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女孩被男友折磨自杀,PUA精神控制如同一场蓄意谋杀!


今天被一篇让人不寒而栗的报道刷屏了:北京大学法学院大三女生包丽,因为遭到其男友“处女情结”为由的精神折磨,最后被逼自杀,女生仍在医院昏迷,但医院已向家属宣布“脑死亡”。


南方周末的记者、包括女孩的妈妈,都认为这是一个有关“处女情结”的问题,但随着事态的发酵,“处女情结”只是整个事情中的一个由头,一个发起精神控制的恶臭原有,并不是重点,重点是现在全网发酵的“PUA”:包丽的男友是如何将其一步步洗脑,最后女孩不得不选用自杀这一方式来解决问题。

让我们把目光聚焦到包丽身上,目前所能知道的信息,大三女生,北大,法学院高材生是如何被PUA控制?毕竟北京大学,高等学府,在应届考生中,北大清华的录取比例连0.1%都不到,能进北大清华的学生,称之为人之龙凤也不为过。

但偏偏,包丽作为其中的一员,就这样选择了自杀,命运最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的人,在决定结束自己生命的最后一刻,只留一句“我命由天不由我”。

南方周末报道,2019年10月9日,北大法学院大三女生包丽,用手机预订旅馆房间,并在网上下单了2盒晕车药,然后给妈妈发了微信,接着又给她的男友,也是学长牟林翰发送了2条微信:

1、此生最遗憾的事情莫过于此了。 2、遇到了熠熠闪光的你而我却是一块垃圾。
同是北大学子,怎么一个就熠熠闪光,一个就一块垃圾了?

最后包丽付下药物,打开电脑发送了人生的最后一条消息:我命由天不由我。

媒体报道:男友曾向包丽强调:你还得第一次是最美好的东西,包丽曾委婉反驳:我最美好的东西是我的将来。

但是,短短的一个月之后,包丽的想法完全改变了。她变成了男友的一条狗,接受男友拍裸照和性爱视频的要求,称呼男友为“主人”,而自己只是“牟林翰的狗”,甚至答应男友泯灭人性的要求:自扇耳光、为其怀一个孩子,在没成形的时候打掉、做绝育手术,把切除的输卵管留下来给男友。

我们能从媒体报道中知道的,就是这些,而不为人知的还有更多。
包丽曾将这些事儿告诉过自己的朋友,朋友极为震惊,问她为什么不分手?

包丽的回答是:分不了,心死了。

包丽的妈妈认为,女儿是被男友逼死的,因为他嫌弃自己的女儿不是处女,但又不想分手,以此折磨;
包丽的朋友认为,包丽也曾是一个乐观、坚强、独立的现代女大学生,短短一两年的时间,就变成了一个会因为非处女而产生罪恶感的“小女人”,显然是无法被说服的;

网友的观点认为:包丽遭遇了PUA,通过打压女性的独立与自尊,最后达到对女性心智控制的目的。

真相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不知道。
我们没有办法去相信一个独立乐观坚强的现代知识女性会因为非处女而罪恶致死,也没有办法去相信一个北大女高材生会被龌龊下流的PUA控制,同时我们也无法解释一样是北大高材生的牟林翰会对自己的女朋友做出这等下三滥的事情。
毕竟是高等学府的学生,智力已经远超我们大多数人,很多人会说这个女生的精神太脆弱了,不值得,也有人会聒噪中国的教育又不行了。

确实不值得,但这件事情不能只归咎于包丽精神脆弱上,或许我们应该好好想想,究竟其男友对她做了什么,为什么大多数人都倾向于认为包丽被PUA控制了?

因为几十年如一日、持续不断的、潜移默化的精神控制,我们能想到的就是PUA了,毕竟曾经的新闻我们常常看到受害的女性中也不乏女高管、领导等等所谓的社会高层阶级,过往的一切案例都证明:PUA对于一些人来说是极难摆脱的。
PUA有一个圈子,还有一个臭名昭著的“五步陷阱”,号称能让一切女性对他们死心塌地:

一般的恋爱到了第三步,就是相互扶持鼓励、向上生长的阶段,健康且阳光。但PUA的魔鬼陷阱还有可怕的精神操控,他们一开始的喜欢就不是为了要正常地爱你,而是为了对你实行精神控制,满足他们的变态需求,包括但不限于性欲、金钱,有时甚至让你付出生命。

这些手段我们从目前包丽时间的媒体材料中不难看出一二,男方用非处女来打击她,摧毁她,否定她,想法设法地让女方相信自己是一个有罪的垃圾:不是处女就有罪,就是下贱,就是对不起他,就是要给他补偿。
一次又一次地调教和操纵,让一个乐观坚强独立的女生坠入地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