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水饺

文/木又曾

1

马原爱吃水饺,尤其爱吃韭菜馅的水饺。

包韭菜馅水饺,最好选宽叶韭菜,宽叶韭菜比细叶韭菜肉厚味浓,用宽叶韭菜包的水饺也比细叶的耐煮,出锅后仍有嚼劲,不像是细叶韭菜缩成一团。

马原每次不知道该吃什么时,就会想起吃水饺,毕竟水饺有肉有面有菜,不仅营养均衡还省事方便。

马原至今还记得小时候吃过的那顿水饺。那是在过年的时候。

小时候家里穷,孩子们都喜欢过年,过年有糖吃有肉吃有瓜子嗑,过年还可以放鞭炮点烟花。

马原看着妈妈把买来的肉切好,肥瘦相间的切成大块用来煮。肥的连着猪皮的,切成肉丁,把肉丁放入油锅,用勺子煸炒碾压,一会儿肥肉变得金黄,开始回缩,肥肉里面的猪油炼制出来,金黄色的肥肉最后成了香脆的肉渣。

马妈妈把猪油倒进盛放着切好的韭菜里,放入肉渣,盐,花椒面等调味料,搅拌均匀。

马妈妈告诉马原,好吃的饺子馅是可以闻出来的,只要是咸淡调制的好,即使生的饺子馅也能闻到香味。

马妈妈把活好的面切出一部分,在案板上搓揉,面变成长长的圆条,把长条切成同样大小的圆柱体,粘上面粉,把它们压成薄薄圆圆的面皮。

把面皮放在手掌心,拿筷子夹些馅料,把面皮一合,手指捏出花样。水饺做成了。

马原觉得妈妈包的水饺简直就是艺术品。

好吃不如饺子,马原很认同这句话。

随着年龄的增长,马原吃韭菜水饺的次数越来越少,吃过韭菜馅水饺后,口气会变差,所以有时即使马妈妈包了韭菜馅水饺,马原也不吃。

2

从初中开始马原就住校,每次回家过周末都是吃妈妈包的水饺。

人人都有青春期,马原也不例外。

马原是个父母眼中学习好的好孩子,是老师眼中尊敬师长的好学生。他把自己的叛逆发泄在了水饺上。

每次回家都是吃水饺,就好像全天下没有其他可以吃的东西了。曾经好长一段时间,马原看到饭桌上摆着的水饺,嘴里就会说,我不吃水饺。

其实人都是一样的,太容易得到的事物往往不会珍惜,就好像摆在马原面前的水饺一样。

等马原读了高中,一个月只能回家一次。这期间,马原爸妈也忙碌起来,毕竟父母要为孩子的将来打算,孩子将来还得读大学,不论是干什么都得花钱。

马爸爸出门打工,马妈妈一人在家一边忙着家里的农活,一边卖着保险。

读高中后,马原就很少吃到妈妈包的水饺了。包水饺是很耗时的,吃一顿水饺,从准备食材到吃到嘴里最少也得需要一个多小时。马原不想等待,马妈妈也好像没有时间。

马原嘴馋时会想去校外点一盘水饺,每次刚要付诸行动时,脑袋又会重回理性,一是水饺很贵,毕竟生活费不多;二是去校外会浪费很多时间,如果被锁在校外后果会很糟,马原还是喜欢按部就班的作一个安稳的好学生。

等上了大学,马原的水饺瘾消失的无影无踪,马原发现原来世界很大,好吃的东西有很多,朴实的水饺在马原心里越来越算不上顶级美食了。

三年后马原毕业,在大学所在的城市找了份工作,步入社会后,马原发现自己再次喜欢吃水饺了。

3

发现这家叫姐妹的水饺店,是在马原工作了一年后。

马原从之前的类似农家的四合院搬到一个两居室,马原和同事合租。

姐妹水饺店就在马原租住小区的临街商铺。

这家店很普通,没有装潢,就是水泥地面,墙上贴了白色瓷砖。

当马原走进店里,一口咬下水饺后,他就知道,以后吃水饺只来这家店。这里的水饺真的有妈妈的味道。

一般饭店的噱头都是本店的食品有妈妈的味道,马原没来这家店之前也认为所谓妈妈的味道根本就是扯淡,除了自己妈妈做的饭,其他人做的饭怎么可能会有妈妈的味道。

当马原咬了一口水饺后,他都快激动的哭了。这里的水饺和妈妈包的味道一样。

所以,当多年后马原离开这座城市的时候,他觉得很惋惜,他觉得以后再也吃不到这么好吃的水饺了。

马原的初恋就是在这家店里遇到的。

4

春天的下午,小小的水饺店已经坐满了人。马原在一个单桌吃着刚出锅的水饺。

这时,一个高挑长发女孩走进店里,来到马原对面问,可以不可以拼桌?

马原此时刚把水饺塞进嘴里,一时无法说话。马原仰起脸看着对面的女生点了点头。

女生浅笑坐在对面,点了一份韭菜水饺。

“要不要饺子汤?”老板娘问。

“要。”马原和女生异口同声。话一出,马原和女生都觉得有些尴尬。

“你也点的韭菜馅的?”女生问马原,打破了尴尬的氛围。

“嗯,你也喜欢韭菜水饺?”

