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的喜欢

22:30的正心7楼教室

脑袋真是个神奇的东西,有些时候怀疑自己是不是提前得了老年痴呆,转身就忘记自己要去干嘛,有些时候,例如此刻我却可以清晰的记得几年前十几年前的某个画面。

初二,下午第三节课,趴在靠窗第二排的书桌上,瞧见窗外的太阳开始慢慢下山,天际泛起淡淡的黄昏色,我出神的望着,想着,我要加油学习,考上重点班,那样就可以见到喜欢的人了,因为他学习很好,他一定会考上重点班。

初三,我考上了重点班,可是不知道原来重点班有两个班,我们被分到不同的班。重点班提前开学,七月最热的时候,坐在闷闷的教室里,背着化学方程式,突然看见窗外一只白鸽,我想,我要是那只鸽子就好了,飞到自己想去的地方,我不想待在这个城市,我想离开家,幻想着自己坐着火车去哈尔滨,因为那是我觉得最可行的方案。

高二,文理分班后,晚自习可以自愿上到九点半,为了减肥,我一天只吃一点东西,我把这个可吃的权利给了那个时候最喜欢吃的锅巴,每天只吃锅巴。既要学习,又要防止久坐,我选择靠墙占着看书。心心念念要考到学年前八十,这样我就可以有机会每次月考跟他分在同一个教室,感受坐在同一间教室的欣喜。大概在同一个教室里,度过了每一次月考,但他从来不知道我的存在。

大四,在考研自习室的小单间里,翻着他的人人网,看着他准备考研的动态,一边像侦探一样查找他要报考学校的蛛丝马迹,一边默默努力我不擅长也不喜欢的专业,为了考研而考研,因为总觉得那样才能离我喜欢的人不会太远。

二战,晚饭时间,贸大的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窗帘的在陪晚风玩耍,开心的舞动,灯管吸引着不怕头破血流的飞虫,木木的盯着黑白,考研不知道是信念,还是执念,只是不想认输,不想让别人瞧不起自己,脑袋里只有坚持下去。

博一,十月中旬,离每年考研时间不足两个月,复习的孩子们桌上依然摆着肖爷爷的黄皮1000题,除了右上角的年份变了,其他还跟几年前我做的那本题一模一样。突然间恍惚,我是不是不合时宜的存在?同龄人都开始中年发福,结婚生子,我还在几年前的地方,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小小的信念,可以鼓励一个人坚持走完一段不太好走的路,比如仅仅是悄悄喜欢一个人。

悄悄喜欢一个人可能是我生活里最不孤独的时刻,虽然我一直孤独前行。但现在喜欢的人都不见了,呃,那就将这个喜欢的人设定成自己吧,一个自己的喜欢的样子,去为了她努力前行,祝福自己读博顺利。哈哈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