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纸条

临近毕业,叶沁的内心愈发随着林荫道中斑驳的树影开始跳跃起来。初夏时节的太阳,拨开绿荫肆意地释放着她的热情,就像这令人引起万千思绪的毕业季。

叶沁是淞江大学中文系的大四学生。她曾经设想过很多种毕业的方式,以为是穿着拖鞋在宿舍楼下的公共椅上吃着烧烤或西瓜,或者摆摊卖那些带不走的二手书和教材,又或者是饶有兴趣地见证发生在宿舍楼下的表白与被表白。结果,哪一种都没有发生,反倒是临近毕业又丢了一辆自行车,让人感觉很糟心。好在,从宿舍到系里教学楼的那段不远但也不近的路,还有为了写毕业论文而每天准时报到的图书馆,几乎不再需要去了。这两天叶沁一直宅在宿舍百无聊赖,偶尔从阳台上望下去,绣球花正开得鲜艳。

急促的敲门声打扰了她的无聊,起身去开门。原来是班长,拿着一堆学位服在分发,说下周一拍毕业照,要求穿学位服。叶沁抱走属于自己的那一件,放在床头,一直想不起来去打开。直到傍晚室友肖佳佳回来,他们才一起讨论起学位服的事。她这才发现,他们曾经无比羡慕羡慕穿学位服穿梭在校园里的人。没想到,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竟然是这样一种难以言表的滋味。

叶沁从塑料袋中拿出自己的学位服。学位服是系里租借给毕业生的,也就穿拍毕业照的一周多的时间。叶沁的宿舍是不同的专业混住的,所以当整个屋子都在试穿学位服的时候,不同的领口颜色,就像来自魔法世界的不同的魔法师袍。

粉色的果然最好看啊,我爱中文系。叶沁这样骄傲地想着,试穿完毕,准备收拾起来的时候,发现学位服上好像有个什么异样的痕迹。和肖佳佳一说,她凑上来看了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就让叶沁再洗下,或者直接找系里的老师换一身。叶沁觉得小题大做了,但是心想着可能是没洗干净的污渍,觉得挺影响心情的。

第二天的上午,叶沁是在宿舍的电脑前度过的。百无聊赖的她,打开了学校的bbs论坛挨个翻帖子。读书多年,尽管网络社区正在逐渐走向末路,但是校园bbs论坛还在以它自身的方式做着最后的挣扎,这其中不乏叶沁这样的忠诚老用户。她还记得,当年她给肖佳佳写的代征友帖,曾经被众多回复顶上了“今日十大”。这是叶沁平静的学生时光里,仅有的几次涟漪之一了。

《你的学位服里,藏着一代代毕业生怎样的故事?》叶沁被这个最新发表的帖子标题吸引了。帖子是今天最新发表的,还没有回帖。作者名叫“落入回忆”,然而字里行间完全看不出作者是何方神圣,但是显然有属于他/她的偏执。鼠标在指间滚动。窗外蝉鸣声阵阵,仿佛盛夏要到来的气息。

也不知道为什么,叶沁的脑海中一直想着对于昨晚所见到的这个标记,她不认为这只是一个不小心溅到的污渍。之前自行车被偷了,她也就理所当然地懒得再去一趟系里换了,下周一拍完毕业照之后,这身衣服的本次使命也就完成了。

叶沁又重新铺开那件学位服。

也许“落入回忆”说得对。她觉得仿佛一直有人在推动着什么,自己至少需要让自己不再那么介怀。

她试着把痕迹部位沾湿。这一沾湿不要紧,叶沁才发现,沾湿之后的学位服上,模糊的标记开始渐渐变得清晰。

这是一个抽象但异常清晰的像学位帽穂模样的标记。

她倒吸了一口凉气。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好奇心和受“落入回忆”帖子帖子的启发,她很有可能不会发现这一切。肖佳佳去约会了,这会儿大概不会愿意听她讲这个“重大发现”吧。叶沁决定暂时不将这个发现告诉肖佳佳。

她的目光落在一边的学位服帽上。

帽穗模样?如果说是……学位服帽的话呢?想到这里她突然变得兴奋,却愈发谨慎地捧起自己的学位服帽,翻转打量起来。突然,叶沁停住了,她的眼神并不是放着光芒的,而是充满了深深的疑虑和不安。

学位服帽檐里似乎有一张小纸条。

她想办法在不破坏学位服帽的情况下把它取了出来,纸条的颜色和材质显示它已经有些年头了。一行娟秀的字迹在她面前缓缓展开:

帮我创造未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在自己的路上 一点一滴 积累与沉淀 这一次的临摹自我感觉形体结构略有感觉,外圈叶片的结构尚有欠缺。 上步奏 第一步...
    大酋阅读 140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