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城:一个拒绝长大的孩子

0.12字数 1438阅读 406

文/山河拾荒者


图片发自简书App

闲来无事,又读起了顾城的诗集,想起那个曾在我们青春岁月留下无数美好的诗人,我的思绪不禁回到了多年前的那场悲剧之中……

1993年10月8日,新西兰,激流岛。

“朦胧派”诗人顾城举起了手中惊世的斧头,妻子谢烨香消玉损,随之而去的还有顾城自己的生命与诗人的灵魂。

我是在大学时期了解到顾城的,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都是在那段青葱岁月了解到的这个中国“朦胧派”的代表诗人的,提起顾城,那一定是每个热爱诗词的大学生无法避开的一个名字,他的诗是我们关于那段似水年华最美好的回忆。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顾城寻找到的不是光明,而是他为自己所建造的乌托邦。

其实,从选择隐居激流岛的那一刻起,作为诗人的顾城就已经死了,英语不好但又不愿意去学习的顾城在新西兰注定无法拥有像国内一样的名气。原因很简单,中文版的诗歌在那里基本无人问津,顾城从事业的巅峰跌至谷底,这其中的落差是他难以接受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有人说,导致顾城杀妻自尽这出悲剧的时顾城的情人英儿,因为英儿在他和谢烨的感情中一直是个第三者。但是即便英儿有错,难道顾城就是无辜的吗?

一个巴掌拍不响,这是人尽皆知的道理,我们无从知晓在这段畸形的三角恋情中微阖谢烨一直采取的是支持态度,但有一点是确定无疑的,谢烨对于性是稍带排斥的,而英儿正好填补了顾城对性方面的需求。从这方面来讲,顾城是幸运的。即使英儿是一个追名逐利的女人,但顾城自己也是个有妇之夫,他又凭什么要求英儿矢志不渝呢?

李英:顾城与妻子谢烨合著小说《英儿》的主人公原型,一生与三个男人有过情感纠葛。


一见钟情在李英那里如同家常便饭唾手可得,并且她本人从不回避。

与刘湛秋:“这是我第一次遇见一个男人,让我生理上彻底被他的个人魅力征服了,以前从来没有过。”那一年,李英23岁,刘湛秋51岁,《诗刊》的责任主编,并且此时的刘湛秋是有家庭的。

与顾城:“我其实第一眼看见顾城,就知道这是我的命,我躲不开的。”1990年7月5日,李英离开北京,应顾城谢烨夫妇的邀请前往新西兰激流岛,妻子谢烨默许了李英与顾城的情人关系,三个人生活在了一起。这一年,李英27岁,顾城34岁。

与老约翰:“我有了一种被爱的感觉,觉得可以逃出‘影子’了,可以让他带我出去,有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电话号码。私人地址,告诉朋友我是谁。”1992年底,李英与老约翰去了悉尼,并且结婚。

1994年1月,离婚的李英与离婚的刘湛秋在澳大利亚再次相遇,并且结婚。

“这个世界上一些人是用心在生活,一些人则是用观念在生存。我对所谓规范是持一种蔑视态度的,伦理道德在我眼里有些滑稽,在我眼里人要活出本性来才是美丽的,相反就是丑陋的。”李英对记者如是说。


图片发自简书App

顾城不仅是一个幻想主义者,而且还是一个极端个人主义者,他对爱情充满着天真的,幼稚的幻想,所有的一切都以个人为中心,这就已经注定他最终输给柴米油盐的现实生活。

在他所幻想的爱情王国中,谢烨只能爱他一个,而且只能有他一个男人,绝对不允许出现第二个,即便是自己的儿子也不行!顾城无法忍受第二个男人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儿子就仿佛他童话城堡中的一颗定时炸弹,随时有可能爆炸,将他的个人王国炸的面目全非。

顾城宣称自己爱全人类,但是他却不爱身边的妻子和儿子,无休止的折磨着自己身边最亲最近的人。他所谓的对全世界,全人类的爱,其实只是爱他自己,因为在他看来,自己就是全世界,自己就是全人类!

一个拒绝长大的孩子,一个沾染着自私,狭隘,暴戾和脆弱的诗人。最终,当他发现现实世界不如他所幻想的那般美好时,他选择了举起利斧来结束这残酷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