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地球赤子之火种(16)

96
书咄咄
2017.12.05 04:50* 字数 2457

目录

上一章

16. 波塞冬号

丁峻刚说完这番话,戴维斯的传呼响了,塞缪尔医生问可不可以谈话,众人互相看了一眼。戴维斯说,“塞缪尔,我正在组织开会,你是需要和我单独谈话,还是愿意加入我们的小型会议?”

对方沉默了一下,“如果方便加入的话。”

塞缪尔五十来岁,他看王曼农的眼神,就像一个真正的慈父,所以王曼农对他的印象很好。当他进来的时候,王曼农站起来把自己的椅子让他坐,他微笑着说,“谢谢,小姐。你好点了没有?”

“我已经好了,先生,我该谢谢你!”她另推了一把椅子,挨着丁峻坐下。

“我今天在会上听到俄底修斯的事件,”塞缪尔医生清清嗓子,“决定告诉你们另一件事。”

“关于波塞冬号?”戴维斯问,“我们正在说这件事,幻听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是的。”塞缪尔医生沉默了一会儿,他看着王曼农,“孩子你多大了?”

“我吗?”王曼农莫名其妙地问。塞缪尔医生颔首。

“召集我们到部里集合的那天正好是我26岁生日,”她回答,“至于现在,我不知道确切时间,大概快27岁了吧!”

众人甚是不解他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塞缪尔点点头,平和地说,“你比我的凯瑟琳小一点点,她今年应该有28了。我还记得波塞冬号升空的时候,她的妈妈带她来和我道别,那年她只有八岁,像个小天使。看到你,就想起我的小凯特了。”

显然,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半天没有说话,也没有人打断他。

“波塞冬号只是对聚变反应堆发动机的一次试验性升空,目的是在太阳系里转一大圈检测发动机性能。具体的我不太懂,我只是个随船医生。我们在海王星的附近发现了一个不明物体,貌似一个黑洞,但是又不太像,船长决定,对其勘测几天。那个黑洞,姑且叫黑洞吧,辐射出奇怪的能量流,说它奇怪,是因为辐射的频率非常有节奏,到好像是人为控制的一样。飞船上的科学家们出于好奇,就把那个频率给记录了下来。当时船上有个小伙子,好像是个日本人,对,是个日本人,叫桥本。

“他是音乐爱好者,他说想把那个频率音阶化一下看看。船长认为不是什么大事,就给了他。结果,几天之后,他割腕自杀了,我们也没看到那个被音阶化的频率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从那天起,幻听就开始了。我还算好,问题不大,但是有很多人受不了,开始出现幻觉,有的精神崩溃。船长决定返航,当我们离开那个黑洞的时候,幻觉和幻听突然又有所好转。但是我们匆忙回到了地球。这件事当然作为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上报了,部里也说会重新探测那个地区。此后,就再没有了消息。

“当俄底修斯号的任务表排出来的时候,我简直大吃一惊。俄底修斯号的任务其实和波塞冬号差不多,当然不是对发动机性能的测试,而是对太阳系进行一次全面的考察。我也是随船医生。于是我打报告上去询问那次黑洞事件的调查结果,得到的回复是,那个区已经被全面搜索过了,根本就没有什么黑洞,波塞冬号的集体幻象事件,是一个偶然。

“这简直就是草菅人命,如果不把这件事调查清楚的话,还会有更多的问题出现。我要求延缓那次行动,结果得到答复是,‘塞缪尔医生,如果你不想参加行动,我们可以把你替换下来,但是请你不要用谣言煽动,让不知真相的小伙子们产生畏惧心理。’我说我根本不是害怕,只不过要求谨慎行事。但是很快我的名字被换了下来,职位也降低了,在部里几乎被挂了起来。那时候我很焦虑很暴躁,于是,我的妻子带着我的小凯特,离我而去了……”塞缪尔医生停了下来。

众人才恍然大悟为什么他会对王曼农那么细心和爱护。戴维斯纳闷了,如果针状发射器不是塞缪尔做的手脚,那又会是谁呢。

“俄底修斯号失踪的时候,我就预感到了不祥,果然,今天……”塞缪尔医生问,“又出现幻听了?可是这次我们并没有靠近那个黑洞!”