“是啊,我觉得这家店的水饺最好吃,有妈妈的味道。”

“我也觉得是。”马原没有想到竟遇上和自己有相同观点的人。

对面坐着女生,马原开始留意自己狂野的吃相,时不时余光瞟一眼对面的女生,那女生好像很随意,至少比自己要轻松自然。

一丝紧张后,马原觉得不就是吃个水饺,我自己是不是想太多了,随后又开启了狼吞虎咽模式。

一顿饭的时间很短,短得只能留下一些浅显的印象,这或许就是人们说的第一印象。

马原对张淼的第一印象是美,张淼对马原的第一印象是萌,张淼一想到马原塞满水饺鼓起的脸就想笑。

世界上有好几十亿人,但总有些人注定会再次遇到。马原和张淼就是这样。

一个月三十天,马原和张淼会在水饺店里遇见两三次,慢慢的两人彼此熟络,慢慢的爱情的萌芽找到了土壤。

两个年轻人在美好的年纪遇到美好的人,萌发了美好的爱情。马原和张淼的爱情里吃占着很大的比重,而韭菜水饺更是基点。

就像所有的青春爱情剧一样,马原和张淼一起看电影,一起逛街,一起旅行,一起寻找好吃的。

作为资深吃货的两人都会在发现了新的美味后立即告知对方,然后约好时间一起品尝。

5

一天晚上,一起吃过晚饭的两人各自回到租住的地方。凌晨三点马原被张淼的来电吵醒,张淼说她睡不着,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

马原睡眼朦胧的提议要不要去海边看日出?张淼欣然同意。

马原骑着自行车载着张淼去海边,天上挂着一轮圆月,月光洒下来照在静寂的路上,虽然是深夜却很明亮。

等他俩来到海边已是凌晨四点,海风吹拂着海面形成一层层前仆后继的白色海浪,海风夹杂着咸腥味吹在马原和张淼的脸上,两人眯着眼,看着远方的天际线。

等待是漫长了,虽然时间只过去了半个小时,但他俩觉得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不过还好,你也在这里,在我的身边。

此后,马原想起初恋,总是回想起一起在海边看日出的场景。

“快看,日出。”张淼激动地拉起马原的手跳了起来。

太阳像个害羞的姑娘,先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到后来终于跃出了海平面。

“好可惜,忘带相机了。”马原有些失望。

“没事,有你在就很好。”

“你真好。”马原把张淼拥入怀里。

海边清晨卖的爆米花很甜。

6

马原和张淼一起看过日出后,同居了。张淼退了房住进了马原租住的公寓。

两人开始有计划的过日子,他们想尽快的攒钱买房。马原按着菜谱学着做饭,不过从没有尝试着包水饺,毕竟包水饺对于做饭新手来说是一个浩大的系统工程。

一年后,张淼升职了,为了庆祝张淼升职马原破天荒的包了一次水饺,张淼吃着马原包的咸淡不均的水饺,笑的很幸福。

第二年,马原依然执着的爱吃水饺,每次在张淼不知道要吃什么时,他都会提议要不要吃水饺?可每次最后吃的都不是水饺。

张淼说马原对水饺太过执念,其实世上有很多比水饺好吃的美味,只要多挣钱就能吃到。

一天,两人拿出银行卡,看看到底攒了多少钱。把卡插进自动取款机,显示钱数四万多。

马原没想到能攒这么多钱,他提出下馆子大吃一顿。

张淼白了他一眼说,吃就知道吃,就这点钱得到什么时候才能买房啊?

此刻的马原没有注意到张淼紧皱的眉头。

没想到第三年的日子,马原和张淼过得鸡飞狗跳。先是张淼父母的出现,他们让张淼搬出去住,张淼父母请马原退出张淼的生活。他们觉得穷逼的马原配不上自己的女儿。

后来又是,马原接到妈妈的电话,说马原爸爸突发心肌梗塞住院了,临挂电话前,马妈妈跟马原说让他想点办法拿些钱回来。

马妈妈从没有跟马原要过钱,这是第一次向他要钱,看来马爸爸的情况不容乐观。

张淼把两人的银行卡交给马原说,看病重要。等马原火急火燎的回到家才真正的了解到家里的生存处境。

马爸爸年纪大了不能出门打工了,两位老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守着一亩地三分地,一年也就几千块钱的收益。

在医院里看着卡里日益变少的钱,看着两鬓苍苍的父母,马原觉得是时候担起责任了。

还好心肌梗塞发现得及时,两个星期后,马爸爸出院了。父母没有提让马原回家这件事,但马原心里已清楚。

回到张淼所在的城市,马原把银行卡放在桌上,说,卡里还剩差不多两万块钱。

马原提出了分手,张淼很平静,她没有情绪激动,就好像她提前知道马原要分手一样。

马原和张淼就这样和平分手了。

恋爱中的男女不会想到柴米油盐酱醋茶看似平凡生活里的纷纷扰扰,自然也不会体会到没钱以及贫穷所带来的苦楚和煎熬。

人们往往认为,一加一等于二,两人报团取暖能产生强大的能量可以同仇敌忾,可现实总是会泼上一瓢冷水,报团取暖的两人往往没到最后就会有一个人选择逃离。

马原其实早已知道张淼被现状打击的遍体鳞伤。张淼是好女孩,他首先提出分手,马原选择自己做那个坏人。

7

马原回到了家乡,离开了居住了六七年的城市。

他还是喜欢吃水饺,尤其爱吃韭菜水饺,每次回家总是能吃到妈妈包的水饺,马原觉得当下的生活很幸福。

马原在县城买了房,结了婚,新娘不喜欢吃水饺,她爱吃炸酱面。

有空闲时间,马原和妻子会做两种饭,一个是韭菜水饺,一个是炸酱面。

马原吃水饺时会尝一尝妻子碗里的炸酱面,妻子吃着炸酱面会时不时吃一个马原盘里的水饺。

所谓幸福,或许就是吃自己喜欢的,不干涉别人,不委屈自己吧。

马原很喜欢现在的状态,看着电视里播放着舌尖上的中国,他更加觉得真正的美真正的幸福就在当下就在眼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