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有一天,我会死去

文/ 小婷半清

1.

终有一天,我会死去,在阳春三月里,在深秋落叶时,伴着清晨的微光,罩着夜晚的黑幕。

终有一天,我会死去,也许是重病缠身,也许是器官衰竭,也许是飞来横祸,也许是万念俱灰。

终有一天,我会死去,我平静安详,我垂死挣扎,抑或我面带笑容。

终有一天,我会死去,这是不争的事实。

我的孩子悲痛心伤,几度昏厥;我的老伴神情呆滞,精神恍惚;我的好友、我的亲人,惋惜难过,掩面而泣。其他人?和其他人又有什么关系。

我平静地躺着那,一动不动,像极了睡熟的婴儿。我的灵魂漂浮在上空,我想再亲亲孩子的脸颊,告诉她,妈妈虽然走了,可永远爱她;拍拍老伴的肩膀,告诉他,嫁给他很幸福,在前方等他;拥抱我的老友和亲人,告诉他们,有他们的陪伴,我的一生增添了无数乐趣和温暖。

我依依不舍,又不慌不忙,我清风拂袖,不带任何包裹,一直飘啊,飘啊,飘到很远的地方。

我走了,这个世界没有了我的身影。

我的孩子整理我的照片,青春飞扬的、成熟独立的、意气风发的、神情落寞的,都整理进相册。她细心的按照先后顺序排列,排着排着她看到她小时候的自己,看到和我拥抱的合影,她还是哭了,哭得眼泪泛滥,止也止不住。她把相册抱入怀里,那是我永恒的纪念册。

我的老伴带着老花镜,整理我的书籍,我看过的书,写过的字,也许还有几本署着我的名字,他都分门别类,一本一本放入书柜。把我的日记放在他的枕头下,夜晚的时候拿来读一读,老眼昏花,老泪纵横。

我走了,这个世界和我再没有关系。

我坐在电脑前,幻想着五十年后,我走的那天,已经泪流满面。

2.

父母都是民间艺人,经常参加红白喜事的演奏班子。我小的时候,也会偶尔跟去,阴森的灵堂,白色的孝衣,此起彼伏的哭声,夹杂着百鸟朝凤的唢呐,一个凄惨的场景。

可我也注意到一个问题,哭的最惨、时间最长的,往往是全身孝衣的闺女,一天都坐在棺材旁,不需任何掩饰,伤心悲恸,茶饭不思。儿子跪在院子里的灵堂里,低头抽泣,偶尔还要起身招呼客人,种种痛心都化在入土后,儿子往棺材上放的第一捧土。

而其他的,也许远亲,也许近邻,都是掩着面,只听到呼喊声,勉强挤下一两滴泪水,佯装哭泣。可见,死去一个人,真正伤心的寥寥无几。

这个时候,路边总站着那么几个旁观的人,他们小声嘀咕着。

“这个人,可是个好人呐,只可惜命太短。”

又或者:“他这种恶人,做那么多坏事,早就该死了。”

死去的灵魂听到了对他的表扬,笑了一下;听到了对他的恶毒评价,生气,想辩解,却再发不出声音。

无论生前有多少标签,可还免不了他人在死后给加上的“好人”或者“坏人”。任由我们再怎么想争辩,却再也无法改变。

头七,三七,五七,周年,三周年。亲人们也逐渐释怀,路人们早已忘记,不是流芳千古,不是遗臭万年,谁还会记得一个死去的人。

而有一天,儿女也离开了人世,连念着我们的人也死去了,这个世界,再找不到我们存在过的痕迹。

父母,爱人,孩子,三五好友,人生就已足够。假如有天我们走了,伤心的是他们,难过的是他们,念念不忘的还是他们。

3.

司马迁说过: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

我们都期盼新生,又恐惧老去,可时间的齿轮一直向前转动,不为个人的意愿而停留。

那么,在生与死之间,还剩下什么呢?

是我们的旅程,我们的经历。

世上有一种东西,比任何别的东西都要忠诚于你,那就是你的经历,你在经历中的感受和思考,它们仅仅属于你。只要你珍惜,就是你最可靠的财富。——周国平

无论贫富,十几岁时我们都青春洋溢,无需任何的装饰,素面朝天的脸庞就是青春最好的代名词,那时候总觉得要改变世界、要拯救苍生,虽然后来想来,是有些可笑,但正是那种傻傻的天真证明了我们曾经年轻过。

生活里,有形形色色的人。富甲一方的,贫困潦倒的,飞上高枝的,怀才不遇的,他们经历着不同的事情,扮演着不同的角色。可在生死面前,灵魂都是平等的。富有无需傲娇,贫困无需轻贱,终有一天,灵魂离开,不带走一片云彩。

人之所以可贵,就是因为我们有一颗能思想的灵魂。灵魂指导着身体,见证着经历,只不过,有人行尸走肉,有人身心统一。

终有一天,我会死去,可我还是想努力赚钱,住进我喜欢的房子,有宽敞的客厅,有大大的阳台,有一处书香味的书房。最好还能留下一间房间,是为父母备着的,想我了,或者我想他们了,都可以接来,一家欢聚,其乐融融。

终有一天,我会死去,可我还想多读些书,多写点字。物质虽然匮乏,就让我的精神丰富,我徜徉在文字的海洋里,读着不同的故事,听着不同的忧伤,我的心里,却是相同的欣喜。以梦为马,不负韶华。

终有一天,我会死去,可我还想拥抱我爱着的那些人,不是以后,就是此刻。父母的怀抱温暖如旧,爱人的脸庞百看不腻,孩子的歌声沁人心脾,还有我那熟悉的老友,总是能心有灵犀。

温暖的阳光,和煦的春风,高山流水,草原森林,这些都是我最爱的东西。

鲁迅先生曾说:过去的生命已经死亡。我对于这死亡有大欢喜,因为我借此知道它曾经存活。

终有一天,我会死去,那又有什么关系,此刻的我,只想好好活着。

终有一天,我们都会死去,那又有什么关系,也许来人间一遭只是历劫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