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创业沉思录 - 2. 团队之初识

字数 8803阅读 445

【上一章】

正文前的叨叨絮絮:笔者北京大学理工科硕士一只,读书期间,创业两年,未遂。希望把自己的创业经历记录下来,具体点,是大学生这个群体的失败经历记录下来,通过这些感悟和现象,希望能为长江后浪们起到一点借鉴的作用。在这里,我只讲心得体会,只讲自己的经历,不谈投资人宣扬的那些大道理,讲再多的道理,熬制再多的鸡汤,你仍然也未必能过好这一生、未必创业能成。

2、 团队之初识

First Update: 2016.10.01   Latest Update: 2016.11.06

上一篇讲到了段老板,也许这篇开始我应该开始介绍下我的团队,他们曾经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和想法,一起奋斗努力,一起贡献自己的时间、经历或者说青春,那段艰苦奋斗的日子还依然是历历在目,虽然大家最后各奔东西,各有自己的新的事业起点,但丝毫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的任何信任和长期建立起来的默契。也许,如果还再能有机会,我依然还是会再去寻找这帮兄弟。就像我曾经跟段老板说的那样,

“虽然现在我们宣告失败,团队要解散,不过我相信大家有一天还是会东山再起,如果我再有想法了,我还是会拉你入伙,如果你有想法了,来找我,我也不会犹豫,我们一起配合过,也干出过成果,跟你们一起,我觉得很舒服,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再次聚在一起,下一次,我们干一票大的。”

而说起团队,我倒想起来了一个创业圈的笑话,“我只差一个程序员了”,虽然带着嘲讽的味道,但是不得不承认,人,这是初创团队着实面对的一大老虎,中关村那条出名的创业大街上,在车库咖啡的墙上,贴着各式各类的“人贩帖”,求合伙人、求技术大神……

而在我们创业圈的小伙伴聚在一起的时候,也难免会聊起找人的问题。我在团队开会的时候也经常会提到让大家找找周围同学或朋友,能不能帮忙介绍某某方面的人。可以说,找人的过程,就跟找钱一样,从来没停过。

难免的,在团队人员紧缺的情况下,团队里的每个人不得不承担很多的角色,比如我,除了本身的负责人角色,我要出去路演,我要跟投资人见面,要作为团队的产品经理策划产品原型,要作为项目经理跟踪进度,最初还要顾及一部分技术……段老板作为团队的技术负责人,除了帮我管控后期的技术研发,还要负责成都的公司营运工作,要跑工厂,要写代码……想想细数起来,每个人身上要承担很多的角色,不过不得不多说,也正是这种多角色的工作,才会成长。

段老板

说了这么多,我想应该正式介绍下段老板,本名段衍东,段老板里面的“老板”不具有任何“老板”的任何意义,只是我们本科的时候给起的一个绰号,就像我被叫为王老板一样,这个绰号伴随已久。我们当初认识是在大二,在一个我们叫做“校队”的地方,官方称呼叫做“创新基地”,简单来说就是学校筛选出几组团队代表学校参加“全国大学生电子设计竞赛”的,电子设计大赛跟ACM,数学建模并成为理工科三大赛事。

段老板当时跟他的队友座位在我们旁边,我俩不是一个学院,起初刚进去是不认识的,所以交集是比较少的。在校队培训的日子里,培训老师会布置下来一个任务,需要我们做出相应实现。我们共同的题目是“直流宽带放大器”,名字听起来大部分是应该听起来还是有点专业,作为一个曾经的懂技术的产品经理,我就给大家科普科普。从名字上来看,起得主要作用就是放大,跟我们说明耳放、音响功放其实是一个道理,只不过应用的的场景更加特色,除了声音频率,能放大的范围更宽,放大的倍数也更大,就跟有光学望远镜、射电望远镜一样,目的一样,但是具体实施起来的关注点不一样。(介绍完瞬间虚荣心爆棚~~)

当时做这个还是遇到了不少的问题,时间又紧,那时的我们,根本不知道身体重要这一说,浑身慢慢的都是动力,一言不合就熬夜,隔三差五就来个通宵,虽然想想为那时的干劲还蛮感动,但是不得不说,过多的熬夜带来了身体的衰退,这里奉劝大家,身体重要,虽然年轻的时候感觉不出来,但虽然说我们现在还是一个年轻人,但明显感觉到了身体已经提前老化,体力精力都大不如前。

