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架空]剑与账簿的协奏曲(25)

96
思未鸣
2018.01.13 12:31* 字数 3814

第四节·南疆苦旅·提要

“如果是林公子哪一日能收放自如地拥抱女孩子,到那时可不要忘了是本姑娘的功劳呐。”
“那要看是什么人了,心怀不轨的一定要用猛药。”
林公子心里十分清楚,唐沐沐狡黠的目光下,暗含的是对自己的不信任。

点击我返回目录
点击查看上一章

——

来到城门口,进城的商人排了长长的一队列,也许因为这五通是交通要冲的缘故,船似乎又被监管着无法出航,想乘船恐怕是有所延后,他们见到的商人都面露苦容。

两人距离检查口还有不到十丈距离时,林公子突然发现似乎要检查身份标牌。

“坏了,唐沐沐我记得你没有身份牌吧。”他紧张地拿出自己小牌,竟然忘记了这点。谁知道唐沐沐古井不波地从包囊里翻出一个小的铜圆片:“是这个么?”

“你从哪里搞到的?”翻动她手上的牌牌,林仲璃注意到上面写的是义都的字样,他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拿巴兄想的可真仔细,又欠他一个人情呀。”

检查完二人的身份,又交了些许的进城费用,他们才终于踏进了五通城。

临湖而建的五通,城中做小生意的商人多如牛毛,其中最多的还要数各种小吃。可惜刚刚六月的初夏时节,湖中的菱角和莲蓬还没有成熟,市场上还是以炸小鱼等小吃居多。

“市场上售卖的菱角糕、藕粉什么的,大多用的是去年的存货,不新鲜而且价格贵的离谱。”知道她在惦记什么,林仲璃率先说明了市情。

“面对美食的诱惑而选择忍受的人是多么的虚伪……也罢。”唐沐沐轻叹一声,毕竟钱袋子掌握在他手中嘛。

“总之,先要找到住的地方,剩下的时间还充足。”

“咱们要住在湖边么?”她随即又露出期许的目光。

“那种地方价格一定不便宜的。”

“只住一天的话,相信也不会太贵啦。”

难得有除了吃东西之外的需求,林仲璃望着她渴望的目光勉为其难地答应了,其实他自己也挺想住在那种推开窗户就能看到湖景的旅店。

二人达成了一致,牵着马开始寻找旅店,尽管要求很苛刻,不过仅仅是多花一点钱而已。用了不久的时间,林仲璃在湖找到一座挺大的旅店,定了一间面朝梦通湖的顶楼房间。

“果然觉得视野开阔了呢。”唐姑娘走进屋子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推开窗户,探身张望。林仲璃将背囊拉进屋里,顺便把她的小包裹也丢在一边,两人共宿一室已经是惯例,目的也很明确:省钱+安全。

“所以……”唐沐沐回头望了望林仲璃,嫣然一笑:“咱们去吃午饭吧。本姑娘听说梦通湖的醋鱼很美味呐。”林仲璃盘算了下,在湖边吃鱼正是因地制宜,价格想来也不会太贵,于是答应下来。

收拾妥当,二人走出来,湖边的小饭馆也开了不少,形形色色的客人来来往往,显得十分热闹。他们随便寻了一家人少顺眼的餐馆走进去,正好发现一个面对湖面的桌位。

“就坐在这里吧。”

唐沐沐开心地叫来小二,只要听小二报的菜名,她似乎就可以判断出这菜品的味道,这般奇特功夫让林公子异常佩服,同时也不禁感慨她的脸皮之厚。

“难道见到这么大的湖嘛,心情好,食欲佳。”她为自己所点的菜品做了解释,不过这些牵强的理由并不能让林公子信服。

不多时,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端了上来,二人很快开始你争我抢,争相大快朵颐……

“咦,那只鸟真奇怪呀,腿上似乎绑着什么东西。”

“是飞使吧,好像是迷路了,去捉来看看。”林公子忽然听见旁边不远处的一桌,那两位食客在盯着桌下的一只鸽子。

“还真的是一只飞使呢。”

他们口的所谓的飞使,其实是信鸽,专门用于远距离传输信件,速度比马快多了。一般需要飞书的信件可以交由官府开办的飞使局,势力庞大的商会也会有自己专属的飞使官——可以使用鸽语与信鸽交流的神奇职人。