而且还是从上船第一天就开始,丁峻心里想,有问题,相当有问题,“那个黑洞频率的记录还有吗?”他问。

“这个我可不知道,先生,”塞缪尔医生回答,“这不涉及到我的专业。”

“当年波塞冬号的船长是谁呢?”丁峻继续问。

“亚历山大.卡斯帕。他其实是个生化学家,但那次波塞冬号任命他做船长,不过这也不奇怪,船长不在乎具体的职业。我听说他已经病逝了?”塞缪尔看着戴维斯。

“对!”戴维斯回答,“卡斯帕是个了不起的科学家,也是火种计划的最初决策人之一。从波塞冬号之后开启火种计划以来,他常驻第三行星,在那里开辟了大型的试验室,做了很多先期准备工作。上一次我们去的时候,得知他已经病故,按照遗愿,尸体埋葬在了第三行星而没有回到地球。”

“那从前在波塞冬号上工作的人,还有留在普号上的吗?”丁峻不死心地问。

得到的回答是本,“大概除了塞缪尔医生,曾经离波塞冬号最近的就是我了,但是我没有随船出行!”

真是一团乱麻,但是丁峻直觉上认定,这件事跟那个有频率的能量流音阶化大概有关系。

一上午的会没有说出什么结果,也没有人告诉塞缪尔医生从王曼农脑后发现针状物的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地对此事保持了沉默,戴维斯告知大家可以暂时散会了,他叫住丁峻和王曼农,“你们组的白晏梓,刚才从我这里得到了一些不好的消息,”他沉默了一下,“照顾好她。”

出了医务室的门,丁峻说,“曼农,回头你找晏梓聊聊,让她什么事儿别憋心里头,找人说说也好!”

“为什么我找她聊?指令长你跟她说不合适嘛?”王曼农警惕地瞪大眼睛。

“你们是好姐妹,说话方便!”

“你们是老同学,说话更方便!”

丁峻都恨不得在王曼农的脑袋上狠狠敲上几下,小丫头,古灵精怪的,怎么这么讨厌呢,什么事情都想跟人对着干。

“这样吧,”小眼珠子骨溜溜一转又一个主意,王曼农伸出右手,“石头剪子布,你赢了我就去找晏梓聊天!”

我一大男人陪你玩这个?让晋虎亚兵看见还不笑掉大牙,回到东海舰队哥们儿就没法见人了。丁峻迟疑,不伸手!

“来吧,这样每人都有五五概率。”小拳头又往前一伸。

丁峻左右看看,没人路过,硬着头皮也伸出拳头,一二三,他出剪子她出布,赢了。丁峻松了一口气。

“行了,愿赌服输!你去找晏梓聊天吧。”王曼农施施然缩回手。

“你耍赖啊!”丁峻快气死了。

“我哪有?我刚才说,你赢了我,就去找晏梓聊天。是你自己没听明白!”王曼农得意地一甩头,吹着口哨溜走了。

靠,常年打家雁,今天被小雁啄了眼,老子上辈子一定欠你很多钱。

(待续)

下一章

【科幻】地球赤子(一)火种
22.0万字 · 4141阅读 · 38人关注
他是优秀突出的职业军人,沉默寡言严肃认真,而她是自由散漫的海外华人二代女博士,擅长胡说八道和各种混不吝,就这样被命运安排相遇,从负气斗嘴的冤家,变成了同生共死的战友……在被调戏和反调戏的过程中,他被一点点地搞分裂。 这是一部科幻外衣的言情向小说,科幻辅,言情主,勿深究,勿细探。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