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随笔:关于诗词

文/王少明

“满屏竞传飞花令,一众竟说武亦姝”,

前几日,在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的决赛上,来自上海的复旦大学附属高中的高中生武亦姝夺得了冠军。

她在“飞花令”的阶段,击败了大学教师王子龙,在决赛上又果断抢答赢得冠军。这位“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古典美女,在近日的朋友圈刷屏。在慨叹诗词不死的同时,我们也深深的感觉到中国诗词大会的确是一次诗词的盛会,再次激发了国人的热爱诗词之心。

正像观看诗词大会的其他家庭一样,只要电视播放这个节目,孩子也愿意跟着看。儿子刚上小学一年级,刚背完了唐诗75首,也成了这个节目的小粉丝。在选手答题时,便抢先说出答案,如果正确就欢呼雀跃;如果错误就显的很沮丧。后来又给他买了唐诗三百首,儿子一有时间就背上几首。

由于这个节目的激发,儿子在背唐诗时也是乐在其中。诗词是我们每个人都熟知的,也许有数量多少之分,理解的深刻与浅薄之分,但是骨子里的每个人都是喜好诗词的。当然,我们不可能每个人都像武亦姝这样,有2000多首的诗词储备量。

但这并不妨碍我们爱好诗词,通过诗词感受和传承中华传统文化。

每一首诗词都有着时代的印记,亦或都有其典故在其中。诗词中有歌颂忠贞不渝、一唱三叹的爱情的,有抒发仕途失意的落寞之情,有对美好景色的喜爱感叹,有重逢的喜悦,有分别的悲伤,有对生命的思索,诗歌正是以它独特的魅力流传至今。

尽管我们说,大抵每一首诗词的背后都有典故亦或是故事,当然在诗词大会上,毕竟是一档竞赛类节目。比拼的是选手背诵诗词的能力和诗词的储备量,倘使到此戛然而至,则觉得节目并非尽善尽美,诗词不只是停留在背诵阶段,于是更加的喜欢几位老师的点评,向观众介绍诗词的典故亦或与诗人相关的趣事,使观众听起来兴趣盎然,使节目有了深度,但是毕竟是诗词比赛节目,讲解的时间有限,而且选手和观众很少参与到诗歌的解读中,略感美中不足。

现在的诗词大会、成语大会、听写大会等节目极具有创新性,也很好的起到了对传统文化的传承作用,再次激发国人对诗歌的热爱。

古代的诗词,大多是可以唱出来的。如宋代的婉约派词人柳永的词,人们说有井水处,就有柳永词。就像在八、九十年代,人们常说有井水处就有邓丽君的歌曲是一样的。如“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都门畅饮无绪。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的伤感,也有苏轼的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故垒西边”的豪迈。

苏轼的诗词在宋代也是广为传颂,正因为苏轼写了大量的反对王安石变法、反映百姓疾苦的诗,才被抓到狱中,差点处死,受到了皇太后的庇护,才得以幸免。这就是“乌台诗案”。

苏轼多次被贬,但是苏轼的豪迈的胸襟以及对家人的深深的亲情,从他的诗作中就能看出,有他给去世的妻子写的“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悲凉之感,有给在外地做官的弟弟苏辙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的思念之情。诗词在当时是抒发胸臆、表达感情、交流往来的重要形式,也正因为它的文采、旋律、语言等魅力,流传至今。

出版了《人间词话七讲》的叶嘉莹先生,虽已年近90,但是精神矍铄,诗词成为她的终身的陪伴,她早年丧母,中年丧女,人生的痛苦并没有击倒她,一直讲学、著书,叶先生的人生也是让人敬佩的,在坎坷中能保持诗人的心境,是一种何其博大的境界。

古人是智而不博,今人是博而不智。古人的信息量接受的虽然很少,但是正因为古人的恬静、专一,而大多智慧更深;今人大都博学,却缺少智慧。今人每天接受的信息量估计是古人每天接受信息量的几倍、几十倍,但是真正有质量或是对人帮助的信息又有多少呢。