我实在是找不到问题所在,头脑也开始眩晕胀痛,干脆扔下设备,到外面冷静冷静,这时候段老板坐在外面窗边,一个人抽着烟,眼睛里也是蔓延着血丝,脸上写着郁闷。既然是旁边的队友,我就干脆坐在他旁边打个招呼,段老板老道的递过来一根烟,我说“我不会”,段老板把烟收回去。

我说,“没搞出来啊?”

“不知道问题出哪了。老是不稳定。”

后来就这样攀谈起来,我也知道了他是自动化学院的,也了解他队友,更重要的,我知道他打篮球,日后,除了经常一起交流技术问题,我们还会经常一起打篮球。他一米八几的大个,我比他矮半头,虽然不是电设队友,但是篮球打起来配合感觉还是很自然,有一种自在的默契感。

电子设计比赛完后,他成立他们学院科协的负责人,我也开始接手负责我们的学院科协,那时候各个学院的科协相互独立,虽然我们的科协一支独大,但各学院直接不交流,相互独立,当时说实话,有一种大一统的理想,于是开始跟各个学院的科协合作,频繁走动,首先交好的自然就是自动化学院的科协,随后通信学院科协。虽然没有实现最终的想法,但是带了一个好头,直到现在,各个学院直接的科协相互融合,相互交流,密切程度远超于我当时的情况。算是自己当时做的一件事情终于有了传承。

说到跟段老板校队结识,这里又要说到另外几个人,黄长富、杨浩。

黄药师

黄长富是我当时的队友,我们戏称为黄药师,黄药师是我的当时电设的队友。而杨浩是电设里面的另外一个组的,杨浩是从我创业开始直到结束一直没有唯一变过的合伙人,后面会详说。

黄长富为啥叫做黄药师,隐约记得是他总是有各种各样的药,一言不合就吃药,别人有个感冒肚子疼啥毛病,他也能抱出一盒子药,所以我说他开药店的,再加上他姓黄有关,黄药师就自然加到他的身上了。药师这个人,个性并不会很突出,但是特点却很明显,已经想不出来比靠谱更适合描述他的词了,典型的Geek,他的宿舍里面堆满了从各个地方淘来的各类电脑、显示器、电子设备,问题要这么多干嘛,其实他也不知道,总觉得好玩就全划拉过来了。其实这一点我们俩很像~~

跟药师在一个组里合作,我负责系统架构和硬件,他负责系统控制和软件。只要我干好我自己的事情,告诉药师整个系统的接口,剩下的完全不需要我考虑,剩下的他一个人完全能解决,而且做出的成果也远超你的期望。他会将原本我们的目标实现为200%,这就叫靠谱!

大家应该又都有这样的感觉,做自己的事情,思路可以很明确,做完一件事,也知道后续该怎么做,但是一旦双方要配合,其实会需要很多的沟通,很多的交流,大家才能对彼此的意图有所理解,这个相互磨合的过程往往耗费了很多时间。在跟药师成为一组之前,我们组就是这样,要不是最终成果不满意,要不技术进度严重拖后,我是急性子,有时候等不及了就干脆把后面的事情也给做了,一个人干了两个人的活。

后来药师对他的小组也是心存不满,刚好他的两个队友感觉太累坚持不下来,放弃了,而我们组有个成员实在也是让我们忍无可忍,无奈之下跟他说了ByeBye。这时候孤身一人的黄药师就加入了我们,组成了“最佳三人组”,大家的目标一致,爱好一致,很自然的,大家配合起来就没那么多的阻力。

在一组齐心合力的配合下,加上一定的机缘巧合,我们组也获得了国家一等奖的成绩。在赛后,我们还是经常在一起,有一次我们出去喝酒聚餐,酒上头后,话就开始特别多,我对药师说,“没有你就没有我们的’胜利’,从来没有像跟你一样配合起来这么顺畅的,以前我需要操心太多,而现在我每次抱有九分的希望,你却能给我满分的结果”。药师说他也是一样的感觉,他以前总是担心硬件系统不稳定,交付他的东西乱七八糟,而加入我们队伍后,他需要做的就是按部就班,加上自己的想法而已。

