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雪白头

   

老爸摄于北山

        “青山原不老,为雪白头” ,青山对雪多痴迷呀!对于雪,我也如青山般多情。

      今年,三门下了两次雪,每一次我都爬山去看雪。第一次爬到山顶,只看到了零零落落的几点白雪。即便如此下山后仍是兴奋不已。第二次,也就是昨天,我终于见到了“白头的青山”。是的,远远望去,就是白了头的青山,山脚依然青翠。

老爸摄于北山

        开始爬山了,当爬到半山腰时,突然有凉嗖嗖的东西掉进我的衣服里,抬头一看,原来是树上的积雪掉到了我的头上,怪不得。真是顽皮的雪啊,胜过于任何顽皮的孩子。这会不会是他们用特别的方式来迎接我的到来呢?

我摄于北山


        越爬越高,上面的积雪越来越多。本是满眼的绿色现在已是白茫茫的一片 ,好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呀!

老妈摄于北山花丛

        在这一片银白的世界里 ,我的目光为一大片火红的花朵所吸引,有几十朵 ,甚至几百朵吧,镶嵌在这一片雪白的世界里,这里两三朵,那边五六串,在阳光的照耀,鲜红的花,洁白的雪,两者之间形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老妈摄于北山花丛中


        太阳出来了 ,阳光照耀在这红白相间里,慢慢地,白雪变成了镶着金灿灿的光的珍珠粒,珍珠上又闪着红光……看着这神奇的变化,我突然觉得这里的颜色优过著名画家调色板上的任何颜色,这,只有大自然才能描绘出来。

老妈摄于北山花丛中


      “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飞雪带春风,斐回乱绕空”“春雪满空来,触处似花开”……雪,让无数的诗人为之动情。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大自然的白色精灵,对江南的大地却是那么的谨慎、犹豫、徘徊,他们商量了又商量,讨论了又讨论才降临。我想他们一定是在商量:这美丽的江南,一旦披上了雪白的银装,会不会胜似天堂?

      此刻,我站在这雪白的世界中,仿佛已置身于天堂。

我摄于北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