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北京折叠》有感

96
丼糙糙de寄录
2017.02.03 08:16* 字数 709

该书通过描写垃圾工老刀为了赚钱冒着风险,从第三空间转换到第二空间偷潜入第一空间送信的故事,形象地展现出了三个空间人们不同的生活状态。第三空间位于整个城市最低层,住的是大批垃圾工,每日如流水上的机器,将从第二、一空间的垃圾分类,日复一日麻木地工作,一顿饭上能加上个肉丝就成了唯一的娱乐。第二空间人群,工作体面,忙忙碌碌,寻找着机会挤进第一空间;第一空间的人,工作对他们来说,已不是为了生计,而是蹉跎打发无聊的时光,这里的人不仅是规则的决策着还是时间的调控者。三个空间,不同的人生,分配着48小时。

不同的空间,映射着不同的社会阶层。最底层的人每天都为生计而奔波,吃上一顿好的成为他们的奢侈;中产阶级穿得体面,活得忙碌,为了晋升的通道,为了集聚原始的资本;顶层的是社会规则的决策者与制定者。社会的分层越来越明显,而且分层也越来越固化,富人越来越富有,穷人也越来越贫穷。富人占据的不仅仅是社会的钱财,更重要的是占据社会的资源,是教育资源,是人脉资源,是信息资源等等。这些资源的渐进式垄断,更使富人与穷人的差距越来越大,而且这不只是一代人,可能是今后的代代人。

子曰:“有教无类。”不管什么样的人,即不管是贵族还是贫民、不管是聪敏还是愚钝,都可以有接受教育的机会,通过读书获取知识。在有科举考试的古代,贫穷人家的孩子可以通过寒窗苦读,上京赴考,科举中第,进去仕途,即可获得一定社会地位与财富。这是一条能够向上晋升的通道。在现在科技越来越发达的社会,这个通道似乎变得越来越狭窄,分数越来越是金钱所堆砌的东西:有钱人家的孩子为了提高分数,各种辅导培训班;可穷人家的孩子呢,还是那烂笔头熬出来的好记性。

社会分层会越来越明显,并呈现固定化。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