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这件小事(六)

七、他们的意外

酒店里,陈萌萌无意识的侧躺下床上,刘畅鑫看着陈萌萌眼神迷离的样子,皱着眉头一只手扶着陈萌萌,另一只手不自禁的握紧了拳头,心想:怕是被刚才那个人下了春药了。被下了药的陈萌萌有些神志不清,这会儿浑身开始发热了,被刘畅鑫扶着的光祼的肩膀,陈萌萌感觉到那宽大的手掌下的清凉,那清凉的感觉酥酥麻麻的传进她的心里,弄的她心里痒痒的但是有非常舒服,让她忍不住想要得到更多的清凉。

她睁着迷离的眼睛盯着刘畅鑫,朦胧中看清那是她心心念念,暗恋了那么多天的男人时,她伸手紧紧地抓住刘畅鑫的手,感受到他那光滑冰冷、骨节分明又修长的手,娇媚地低吟着:“刘畅鑫,畅鑫,我热,好热啊。你…好凉…快啊!”说着,她迷恋的扯着她的手,往他怀里蹭。

刘畅鑫感受到陈萌萌滚烫的体温,看着褪去青纯,变得热情大胆的陈萌萌,喉结上下一动,思考了好久,坐在陈萌萌的旁边,两手扶住陈萌萌,将她的身体摆正,陈萌萌的手顺着就环住了刘畅鑫。刘畅鑫一本正经严肃的看着陈萌萌,摇了摇她,说:“萌萌,萌萌!你清醒一点!你现在中了春药,你要保持清醒。”此时热火朝天的陈萌萌哪顾得上刘畅鑫的话,身体感受到刘畅鑫冰凉的身体自己就脑袋充血的扑了上去,开始扒起刘畅鑫的衣服,寻找最凉爽的地方。刘畅鑫看着有些疯狂的陈萌萌,冰凉的手附上陈萌萌的眼睛,陈萌萌的耳边响起了刘畅鑫已经变的低哑的声音:“萌萌,你现在没有意识。要是…我怕你清醒过来会后悔。你好好听我说,你自己做个决定。”

这双冰冷的手仿佛有魔力一样,把已经在崩溃边缘的陈萌萌拉了回来一点,未经历人事的萌萌本来红扑扑的脸又浮上来了一层红晕,扯着她已经迷离低哑的嗓子,说:“我…不!不要!”她并不想在自己的无意识的情况下失去自己最美好的第一次。虽然眼前的这个男人她是喜欢的人,但是20年的家庭教育却在心底拉扯着她。

刘畅鑫听到了陈萌萌的回答,附在陈萌萌眼上的手放了下来扶住快要躺倒的陈萌萌,说:说:“萌萌,我知道了。待会过程可能会很难受,你要坚持住啊。”刘畅鑫横抱起陈萌萌,小心翼翼地把陈萌萌送到卫生间,把陈萌萌放在浴缸里,打开水龙头和花洒,一下子打湿了陈萌萌。陈萌萌闭着眼睛感受到突如其来的冰冷,小嘴扬了起来,但又感觉少了什么,不知足的小嘴又嘟了起来。刘畅鑫蹲在一旁,看着陈萌萌的神情变化,感觉到她怎么这么可爱,不自禁的笑了出来。刘畅鑫拿下花洒,将陈萌萌浑身打湿了一个遍,衣服被水贴在肌肤上,变的透明起来,里面的肌肤透出一层不正常的红晕。刘畅鑫看着陈萌萌渐显曲线的胴体,看着她皱着眉头的脸,突然抬起手来,拂过已经被打湿黏在脸上的头发,指尖划过陈萌萌脸颊,细腻又热润的感觉,心里有种声音好像在催促着继续感受下去。刘畅鑫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似是遗憾又像是解脱。顺着浴缸坐了下来,看着陈萌萌,好像是陷阱了回忆。