这次合作我觉得是最成功的一次,不管在哪我经常作为一段关于我的佳话跟别人诉说,在日后的跟他人的合作中,我也一直拿来作为自己的借鉴。除了找到了靠谱的人,我觉得自己总结了几点:

一是大家的目标和兴趣爱好是一致的,有了共同的目标的,大家进步的频率就会一致,从而产生“共振效应”,这就好比大家经常玩的双人绑脚迈步一样,节奏对上了,走起来是最快的,一旦目标分散了,或者两人不同步了,那么就会打乱节奏,甚至磕倒。

二是相互之间的换位思考,我在做东西的时候,我会考虑如果我站在他的角度上,希望我为他做什么,这时候我会把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从而减轻之间沟通的时间成本,如果合作的双方都这么考虑,那么同理心的效力会发挥到最大,大家相互考虑,只有你为别人付出了,别人才能为你付出。但是现实之中,三个和尚没水吃的情况比比皆是。

第三点,我觉得不能单纯的视为合作关系,如果相互之间能彼此交心,视为朋友,很多尖锐的问题其实彼此退让一步完全就解决了,就像药师,他准备那么多的药的确在生活上也让我们感到贴心。

所以我觉得这三点其实总结起来,合作的精髓在于就是“合力+合心”,这同样适用于任何一个团队。创业的过程,其实往往是比拼团队的过程,团队有凝聚力则赢,团队心散了则必败。所谓天时地利人和,这则是至关重要的“人和”部分。在我看来,如果让我把团队、创业方向、大环境排个序,我会把团队放在第一位。而这条精髓定律却没有在后来的创业过程中实践起来,稍后再讲吧。

杨浩

刚刚提到了另外一个人——杨浩,杨浩是从一开始就加入团队,最开始我们从一个想法开始,只有三个人,我,杨浩和他的另外一个同学,严富强。

杨浩同样是我本科的同学,我叫杨浩浩哥,他叫我叫龙哥,我们不是一个班,具体怎么认识应该还是起源于电子设计的那段过程吧,说实话,我跟他认识要比药师、段老师要早很多,以至于真的想不起来是如何结缘的。

浩哥在我眼中的印象一直是以稳重认真为主,但是总是感觉会走很多的弯路,至少是在电子设计的过程上是这样的。第一次合作是那时候突发奇想,想做一个针对中小学生课外科技制作的兴趣网站,简单来说是就想现在比较流行的“机器人课堂”,还起了一个特别至今看起来比较不错的名字——稚趣网,我找到了当时的项目简介:

本项目主要针对的对象为小学生,中学生等少年儿童。

目前,随着学习课业的丰富化,中小学生更需要丰富自己的课余生活。虽然有存在各式各样的少年宫,但目前我国的大部分的少年宫都成了办“培训班”的形式,虽然吹拉弹唱,一应俱全;武术、摔跤、跆拳道,应有尽有。中小学生在很大程度上在被剥夺了自由发挥,自由创造的权利,除了承担着繁重的课业负担之外,在这里又肩负起“提高素质”的重担。同时,大部分父母由于工作繁忙,少年宫同时成了父母托管儿童的场所。同时少年宫收费标准的日益提高,使父母的负担愈来愈重。

而本项目就是提供一个中小学生创意制作与交流的一个网站平台。该网站平台提供的是我们为不同年龄阶段的中小学生精心准备的科技制作方案,该方案可以在平台上精心准备的配套视频教程引导下制作完成一套炫酷的科技小作品。我们所说的炫酷创意制作,不同于平常我们所见到的儿童的益智玩具,而是能够利用现有的零件和材料经过充分发挥想象力后制作出来的炫酷作品,同时具有很强的趣味性和可观赏性以及一定的实用性。而我们销售的恰恰是制作完成这一套酷炫作品所必须的全部零件。对于所提供的方案,我们的目标是不求量多只求精致合适,要求款款适合相应年龄段的学生,并能达到增加兴趣和学习引导的效果。另外,定期推出“推荐制作”栏目,对于每款创意制作作品进行评价,作为趣味评价给学生留出自主选择和评定的空间。为了让学生进行充分的发挥制作,定期评选优秀作品进行整理成少年科技文献和相应的奖励,进一步增加学生的积极性。同时控制每一款方案的成本价格,在培养学生动手能力,增强兴趣的同时,使父母的负担最轻。

