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1年,东京街头留下一个疑问


三年后办公桌前,部长问完治:“现在的你,应该会适合赤名莉香吧”。

而此后的十年、二十年里,你我都在问:“如果你是完治,你会选择莉香,还是里美?”

谁又知道呢!我们只知道,莉香大概是所有人眼里最完美的女朋友了。美丽,却没有公主病;聪明,却不自以为是;可爱,却不无理取闹;她用心爱着完治,却不拈腻依赖于他。她在爱的同时,又努力保持着自己的独立。像极了舒婷在《致橡树》里所描写的:

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我有我的红硕花朵/我们分担寒潮、风雷、霹雳/我们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有人说,当一个女孩子变成另一个人的女朋友时,她会突然间变得霸道和目中无人,装嫩、装柔弱、装傻,作怪、耍性子,炫耀、一切以自我为中心,拿无故撒娇当情趣,把Hello Kitty当童真,借粉红表纯情。那时,除了身边那个男孩子要对她百依百顺,一窝闺蜜也要对她毕恭毕敬,爱上她尊贵的灵魂。

但莉香没有,作为一个女朋友,她忠诚、体贴、贤惠;开心时可以一起疯闹,当完治遭到挫折时又可以给予安慰,还要不伤完治的自尊心。却偏偏在自己受了委屈时不声不响,安静的呆一边调节情绪。

也许你会说,在爱情里,永远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完治不爱她,她没理由更没资格一哭二闹三上吊,她只够这么卑微,低到尘埃里,是否愿意还开出花来,是她的选择。

是啊,完治不爱她,至少我们看到的,完治没有亲口承认他爱莉香,最后当然也没有选择莉香,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耿耿于怀这么多年。那个全世界男人,甚至女人都爱的这样一个完美的赤名莉香,永尾完治,他,却不接受她。

于是,是事实也好,自我安慰也罢,我们换了一个角度,用一个我们能够接受的不那么残酷的理由来接受这个残酷的结果:完治不是不爱莉香,而是承受不起莉香的爱。莉香太完美了,莉香的完美将完治的懦弱尽显无疑。完治毕竟是一个男人,他要面子,也要操控,他要有掌控全局的能力,所以最后选择了能够被掌控的关口里美——那个会撒娇、会哭、会装柔弱、会耍小心机的里美。

我们每个人都是永尾完治,每个九尾完治心里都藏着一个赤名莉香。那是人性对美好的追求。而当这梦想成真后,我们又忐忑起来,觉得不真实,觉得自己不配拥有,站在这美好面前, 我们的弱点被暴露得淋漓尽致,以至于又变得小心翼翼,甚至充满了抗拒。这也是人性啊!这是人性的弱点。

其实莉香并不完美。有人说过,莉香其实是以一种少见的,对自己生存方式的坚持爱着完治,却又在这爱情中撞得头破血流,然后拼命地还要用微笑来保持一点清高。

是啊,她也有她的尊严。完治不在乎她的尊严,自己就更要捍卫。她也有脆弱,只是不轻易流露。在她离开东京前,完治说“等一等,我有话要说”,莉香没有让他说,她知道不会听到自己想听的话,假如让他说下去,无非听到如今决定跟某位同居。若真让完治把这句话说出口,她不确定她最后的骄傲是否会坍塌一地。

“是喜欢,还是在再见?”莉香用这样决绝的方式阻止一场尴尬。完治终究是没有回答。在车站,莉香在完治到达前提早离开,那是她给自己最后的保护。

1991年,《东京爱情故事》正式上映。20年后,你还在问“如果你是完治,你会选择莉香还是里美?”不如先回答:

现在的你,应该会适合赤名莉香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算《东京爱情故事》的发行时间,自己也吓了一跳,原来不知不觉中已经时间已经过去了25年。其实,中国大陆是95年才由...
    Sleven1983阅读 612评论 0 2
  • 一开始,对火车有好感。大概是因为想去远方,一张车票,坐上车,窗外的风景倒退,就可以到达另一个陌生的地方。 从第一次...
    七月_布鲁斯阅读 177评论 0 2
  • 丁子涵阅读 70评论 0 0
  • 雨天,它们都是残喘的:衔雨的瓦砾,俯卧 的层云 爬山虎也是怏着的,一头牛也闷声缩在水里 天气是个多情的,时间成了催...
    南方小余阅读 71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