在现在浩如烟海的信息中,真可谓鱼龙混杂,泥沙俱下,让我们应接不暇。但是转念一想,与我们切身利益相关的信息又有多少呢,我们也不过是是“吃瓜群众”而已。

随着自媒体时代的到来,人们的言论看似更加的自由,反而会在网上对一个事件推波助澜。而且对于某一事件,吃瓜群众并不知全貌,便妄加猜测,甚至像网络水军一样,随风跟帖,甚至在网上肆意攻击、谩骂甚至人肉。

对于很多事件缺少冷静的思考,也会被网络推手所利用。这样的事件不胜枚举。而纷繁芜杂的、无用的、猎奇的信息,只能扰乱你的心绪,影响你对事物的深入思考。倘使要对一个事件要做评价,至少要了解整个事件的全貌,站在双方的立场上,借助法律知识、经济学知识、社会学知识的深入分析,估计能得出一个接近客观的结论,倘使吃过群众不能做到这样,只要你冷静下来,观察几天,自然真相便会水落石出,而不应该在网上做一个肆意谩骂的攻击者,或是没有主见的跟风者。

尚不如把在网上接受垃圾信息的时间,多读一些诗词,还能陶冶一下情操,让你心情为之放松,远离世间琐事之困扰,岂不是乐事一桩。

谈及诗词,不得不谈及书法。因为古人的诗词大多都是书写保存下来的,而且很多词人、诗人本身就是书法家,如苏轼。传统文化中,大多都有形式与内容的完美结合。如杨凝式的《韭花贴》,只因友人送了一些韭花,食用后,感觉很美味,便写信表达感谢,颇有神韵和生活气息,被今人津津乐道。如楷书大家颜真卿的《祭侄文稿》,人常说颜真卿的书法“楷不如行,行不如稿”。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是在收到侄子被杀的时候,怀着悲愤的心情写下的,此时颜真卿的笔法古朴苍老,再加之侄子被杀的沉痛心情之下,促成了传世的佳作。如王羲之的《兰亭序》为第一行书的话,颜真卿的《祭侄文稿》成为天下第二行书是当仁不让的。他们的书法与内容的完美结合,使之流传至今。

在古代,书法就是当时人们书写的工具。在今天,书法的实用价值逐渐减弱,但是它的审美价值以及对文化的传承一点也没有削弱。

正像诗词以及文言文一样,它的实用价值很弱,但是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对历史的研究等的价值依然存在的。

有人说,放下手机。光放下手机还不行,应该是拿起书本,立地成佛。当然,在以前觉得读书有什么用处,已经工作了,除了单位学习或是写材料时,看一点书,其余的时间读书便抛到了一边。因为很多事情,离开了书本,凭借生活经验,也能处理的很好。

但是正像有的人说的那样,倘使你换一个环境,不读书的你也许无法与人交流,的确是如此。而且随着读书的频率和数量多起来,便逐渐的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有了自己的精神世界,你会发现对外界的依赖越来越少,你会找到挖掘内心乐趣的方法。

诗词如同打开传统文化的一扇窗口,让我们能够超越琐碎的生活,让我们有了精神上驰骋的空间,让我们的身心得到更好的滋养。让我们知道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2017.03)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 2月9日,中国诗词大会落幕。就在前几年,中央电视台“中国××大会”之类的语言文字类节目真是办了不少,涵盖成语、...
    我在水云榭阅读 138评论 0 0
  • 今天看了一篇文章《根本没人注意你》,感觉写的非常好,分享一下。 美国学者马克•鲍尔莱因在《最愚蠢的一代》中有这样一...
    王琴wq70阅读 203评论 1 0
  • 原本我以为我是孤独的总和,后来我发现我错了,世界上那么多人,总有人逃避孤独,总有人向往孤独 向往孤独
    阳光下的小男孩阅读 22评论 0 1
  • 皓月当空照,地上人影渺。 清风随心起,万径涌浪潮。 思念时刻到,绊我静思妙。 搁笔四张望,灵泉早遁逃! 满腹尽烦恼...
    锐意进取者阅读 201评论 0 2
  • 有一天, 外婆生病了小红帽的妈妈说,让她拿着蛋糕和葡萄酒,给外婆婆吃,这样外婆的身体就会好了,记住,一定要走大...
    一粟9031阅读 6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