对于每一套方案,都配套有精心制作的视频教程和文字图片教程,能够使学生顺利的完成制作。同时对每一套方案都有对应的论坛,可以使青少年自由的交流自己制作的心得和制作的时候遇到的问题,使学生感受到浓厚的科技交流氛围。论坛中有相关的技术指导“小二”,对同学们遇到的问题在第一时间进行解答回复。另外,每一个注册用户都拥有自己的用户中心,学生可以随时分享自己的想法和创意,同时作为社交的平台结交更多的志同道合的朋友。

由于少年时期正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各种奇思妙想的灵感火花迸发的时候,但往往是对于这一个年龄段的学生,大多数情况下是徒有灵感而无法实现。本网站平台会开放单独平台收集学生的创意灵感,选取部分创意,进行加工整理,帮助学生实现自己的想法。

除了网站主打的趣味作品外,网站平台还提供其他的科普知识讲座,同样配有生动的视频讲解,像天文,地理,物理现象等等,在学生制作闲暇之余能够开阔自己的视野。

综上所述,本项目基于网站开发与运作,以“体验创新成长!”为主题,立意于科技创意港,致力于为中小学生打造创意制作第一平台。我们将配备一流的网站运营团队、创意制作团队以及售后服务平台,使学生深刻感受到科学之美,培养其兴趣,释放其激情,圆其小小科学家之梦!

当时想的的是利用这个时期阶段的孩子“好奇心+攀比心”来作为切入点,现在来看,其实这个项目还是挺不错的,如果各位读者觉得这是个不错的项目,反正项目的简介PO出来了,自取吧。

这次项目让我看到了浩哥的激情所在,现在想想我们当时的我们,充满的动力,但是不得不说,那时候除了想法,啥也没有了,也不想现在,有了想法你就可以到处找个地方开始推销,找投资,那时候第一步想到的是学校能不能给点赞助,但是遭到了无情的拒绝,觉得是个没有前途的项目,做个网站太虚,还是那种做个实实在在的硬件项目更实在,当时我们也信了,再就是后来专心的电子设计阶段了,我觉得应该还是感觉学校拒绝了我,因为在现在看来,电子设计的道路是最正确的选择,收获了荣誉,更重要的是为后面收获了一帮兄弟。

在本科时候这算是跟浩哥的第一次火花碰撞,第二次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考研,这次应该是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至今想想都是感动。

我当时已经确定要保研了,因为我的成绩在整个专业460人中排第二,所以保送到清华北大基本是钉钉板板事。当时说实话没想过北大,第一想去的自然是清华,因为清华的工科还是要比北大强一些,至少在我的这个专业上是这样,能比电子科大好的也就数清华了。当时对自己有点过于自信,一直认为自己就是清华的人了,当时跟浩哥说,

“我要去清华了,兄弟以后见面就少了,要是能有机会还是希望合作一把。……”

当时其他聊了什么也记不清了,当时没记错的是浩哥还是准备留在电子科大。后来浩哥找到我说,

“龙哥你要去清华,那我就考清华。”

说实话,当时被这句话有点震撼到了,我说,

“你想清楚啊,考清华的难度有多大,你现在成绩也相对一般,考不上你连电子科大都回不来了。”

“考不上我去北京找个工作,咱俩一块在北京打拼。”

当时真的被这番话惊动了,兄弟们聚在一起固然是好的,但是这个风险也未免太大了,他说现在如果有个机会也想博一下。

再后来,他执着的加入了考研大军,早出夜归。最后的结果不用我说了,自然是考上了,不过第一年他在深圳研究院,半年之后回北京,说实话,那时真的就跟自己考上一样,很兴奋。后来自己来了北大,他去了清华,虽然不是一个学校,但也互为隔壁了。

