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有的生活态度

    明日的早晨无论阳光还是阴霾,都不应该成为我们对生活所厌烦的借口,清晨我站在阳台,浓浓的雾阻挡了我的视线,也阻碍了阳光照射进屋里,可我清楚地知道,阳光依然存在,而我的视线仍然望着远方。生命里该有的绽放,即使独自欣赏,也不会后悔那蹉跎过的时光,在面对未知的时间里,用一种态度,来迎接一切可能发生的未知,和将要度过的每一缕时光。

    我们从小所处的生活环境对我们的性格和人生态度有着重要的关联,从懵懂到叛逆再到成熟,是我们最容易学习和自身感染的阶段,包括了家庭背景,家庭教育和日常的生活习惯,无论你是出生与政治家庭,文化家庭,工人家庭,农民家庭,或者是企业家庭,从小到大肯定有一些习惯是与家庭背景息息相关的。我的家庭背景有点多样化,集合了企业家庭,文化家庭,农民家庭,从小处于一种安静祥和的生活状态中,特别喜欢家乡,喜欢大自然风景,无论到世界的哪一个山水自然风景里,都会有种到家的感觉。鸟儿落在枝头,树叶飘到头上,鱼儿从身边游过,螃蟹在鹅卵石的缝隙中横行,身处大自然中,才觉得自己是那么的真实存在,这种态度延续了二十几年,以后依然喜欢最真实的生活,最祥和的时光。严父慈母造就了从小的生活环境,也造就了一个像父亲一样的人,无论是他的品质和人生态度,我都完美的继承下来,生活或起或伏,在生活真正到了未知的明天,我们总要充满勇气去面对,喜悦或者悲伤来临的时候,这都是生命中需要渡过的时光,勇敢接受喜悦,勇敢承受悲伤,做最真的自己,做最真的事。生活不是一场戏,生活不需要演员,漫山的山花没有争艳,漫山的绿草也没有抱怨,花开花落,枯草重生,生命中的绽放从不停止,生命中的太阳依然给予大地光芒。

    作为一个男人实在是太幸福了,与生俱来的钢铁般的毅力和怒吼,好像是所有雄性动物的天资。很多人说男人太难了,目前为止我还没感觉到作为男人有什么事情可以压垮一颗炙热的心,是风?是雨?是一段故事?还是一颗自认为被伤过的心?我自始至终都相信一蹶不振绝不是一个男人所遇到坎坷的借口,男人的情感多数都藏在心底,无论如何翻腾,眼中始终都应散发着光芒。男人最柔弱的一面全部都奉献在了家里,对家人有无限的呵护,对生活有无限的希望和动力。鲁迅那种“横眉冷对千夫指 俯首甘为孺子牛”的男人气概,对我影响甚远,在面对未知的路上,我不惧风,不惧泥泞,只为给家人最开心的笑容。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即使用尽一生去探索,也只不过能探索到冰山一角。世界如此奇妙,从远古到未来,有太多的不可思议走入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之中,慢慢的形成了一种文化形式。佛教在中国影响甚远,帮助迷途中的人走出困境,看到最真的自己,看到新的希望。我个人有时也会去寺庙里添柱香,我是不相信有真佛和真神存在的,只是用一种大家公认的添香的形式来表达我对佛法的尊重。玄奘取经也不是取来的神像,是一本本让人们迷途知返的宝藏。如果一些人仅仅希望靠神灵的庇护而变得虔诚,这本身与佛法是相悖论的。释迦牟尼入禅六年,思索各种人类痛苦的本质、原因,和解决方式,最后他体会到,一切苦难并非来自于噩运、社会不公或者是神祗的任性,而是出自于每个人自己心中的思想模式。直白一点就是无论遇到未知的哪种生活,痛苦与幸福都来自与自己对生活的态度。个人情感往往会因为某些不如意之事而大发雷霆,又或者面对突如其来的喜悦不能自己,释迦牟尼找到一种方法可以平息这些苦难:在事物带来欢乐或痛苦的时候,重点是要看清事物的本质,而不是着重于它带来的感受,于是就能不再为此所困,虽然感受悲伤,但不要希望悲伤结束,于是虽然有悲伤也不能在为此所困,即使仍然悲伤,也是一种丰硕的经验。虽然感受快乐,但不要希望快乐继续,于是虽然有快乐,也不能失去心中的平静。事物的本质就是我们应该遵循的生活态度。

    从家庭背景,再到性别,再到文化,最后到人生经历,都造就了今天的我们对生活的一种态度。人生经历就是一本宝藏,它记载了每一条我们走过的路,和路上的每个足迹,哪一步走在了泥泞里,哪一条路是前进的方向。只有自己不断走出来的路,最后才知道哪一条是我们想走的路,哪一条是我们必须要走的路。有的人一生下来就被安排在了一条看似很平坦的路上,他们走得快,走得稳,然而未知的明天又岂是我们这等凡人所能预料到的。生存是需要一定技能的,一个人想要不跌跟头并不是走在平坦的路上有人保驾护航就可以安然无恙,而是一步一步走过坎坷,翻过山川,踏过河流,也许要承受风雨和血汗,但最终会走的更稳,即使坎坷重现,也可安然无恙的渡过,足够的自信需要足够的实力来承载,即使没有人为我们保驾护航,那些泥泞中留下的足迹,就是最好的垫脚石,脚步也会跟随心中的旋律变得轻快,稳健。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一本书,书中都是他的故事,和他所走过的路。

    生活不止是今天的时钟,还有大海和艳阳,我选择一种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来面对未知的时间,把柔情留给家人,把激情留给梦想。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