针对特定人物的飞使传书也有,但非常特殊:除了要定位收信人之外,信鸽面临的其他挑战也会成倍增加。携带的信件丢失也时有发生,像眼前这只飞使好似饿了抑或迷路了随便下地的情况倒不多见。

旁边那桌的两人着实费了一番力气,最后也没有得逞,雪白的飞使瞪着鲜红的眼睛,一走一顿地朝林仲璃这边走来。

“呃?怎么回事?”他不会天真的认为是发送给自己的飞书。不过这只鸽子的确停在了自己面前,伸手去够也不见它躲开。林公子索性提起鸽子,将绑在它身上的信件解放出来。

“怎么了?”唐沐沐放下筷子。

“好像是写着你的名字……”林公子将信件转交给她。

唐姑娘扫了眼蜡封:“的确是本姑娘的信呢……”纤指当即拆开那信,目光随着里面的文字轻快地跳跃。“写的什么?”林仲璃没忍住好奇心,开口问道,从刚才那时,他的眼神就不住地往那边瞅。

“是高崎寄来的信,本姑娘曾经吩咐过的事情有结果了。”

“哦……就是那个在岸里的探险团团长么,唐姑娘吩咐的什么事情?”

“想看就直说么。”她将信件递了过来,林公子贪婪地打开了信件,里面并没有暗号或密文,仅仅用直白的语言书写,也并没有自己期望的内容,全部都是说了后半句话,如果没有前半句话的基础,那谁也看不懂。

“最后有一个什么王虎商会的运输任务?”在信件的最后,高崎给了一个奇怪的建议。

“看样子那高崎的触角倒是延伸很广呢,咱们去看看呗。”唐沐沐心满意足地喝下最后一口茶水,但对面林公子的胃口却被吊了起来。

“看样子唐姑娘似乎在调查什么,好神秘的样子,能分享一下么?”林仲璃放下信,一头雾水。

“好奇心太重会睡不着觉的。”

“那本公子也想知道,睡觉太多会头痛呢。”

“正巧本姑娘也想知道王虎商有什么秘密呢,一起去么?”

“不要转移话题!”

“咯咯咯,本姑娘是为了公子好嘛。” 他心里十分清楚,唐沐沐狡黠的目光下,暗含的是对自己的不信任。

高崎的整篇来信仅仅说明了三件事情:这梦通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平静,但或许不是这个样子;如果唐姑娘要了解更多,可以去王虎商会接一个运输的任务;最后是让林公子和唐姑娘注意安全,他们似乎已经引起了“他们”的注意。虽然不知道高崎口中的“他们”是谁,但林仲璃隐约知道,这件事情似乎与岸里龙之传说有关。

从饭馆出来,向人打听了具体方位后,两人马不停蹄地赶往信件中出现的王虎商会。

与想象中的不同,这名字霸气的王虎商会,并不是一家很出名的大型商会,店面略寒酸,也没有什么人进出。二人对望了一眼,揭开帘子先后走进去。里面还算宽敞,柜台后面坐着一个中年的秃顶男人,手里捧着账目还是什么的东西。

秃顶男人见到来人还挺意外,小心地出言试探:“两位的到来是……”

“掌柜的,听说这里有需要人帮助完成的运输任务,有这么一回事吗?”唐沐沐先于林仲璃走上前开口询问。一般女人做出这样的举动会在瞬间突破对方的思维防线,让对方在不经意间流露出真实的意图……果然,掌柜突然的愣神之后紧接着换上紧张的面孔,随即发现自己暴露了。

“呃!你们竟然知道……快随我来吧。”秃顶掌柜关了商会大门,带二人快速进到内堂才稍稍安心。

“不知道你们从何处得到的信息……想必也是可靠之人,这任务是这样的:首先,不该问的别问!只回答做与不做!”林仲璃心说这掌柜的太会吊人胃口了,简直和唐沐沐一个性子。

“拜托二位运输一笔银票到西里岛!”听到掌柜说出任务的目的时,林公子愣了好一阵:“这算是什么任务,掌柜你亲自去就是了,还要托外人帮忙运送么?”