2014年那个暑假,那时候开始组建团队的时候,人在北京想到的第一个人自然是杨浩,我找到了他,那是他在做另一件事,我把想法告诉了他,他说“做!”,而我们两个人自然是不够的,他说他有个高中同学在中央财经大学读书,去部队呆了两年,刚刚从部队回来,现在是大三,做事很靠谱的人,也有点想法想闯一闯,他就是前面提到的严富强,三人小组就这样成立了,当时想想应该还算可以,杨浩负责主导技术,严富强负责运营,我主导产品,前期还可以参与到技术研发,先把原型做出来。

当时我跟杨浩是在研一到研二的暑假期间,并没想过未来,而严富强处在大三刚刚结束,马上面临找工作与否的抉择,最开始,我对项目是信心爆棚的,认为这个是是世界上最好的项目,觉得会大赚一笔。最开始,也许大家还都是非常热血的,富强当时也觉得创业是个蛮不错的事情,那时候都是大家的第一次,但是后来有一天富强告诉我,他想了想还是先工作吧。可能是他冷静下来想了想这两者的成本和风险的对比,站在那时来想,没钱没人,最主要产品八字还没一撇,他也没啥太多事情做,我也没说什么,第一个人离开了。

与浩哥从初识到成为团队的创始人差不多就这样。

宗鑫

刚刚上面提到的几位算是我的核心技术成员吧,后面要讲到的那非技术部分了,我不知道该如何为他们归类,COO?CAO?CXO?其实冠上任何一个名号都不合适,因为,我们做的事情很杂,对一个需要靠产品说话的团队,我这里只能简答的用非技术来代替,因为每个人都做了很多方面的事,而宗鑫感觉是我们团队我唯一感觉愧对的人。

我与他认识纯属偶然。在本科的时候我是学院科技类社团的负责人,到了研究生阶段,发现在北大竟然没有这么浓的氛围,所以我曾一直想筹划一个科技类的社团,那时候打算做一个叫做“智能爱好者协会”的协会。之所以做这样一个协会,一是自己本来的初心,另外,刚好那时候开始创业,发现技术人员真的很难找,于是想考协会结交一批人。在筹备的过程中,当我在找指导老师的时候,发现另外一个团队也在筹划这些事情,因为我们找到的是同一个老师。于是乎,我们自然而然的就两个社团做一个社团了,他们叫做“北京大学创客空间”,那么这么高大上的名字也就完爆了我之前起的名字。

宗鑫是这个创客空间的发起人之一,在后续的不断交流与合作之中,我发现宗鑫是一个非常靠谱的人,怎么说呢,首先,能作为一个社团的核心发起人,能力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创业最需要的是这种有想法有执行力的人,第二,多次的交流后,我发现他也在一直想做智能方向的创业,但是还没规划好,第三,他觉得我的项目还不错,另外,我觉得还有一点也许我们是老乡,有不少的共同的话题,在我的第六感觉里,受闯关东祖辈的影响,山东人往往也是吃苦耐劳的象征。

在创客空间的事情基本落实之后,我向他发起了邀请,我跟他再详细的介绍了项目之后,他说很感兴趣,就这样一拍即合,他加入了我们团队。

他是我们团队唯一全职的成员,但是在初期,说实话,产品研发占主导,我想了想,可以先从用户运营和融资开始,融资的话,至少知道投资的大环境和投资人的导向性,并能在向投资人介绍的时候快速将项目熟悉起来,运营的话,其实一直是个鸡肋,没有产品,前期的运营其实意义不大,但是呢,我们又不能闭门造车,还是需要去接触用户。那时候我们见了一个公众号,有专门的人来每日发帖,我说你先跟她对接吧,顺便给他推荐了一本书,是小米的《参与感:小米口碑营销内部手册》(这本书也值得像大部分人推荐,因为真的很不错),希望他能够帮我们积攒下一批孕期的用户,这样我们在推广产品的时候就会比较容易切入。

后来宗鑫做了很多事情,他的加入也正是最困难的时候,对我来说,是一颗救命稻草,他在很长一段时间代替我做了很多事情,而最终,终究抵不住现实,北漂的他选择了回山东的老家。