这边坐在一边等着陈萌萌的蒋恬已经拒绝了很多人的搭讪和邀请,手中的名片已经积了一层。蒋恬看了看还没有出现的陈萌萌,有点担心打算去找一下她,心想着:这个小妮子吃东西是吃到哪都去了。蒋恬端起酒杯,转身向点心台走去,一个转身,蒋恬撞入了一个熟悉而有陌生的胸膛,酒撒了他们两一身,蒋恬急忙放下酒杯,就开始擦着那人的衬衫,抬头正打算道歉,看到是自己这两天一直想的人,脸刷的一下红了,又突然生气起来,感叹自己怎么这么倒霉,本来在帮他擦拭的手拍了他一下就拿走了,嘴里嘀咕的着:“妈的,这两天是倒霉的够够的了,本来就躲着难得出来还会遇到!啊!我是有多倒霉啊…”

张兆看着旁边的人看着蒋恬打湿的胸口,别人不良的眼光看的张兆莫名的生气,一把扯过还在嘀咕的蒋恬,说:“你这个女人,怎么每次都这样啊!能不能不要这么引人注目啊!你自己知不知道女孩子要自重啊!”蒋恬被他扯着走,说“你放开我!放开我!你扯疼我了,你放开我!谁不自重啊!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你要带我去哪里!快放开我。”张兆一路上听着蒋恬骂骂咧咧,实在是忍受不了了,一把把蒋恬按在墙上,说:“女人!你是那么想要别人看你的胸口吗?”蒋恬低下头看着自己湿答答的胸口,黑色蕾丝的内衣若影若现的,一下子舌头打结了,看了看周围盯着他们看的眼睛,还有人的在交头接耳的,不自禁的朝着张兆的胸膛靠去,张兆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心情因为这个女人的靠近开心起来。

张兆拉着没脸见人的蒋恬离开大礼堂,也上楼开了一个酒店。蒋恬跟着张兆来到房里,突然感受到了不对劲了,一手护着胸,大声的指着张兆说:“你要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张兆玩兴大发,打趣的说:“开房!能干什么呢?”蒋恬看着张兆邪魅的笑容,心里开始慌了起来,慢慢啊的往后退去,说:“你别过来,给我走开!再不走开,我就喊了啊!”张兆越走越近,说:“你倒是叫啊,叫啊!看谁理你。”蒋恬被张兆逼到角落,看着张兆举起手来,蒋恬闭上眼睛蹲了下来,弱弱地说:“你敢碰我试试!”张兆举起手来,从裤子口袋里掏出手机,打电话说:“给我送两套衣服来,一套男士一套女式。顺便在送点餐点来。”听到这话的蒋恬张开了眼睛,看到张兆已经坐在一旁的沙发上,把领带打开了。

不过一会,就有人送来了衣服和食物,蒋恬感叹着这酒店服务真是周到啊,竟然连内衣都准备好了,而且竟然是她的size,蒋恬拿着衣服,瞥了一眼,张兆看着蒋恬投来异样的眼神,清了清喉咙。蒋恬带着灿灿的眼神去卫生间换完了衣服出来,看到张兆换完衣服已经坐在餐桌旁倒酒了。蒋恬走到张兆旁边坐下,像在自己家一样,接过酒杯,晃了晃酒杯,小酌一口。张兆看着安静下来的蒋恬,感觉她很迷人。蒋恬问了一句:“你怎么也在这?”张兆回答:“今天是我弟弟生日。我能不在这吗?你怎么会在这。”蒋恬说:“我跟着我闺蜜来的。她是给你弟弟家教的老师,她一个人不敢来,就来陪她的。还有那天你见到的陈萌萌也过来了。”张兆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那个家教老师我弟弟可是…”黑夜下,蒋恬和张兆相谈甚欢。

