面前,我太容易失控。

我什么时候爱上你的呢?

也许是你在讲台上认真谨慎做实验的时候;也许是你心无旁骛研究竞赛试题的时候;也许是你扑闪着大眼睛问我各种古怪问题的时候。

“秦老师,为什么早上刷完牙吃水果会觉得苦呢?是有什么化学反应么?”

“秦老师,火柴盒边上擦火柴的部分能止血吗?我奶奶每次都会用那个按在伤口上止血。”

“秦老师,听说唾沫能消毒,化学原理是什么?”

“秦老师,前几天我手被烫伤,我爷爷让我抹醋,我奶奶让我抹酱油,你说哪个更有科学依据?”

……

所有的念念不忘,都后会有期。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用五年的时间来迎接这一刻,却最终还是只能仓促与你作别。 恍如隔世。 最后这些天就这样恍恍惚惚红红火火含含糊糊地过...
    林梓戴阅读 707评论 0 0
  • (一) “瑶瑶,快走快走,他们大四毕业照马上要开拍啦,咱们去凑个热闹。”室友喊道。 “嗯嗯,好,我马上。”吴瑶...
    小太阳的钻石心阅读 578评论 4 7
  • 4 如他所说,他妈妈的手艺的确很棒,岛民做到鱼美味至极。吃过了午饭,小青主动帮老板娘收拾碗筷。 “不用,小妹妹,你...
    梅花猫阅读 387评论 7 4
  • 孙师傅的家离市局不远,坐公交车也就4站地,这三个年轻人骑着自行车便出了市局的大门。 一会儿功夫,他们便到了孙师傅家...
    天气好时不出门阅读 176评论 0 1
  • 三年里我最宝贵的得着 我独立了,我懂得了分辨,我忍耐了孤独,我在各种磨炼中…… 那一天,爸爸把我送到哥哥家,安排我...
    陶珍阅读 82评论 0 0
  • 据说第一次被爱唯尔精致家洁服务的顾客,打开门时,表情都是这样滴。。。 因为进来的阿姨,不是这样滴。。。 而是这样滴...
    傅建男阅读 246评论 0 0
  • 南极料理人,列入我最喜欢的电影之一。有机会可以再看一次。 理由是,觉得完美演绎诠释了一个留美博士生的生活。看完你就...
    ritaxqzhang阅读 72评论 0 0
  • 爱上厨房的美好时光 (2017优优成长日志第5篇) 曾经跟一个妈妈聊天,她不敢让...
    Yoyo04阅读 395评论 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