李晨

李晨比我小一级,但是年龄比我大5岁,85年的他本身就有一种成熟感,之所以这样是因为他是从部队大院出来读研的,好像算是定向和委培吧。他那时候在上一节创业模拟课,创业课堂上,他是一个母婴项目的负责人,做儿童哭声识别的,简单来说就是做个产品能听懂baby哭声的内在含义。

后来结课后,当时的项目也进展困难,后来一次饭桌上,见到了他,寒暄了几句,我提出来一起做,反正都是母婴类,大家一起做,做资源的整合,说实话,当时对李晨没有太深入的了解,我所能知道的就是他在做的项目和他是项目的Leader而已。

整合之后,经过创业课程的培训,很多还是共通的,交流上没有太多困难,说实话,毕竟多吃了几年盐,李晨做事情上要老道很多。可以说,他对于项目的推进还是起了很多举足轻重的作用。

赵亮

与赵亮结识起源于北大研究生会,我们同在一个叫做创业部的部门,他是学生物医学的大博士。赵亮基本上是从创业开始阶段加入团队,知道最后团队解散。他是一个很有投资头脑的人,而且接触的面也非常的广,他有比较严格的时间管理,基本该干嘛就干嘛,执行力上也没的说,但我也觉得有一个问题,广而不精,有些事情上做到浅尝辄止,不会再进一步深入,当然这种感觉是除了他本身的专业之外。

其实他的这种作为在创业初期是很有效的,但恰好我是认准了一件事,一定要做精的那种,所以还是存在一定的分歧,但是说实话我还是很尊重他的想法和成果,毕竟,一个团队要在某些方面互补。

在研究生会期间其实我们交集反而不多,因为我们基本没有组成一个团队做成一件事。当时创业部还有一个叫曾凡新的同学,我们称之为小新,应该说是非常活跃的一人,有一次,聚集了我们几个人,说一起做个口罩,北京的雾霾太严重了,做个北大清华特色的口罩,带出去又能防雾霾又能代表PKU/THU的身份,当时赵亮也是团队的一员,那时候算是开始熟悉起来。

口罩的事后来因为货源的问题一直解决不了,而最好的时间节点也过去了,所以后来就不了了之了。结束后,赵亮当时跟曾凡新有攒了一个项目,做鲜果汁电商,当时我也接触过,不过后来好像也是遇到了重重困难。

口罩项目结束后,我没有打算拉他入伙,因为毕竟在跟另外一个熟人做另外一个项目。后来某一天赵亮突然找到我,说对我项目感兴趣,他跟小新的项目也陷于停滞,那时候正是缺人的时候,自然高兴的不行。但是后来还是遇到了同一个问题,他来了之后做什么,当时想的是先过来,把人留住,后面做什么再说。

实践证明,一旦没有明确的任务分工,总归是不行的。

到这里,团队的核心成员应该基本都大体做了个引子,这里只是一笔带过式的说了我跟我团队的成员结识的过程,期间的种种事情并没有展开,当文字写下他们的故事时,都是一个个鲜活的场景浮现在眼前,后面的篇章里面会开始讲创业时发生的种种事情,而大部分的故事都跟这群可爱的人们有关,所以做了一个篇章来让大家知道有哪些人物,免得后面提到这些人显得很唐突。。


将连载的文字整理了一个目录,目录会不断更新,如果喜欢,欢迎点赞,不见得写出多么深刻的话,还是前面的絮叨,只写经历,不熬鸡汤。点击下面的链接跳转到相应连载目录和下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Android 自定义View的各种姿势1 Activity的显示之ViewRootImpl详解 Activity...
  • 昨天晚上吉祥卧非常的舒服,我也非常的喜欢,可能是因为不习惯所以还是会经常的翻来覆去,不过整体还好。 睡到了十点多,...
  • 艺术画像馆,让你更显摆~ 画像馆掌门人微信:yuyehong123 掌门人哪天心情好,才会约画的哦~
  • 第八章 (往事追完) 大辛三年五月中旬,在整个中央大地都在准备六月流胤庆典的时候,雪郡却笼罩在一片战争的阴云中。“...
  • 你说“我想要一颗星星” 于是 有类人A说“等着,我去摘给你” 有类人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