“如果真的那样就好了,不过原因我不能再多说……只能告诉二位,前几日我收到一封威胁信件,说如果敢带着银票踏上西里岛,便要取我性命!”

“没有报官么?”

“……”掌柜的沉默给了林公子答案。

“唐沐沐,你怎么看?”

“用眼看咯,这秃子明显隐瞒了太多的内容,不过既然信中说接任务,那咱们就接下来吧。”背对着那掌柜,二人交头接耳。

“呃,听起来似乎有不小的风险呢。”

“你们商人不都说,正所谓风险越大,收益就越大么。”唐沐沐哼了下。

“那倒是……”林仲璃轻轻抚摸着下巴,那里已经长出些胡茬了,微微有些扎手。

“掌柜的,这任务的内容就是带着银票去西里岛么?”

“对啊,银票不只有一张,而且对支取有限制……”大额的银票不光支取条件苛刻,还要支付高昂的中转费。

“金额是多少?”

“你们这是要接任务了么?”掌柜的露出欣喜若狂的表情。

“本公子需要事先权衡下收益……”

“这样……有百一的分成,比例已经不小了。况且,要运输的可不止一百片这点金叶子的。”百一的分成,如果携带的银票是一百片金叶子,那自己就可以获得一片金叶子作为报酬,银票数额越大,自己的收益也就越大。

“听起来也没有什么陷阱。”林仲璃还是犹豫:“要接么?”

“随你咯。”本来是行动的发起者,唐沐沐现在却一副爱接不接的姿态。

“如果接了这任务,真有助于你和那高崎暗中调查的……那些事情,那就接了吧。”

“能从林公子嘴里说出这等话,真是难得。”不管在如何困难,这也仅仅是一个最低等的运输任务而已。

久等的秃头掌柜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挤出一个笑容,将写好的契约书拿了出来。林公子作为契约的签署人,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并按下了手印。

“银票全额是两千片金叶子……作为公子的报酬,一共是二十片……”

林公子闻言几乎要傻眼,仅仅是运输,竟然能赚这么多钱!他不禁暗中吞了口水。“一共五张银票,送至西里岛王虎商会的总号即可。路上可能会遇到麻烦,请二位小心处理!”契约书上写明如果丢失银票,可能需要两倍赔偿,这里的赔偿并不是银票上的数额,而是二人最终的报酬数额。

“银票支取的条件很苛刻,所以那掌柜才能放心托付于咱们。”走出王虎商会后,林公子对唐姑娘解释道。

“那公子可要收好那银票了。”闻言。林公子又摸了摸藏在怀中的那五张银票,一种异样的不安感也随之而来:“如果能全部取出来,本公子就算是十辈子,也花不完呀。”

“两千片金叶子是什么概念?”唐沐沐随口问道。

“大概是一家中小型商会的全部估值了。就算是本公子家,也绝对凑不出两千片金叶子这么多钱……甚至连一半都难。”

——
点击我返回目录
点击阅读下一章

剑与账簿的协奏曲

剑与账簿的协奏曲
剑与账簿的协奏曲
27.6万字 · 1570阅读 · 8人关注
剧情简介: 因为一封家书而北上流浪的商人林仲璃,因为一场意外被自称剑绝天下的唐沐沐姑娘所救,虽然不清楚她身后背负的神秘痛苦是什么,但还是让她以护卫的身份加入了旅途。 没想到这个举动让无数计划外的事件接踵而至,两人旅途也变得险象环生,跌宕起伏。林仲璃因此动摇了自己最初的梦想,在思考旅途真谛的同时,对唐沐沐的态度和情感也慢慢地发生了改变…… 人物简介: 商人之子林仲璃:因为一封家书而独自踏上北上追账的旅途,立志要成为青史留名的钜商。一路上因为老实和经验不足,经常被唐沐沐的言语戏弄,钱袋子和自尊都损失惨重。为人脑筋灵活,心地善良,并不是唐沐沐口中的无良商人。 剑绝天下唐沐沐:生得一副仙女容颜,性格古怪精灵,喜欢捉弄他人,在用言语挤兑他人和舞刀弄剑的领域无人能及。异常重视与林仲璃达成的契约,对他的生命安全异常上心。在她时常露出狡黠笑容的背后,背负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与过去。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