这边车库里,带上项链的李虹被张泽带回去了礼堂。张泽牵着李虹走在红毯上,旁边的人一直在切切私语,李虹本来就低着的头就低的更低了。旁边有人说:“看那个女孩的项链,是不是那条张老太太的“圣罗兰之心”啊,那那个女孩不就是小张少的…”李虹拉了拉张泽的手说:“这条项链好像很重要的!你…”张泽打断她的话,说:“虹儿,你愿意和我跳第一支舞吗?”李虹怕张泽下不来台,就点了点头。张泽拉过李虹,此时正好音乐响了起来,张泽带着李虹开始跳了起来,李虹一不小心就踩住了张泽的脚,李虹急忙离开,道歉。张泽笑了笑说:“我的老师,这次就让我来教你跳舞吧!”张泽带着李虹,像两只飞舞的蝴蝶,如梦如幻。曲毕,大家都齐刷刷都鼓起掌来。张泽点头示意后,就把舞台让给了其他的人,带着李虹离开了。张泽走到一旁,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房卡,说:“这是楼上的房卡。房里有作业,你去帮我看看,顺便等我,好吧。”

李虹点点头,就离开了礼堂,来到楼上的房间。李虹一边检查着张泽的作业,一边开始担心起陈萌萌和蒋恬,手机一个都打不通,刚刚跳舞也没有看到她们两。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夜已经很深了,李虹紧绷的神经渐渐放松下来,突然,房门打开了。喝的醉醺醺的张泽出现在李虹的眼前,一下子压到李虹身上。李虹扛着张泽一米八几的大高个,虽然只有走了一步,但是累的气喘吁吁的,总算把张泽弄到床边,张泽也不知道发酒疯一样挣扎了一下,有意无意的张泽的嘴擦到了李虹的嘴上。李虹的眼睛一下子张大了不少,眼睛里充满着震惊,脑子一片空白。张泽实在撑不住往床上一躺,呼呼大睡了起来。房里面安静的连一根针掉落也能听到。过了好一会,李虹羞红的脸才缓过神来。看着睡的难受的张泽,李虹的眸子里闪过复杂的神色,又从卫生间洗了一条湿毛巾给张泽擦起来。李虹帮张泽收拾好后,坐在床边,本来就喝了一点小酒的李虹困意犯了上来,也呼呼的睡去。

第二天早上,陈萌萌流着鼻涕从浴缸里醒了过来看到旁边酣睡的刘畅鑫。相谈甚欢,喝了不少酒的蒋恬和张兆两人从床上醒了过来都收拾好,离开酒店交房的时候,六个人不约而同的见面了。陈萌萌,蒋恬,李虹互相看着对方,空气里弥漫着一丝微妙的气息。

暗恋这件小事(五)

暗恋这件小事(七)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八、他们的错过 自从那次聚会后,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没有提起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这群年轻的孩子们都不敢打开这爱情的潘多...
    月下琉璃微醉阅读 583评论 9 10
  • 十、对不起,太迟了 我不是不爱你, 只是错过了,太迟了, 对不起, 刘畅鑫, 再见。 “萌萌,我这次来是想告诉你一...
    月下琉璃微醉阅读 561评论 2 6
  • 十一、他们的重遇 五年后,X市。 “喂,你在哪啊?航班早就到了!快让我见见我的宝贝儿子。我好久没见到他了,想死我了...
    月下琉璃微醉阅读 758评论 2 8
  • 六、他的忍耐 周五晚上,李虹拖着疲惫的身子躺在床上,对着蒋恬和陈萌萌说:“这周日你们晚上有事吗?”蒋恬一脸提不起兴...
    月下琉璃微醉阅读 653评论 0 5
  • 遇见只是一个开始, 终有一天会变成昨天。 谢谢你要陪我走过一生一回的人间。 十五、他们的结局 两年后。 美国洛杉矶...
    月下琉璃微醉阅读 966评论 17 15
  • 迎亲的娇子落地,伴着噼啪炸响热闹非凡的鞭炮声,鱼川被两个妈子扶着往外走,头上的凤冠压的生疼,眼前一片片的红,她心里...
    幸歌阅读 513评论 0 49
  • 希望申请到一份项目,而我是一个履历空白的大二学生:没有学生干部经验,除了奖学金没有重要的表彰奖励,没有文体特长,...
    ifDizzy阅读 187评论 1 2
  • 导语:现象级网生系列电影《四平青年》第五部《四平青年之喋血曼谷》今日杀青。 据悉,《四平青年之喋血曼谷》此番制作全...
    简娯阅读 178评论 0 0